<code id="akqqo"><xmp id="akqqo"><optgroup id="akqqo"><small id="akqqo"></small></optgroup>
<code id="akqqo"><xmp id="akqqo"><optgroup id="akqqo"></optgroup>
<center id="akqqo"><xmp id="akqqo"><center id="akqqo"><xmp id="akqqo"><optgroup id="akqqo"></optgroup><noscript id="akqqo"><div id="akqqo"></div></noscript>
<code id="akqqo"><xmp id="akqqo">
<optgroup id="akqqo"></optgroup>

張琴秋:未授銜的女將軍

時間:2011-12-21 21:39來源:鑫報綜合 作者: 點擊: 載入中...

晚年的張琴秋

晚年的張琴秋

延安時的張琴秋

延安時的張琴秋

張琴秋與沈澤民結婚照

張琴秋與沈澤民結婚照

    電影《驚沙》自3月12日在全國各大影院上演后,廣受好評。影片取材于“臨澤突圍”的真實事件,生動地再現了75年前紅軍西路軍在甘肅河西走廊的那段悲壯歷史。特別是影片中桂芳最終和未出世的孩子一同犧牲的場景,震撼人心,令許多觀眾潸然淚下?!扼@沙》的編劇秦天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說:“桂芳是他根據張琴秋而塑造的。”

    提起張琴秋,現在的年輕人可能很少有人知道她,但是,只要是了解和研究西路軍歷史的人,沒有一位不嘆服和敬佩這位赫赫有名的紅軍女將領的。

    當時國民黨的一些報紙上稱這位紅軍女將領“精通五國文字”、“能文能武,不下馬可以寫文章”。這位被敵人傳的神乎其神的張琴秋,也的確非同尋常。

    女中英豪琴秋名揚

    1904年,張琴秋出生于浙江省桐鄉縣。1924年,她在上海認識了共產黨員沈澤民,沈澤民是沈雁冰(即茅盾)的弟弟。經沈澤民介紹,她考入了上海大學。1925年底,張琴秋與沈澤民結婚。

    婚后,黨組織派遣他們到莫斯科中山大學學習。1930年春夏,張琴秋因剛生了女兒瑪婭,回國時間稍晚于沈澤民。秋后,她將女兒送到了莫斯科國際孤兒院,回到了上海。中央分配張琴秋擔任了中共上海滬東區委委員。

    1931年3月中旬,張琴秋和沈澤民被派往鄂豫皖革命根據地。張琴秋擔任中共中央鄂豫皖分局彭揚軍事政治班干部學院政治部主任。1932年,蔣介石集中30余萬兵力,對鄂豫皖根據地發起第四次“圍剿”。黨組織立刻派張琴秋去黃陂以北、紅安以西50里處的新設置的河口縣擔任縣委書記。她是鄂豫皖根據地的第一位女縣委書記。

    1933年,沈澤民在艱苦的斗爭中,肺結核復發,后又患上瘧疾,不幸病逝。1963年4月15日,沈澤民的遷葬追悼儀式在湖北紅安隆重舉行。張琴秋攜女兒瑪婭參加了遷葬儀式。抱著沈澤民的墓碑,張琴秋不禁潸然淚下。張琴秋深情地說“澤民同志是我一生中的良師益友。”

    1932年11月間,在紅四方面軍翻越巍巍秦嶺,進入關中平原前夕,張琴秋被正式任命為紅四方面軍總政治部主任。后又調任紅四方面軍總醫院政治部主任。1933年,當部隊離開通江、巴中、南江一帶北上時,張琴秋帶領五百名女戰士,擔任護送三百名紅軍傷員的任務。在苦草壩附近時,她們遭到了軍閥一個團的襲擊。在敵眾我寡的情況下,她指揮戰士們沉著應戰,打得敵軍暈頭轉向,敵人還誤認為是遇上了紅軍主力。張琴秋抓緊時機,向敵人展開強有力的政治攻勢,組織大家向川軍的士兵喊話。川軍士兵們紛紛調轉槍口,產生嘩變,將川軍營以上軍官們捆了起來,投降了紅軍。捷報很快傳遍了紅四方面軍和根據地。從此,“五百農婦繳一團”,及“女將軍張琴秋指揮如神”的故事在根據地廣為傳頌。

    1934年1月21日,中華蘇維埃共和國第二次全國蘇維埃代表大會在中央蘇區瑞金召開。張琴秋當選為中央執行委員。12月,張琴秋調任紅江縣縣委書記。1935年,主力部隊準備發起西渡嘉陵江戰役前夕,婦女獨立團擴編為兩個團。張琴秋調任一團團長。

