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akqqo"><xmp id="akqqo"><optgroup id="akqqo"><small id="akqqo"></small></optgroup>
<code id="akqqo"><xmp id="akqqo"><optgroup id="akqqo"></optgroup>
<center id="akqqo"><xmp id="akqqo"><center id="akqqo"><xmp id="akqqo"><optgroup id="akqqo"></optgroup><noscript id="akqqo"><div id="akqqo"></div></noscript>
<code id="akqqo"><xmp id="akqqo">
<optgroup id="akqqo"></optgroup>

甘肅考古回放丨?馬家塬墓地

時間:2022-02-07 20:34來源:大西北網 作者:甘肅省文物考古研 點擊: 載入中...
  馬家塬墓地是我國目前考古發現已知的戰國晚期至秦初西戎某支首領和貴族的墓地。在20世紀70年代興修梯田過程中有墓葬被發現。2006年8月發生盜墓事件,引起各級文物行政管理部門和政府的重視。隨即甘肅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和張家川縣博物館對被盜的3座墓葬進行了搶救性發掘,取得重要收獲,被評為當年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之一,國家文物局授予田野考古三等獎。2007年2月被甘肅省人民政府公布為省級文物保護單位,2013年3月被國務院公布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2016年被中國考古學會授予田野考古二等獎。
  
  一、墓地概況
  
  1.地理環境和遺址位置
  
  張家川縣地處甘肅東南部、隴山西麓,北鄰華亭、莊浪縣,東接陜西隴縣??h境源于隴山的六條山梁自東北向西南橫亙,地勢由東北向西南傾斜,溝壑縱橫,地貌復雜,海拔高度在1468?2659米之間。境內有汧隴古道連接隴右與關中,并有中國西北地區唯一以高山草甸為主體的關山草原牧場。張家川縣受東南和西南季風交互影響,氣候溫和,日照充足,雨量充沛??h內有屬渭河北岸支流的四條水系:千河、長溝河、牛頭河和葫蘆河。
  
  馬家塬墓地位于張家川縣城西北約17千米、木河鄉桃園村北200米的馬家塬上。地理坐標為北緯35°04′58″,東經106°17′15″,平均海拔1841米。墓地北依馬家塬山梁,東、西兩側為地勢較高的毛家梁和妥家梁,地勢呈馬鞍形,墓葬分布于“馬鞍”的緩坡地帶當中,總面積3萬余平方米(圖一)。
  
  
  2.以往考古工作基本情況
  
  自2006年以來,甘肅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持續對該墓地進行發掘和保護工作。2007年,該墓地的發掘納入國家文物局重點課題“早期秦文化考古調查、發掘與研究項目”,同年對墓地進行全面勘探,基本確認墓地范圍及墓葬分布情況。2007?2011年,針對探明的墓葬進行單體發掘。2012年起,采取分區域布探方整體揭露地層發掘墓葬的方式。2015年,開始對墓葬內填土做解剖式發掘。2018年始,在新清理墓葬的同時穿插進行前期已發掘墓葬內車輛的解剖工作。截至2019年年底,墓地共發現墓葬77座、祭祀坑3座、車跡68輛及隨葬品萬余件。
  
  3.地層與墓葬布局
  
  馬家塬墓地原地貌呈北高南低緩坡狀,墓葬原開口因修整梯田被破壞嚴重,地層堆積較簡單??脊沤衣兜貙庸?層,其中,第1層為現代耕土層,厚0.2?0.3米;第2層為20世紀70年代修整梯田時形成的墊土層,厚0?1.5米。第2層下露出墓葬(圖二)。
  
  
  墓地以大型墓葬M6為中心,其他中小型墓葬南北成排、呈半月形分布于M6的北部和東西兩側,呈現眾星捧月狀。按墓葬規模、組合又可劃分出3個小中心,即墓地東部的M16、M18,中部的M1、M4,西部的M41、M45,這3組6座墓葬屬于整個墓地中規模僅次于M6的第二等級中型墓(圖三)。
  


  
  墓葬均呈東西向,墓內皆有殉牲現象,其中個別大、中型墓葬內殉埋整馬,其他墓葬內殉埋馬、牛、羊的頭、蹄、肋骨和肢骨等,部分墓葬中有殉狗,個別墓葬的地表還有墓祭現象。動物頭向均朝豎穴或墓室方向,肢骨多為帶肩胛的左前肢,蹄骨左右皆有。墓地東、中、西部各有1座祭祀坑。
  
  二、主要遺跡
  
  1.墓葬類型及典型墓葬簡介
  
  馬家塬已發掘的77座墓葬中,依據豎穴與墓室的結構、布局,初步分為五種類型。而依墓葬豎穴開口面積又可分為大型墓(330平方米)、中型墓(>70平方米)、次中型墓(15?30平方米)、小型墓(<15平方米)四類。以墓葬結構類型敘述如下。
  
 ?。?)“甲”字形豎穴土坑木槨墓
  
  僅1