    2006年,本報記者在采訪王定國時,這位身經百戰的老紅軍一說起張琴秋贊不絕口:“她是土地革命時期乃至整個戰爭年代,在我黨軍隊中擔任最高職務的女同志。”徐向前元帥在《歷史的回顧》中談到張琴秋的政治工作時說:“張琴秋同志任四方面軍總政治部主任(原為七十三師政治部主任),沿途開展政治宣傳工作認真積極,起了很大的作用。”

    她把孩子扔在了雪地上

    1936年3月,紅四方面軍攻占爐霍。在總部駐道孚其間,張琴秋與我軍優秀的高級將領陳昌浩結婚。1936年10月,三大主力紅軍在甘肅會師后,紅四方面軍總部率第九軍、第三十軍、第五軍及騎兵師、婦女先鋒團等部隊奉中央軍委命令,組成“西路軍”,轉戰河西,承擔在河西建立根據地并接通“遠方”(蘇聯)的任務。陳昌浩任西路軍軍政委員會主席。張琴秋任西路軍政治部組織部長。王定國老人回憶起他們倆位感嘆道:“這對革命夫妻當時讓多少人羨慕,他們雙雙都是留蘇的學生,人長的漂亮,用現在的話那絕對的是俊男靚女。而且他倆都是我軍的高級將領。但是在那殘酷的戰爭年代,他們的命運都很坎坷。每每想起來,都覺得十分惋惜。”

    2006年8月22日,92歲的劉鶴孔在北京家中接受本報記者專訪時說:“我當時是西路軍政治部的組織科長,是張琴秋的部下。她這個人工作能力強,人品好,我們大家都很敬重她。在河西走廊與敵人血戰時,張琴秋正懷著孩子。”倪家營子血戰中撤離出來的西路軍將士,正在向東急進。這時,挺著大肚子的張琴秋要生孩子了。“我們當時都是些年輕小伙子,手忙腳亂的不知所措。蘇井觀當時是西路軍衛生部長,他叫我們趕快找來大衣、布單子,幾個人背對背圍成一個圈。孩子生下后,哭聲非常響亮……”回憶起這段往事時,老人依然顯得很緊張,嘴里不停地說:“那可是陳昌浩和張琴秋唯一的兒子,可當時敵人就在后面追,沒有辦法,只能把孩子扔在了雪地里……”

    西路軍政治部主任李卓然后來在他的回憶錄中這樣寫道:“警衛員告訴了我,我立即命令他和挑夫一起,把馬馱的一部分文件燒掉,能扔的都扔掉,去馱張琴秋。后來他們回來告訴我,生了一個男孩子,很好看,可那時正值西路軍慘敗,在彈盡糧絕的冰天雪地之中,只好把孩子丟在雪地里了。他們走了好遠,還能聽見孩子的哭聲……”

    張琴秋產后非常虛弱,吳生靄想弄個擔架來把她抬上,都沒有辦到。只好將她扶上李卓然送來的馬上,她滿含淚水,顧不上自己的孩子,騎上戰馬,隨部隊繼續向前。劉鶴孔說:“天亮了,坐在馬上的張琴秋,臉色蒼白,但神情堅毅。血染紅了她騎的馬鞍。”

    由于敵眾我寡,西路軍雖英勇殺敵,但仍難以擺脫失敗的命運。王定國回憶說:“張琴秋在分散突圍中被俘,敵人在審訊她時,我們怕她的南方口音暴露身份,搶著替她回答說叫茍秀英,四川人,45歲,是個做飯的。”就這樣,張琴秋在戰友的掩護下,暫時躲過了劫難,被押送到西寧羊毛廠做苦工。但不久,因叛徒告密,張琴秋的身份暴露了。當敵人知道她原來就是赫赫有名紅軍女將領張琴秋時,欣喜若狂,感到“立大功”的時機已經到來,立即派人悄悄地把她和其他兩位女戰士一道押送南京邀賞。1937年8月,張琴秋被押解到南京,關在“首都反省院”。不久,參加國共談判的周恩來經與敵人交涉,將張琴秋等一大批干部營救出獄。10月,經歷劫難后的張琴秋回到了延安。

    美麗溫柔慷慨大度

    回到延安的張琴秋,曾任安吳堡青年訓練班任生活指導處主任,后調抗大女生大隊任大隊長。在抗大女生大隊期間,張琴秋管理著五個分隊的七八百人的學習、訓練和生活。這么大一支隊伍被她安排得有條不紊。不久,張琴秋又調到王明兼任校長的中國女子大學任教育長。張琴秋不僅是個經驗豐富的組織領導者、訓練有素的軍事教官,而且也是個出色的教育行家。

    由于過度勞累,陳昌浩的胃病復發,久治不愈,在缺醫少藥的延安無法根治。1939年7月10日,周恩來騎馬時造成右臂粉碎性骨折,要到蘇聯去醫治。毛澤東也批準陳昌浩一同去蘇聯治病。就在陳昌浩去蘇聯治病期間,陳昌浩在老家的原配妻子劉秀貞帶著兒子千里迢迢奔赴延安,但此時陳昌浩已去蘇聯。在對待陳昌浩前妻和孩子的問題上,張琴秋表現出了高尚的人格和慷慨大度,一時間在延安傳為佳話。

    后來,由于陳昌浩長期滯留蘇聯,而且他在蘇聯又成了家。面對名存實亡的婚姻,組織上也同意了張琴秋提出的與陳昌浩解除婚姻關系的要求。1943年春,經中共中央組織部批準,張琴秋與在河西走廊為她接生的老戰友蘇井觀結了婚?!?/p>

    “部長當翻譯”傳為美談

    王定國回憶說:“1955年授軍銜時,張琴秋已轉業到了紡織工業部任黨組副書記、副部長,雖然她失去了授軍銜的機會,但是大家都稱她是沒有授銜的女將軍。”她的丈夫蘇井觀則擔任衛生部副部長。夫妻兩人都是部級領導,這在當時還是鳳毛麟角的。“那段日子,也算張琴秋最幸福而平靜的生活吧。”王定國說。

    張琴秋是黨和國家的高級干部,但她從不以領導自居。1953年,她率領紡織工業代表團去蘇聯訪問,翻譯人員不夠,她就主動給隨她出訪的工程技術人員當翻譯?;貒?,“部長當翻譯”一事于是傳為美談。

    1952年4月,滯留蘇聯十余年的陳昌浩攜蘇聯妻子格蘭娜及幼子陳祖莫回到北京。劉少奇代表黨中央到北京火車站迎接。處于革命友誼的考慮,徐向前在自己的寓所宴請陳昌浩夫婦。張琴秋與蘇井觀夫婦二人,以及其他紅四方面軍的老同志也在座。陳昌浩見到張琴秋時說“琴秋,是我讓你受苦了!我對不起你!”張琴秋大度地說:“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

    張琴秋在紡織工業部工作了近二十年,她把自己的后半生貢獻給了社會主義建設事業,為祖國的紡織工業作出了重要貢獻。但就是這樣一位為中國革命出生入死,為社會主義建設事業嘔心瀝血的女將軍、女部長,沒有死在敵人的屠刀下,最后卻被林彪、江青一伙人的殘酷迫害致死。張琴秋是“二十八個半布爾什維克”之一,又曾是陳昌浩的妻子,西路軍失敗后還被俘過,張琴秋被定為“反黨分子”而受迫害致死后,“四人幫”中的某個成員說“張琴秋生的女兒,絕不會是好人”。這樣,張琴秋唯一的女兒張瑪婭在母親去世的第二天,就和丈夫一同被分別關押起來,進行隔離審查。1976年,張瑪婭說“廣大群眾到天安門送花圈悼念敬愛的周總理有什么不對?!”就因為這一句話,張瑪婭遭受了更大的迫害,最后被迫服了大量的安眠藥而死。張瑪婭的兒子劉秉宏回憶說:“那天,我問媽媽要冰棍,她給了我十元錢,說沒有零錢。我當時太小了,否則也會感到母親的異常。她去世五個月后,四人幫就打倒了。”

    1979年6月23日,黨中央為張琴秋舉行了隆重的追悼大會。徐向前元帥親自主持了追悼會。

(責任編輯:鑫報)
>相關新聞
  • 甘肅非遺展演:未曾離開的文化記憶
  •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推薦內容
    網站簡介??|? 保護隱私權??|? 免責條款??|? 廣告服務??|? About Big northwest network??|?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隴ICP備08000781號??Powered by 大西北網絡 版權所有??建議使用IE8.0以上版本瀏覽器瀏覽
    Copyright???2010-2014?Dxbei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欧美z0zo人禽交欧美人禽交
    <code id="akqqo"><xmp id="akqqo"><optgroup id="akqqo"><small id="akqqo"></small></optgroup>
    <code id="akqqo"><xmp id="akqqo"><optgroup id="akqqo"></optgroup>
    <center id="akqqo"><xmp id="akqqo"><center id="akqqo"><xmp id="akqqo"><optgroup id="akqqo"></optgroup><noscript id="akqqo"><div id="akqqo"></div></noscript>
    <code id="akqqo"><xmp id="akqqo">
    <optgroup id="akqqo"></opt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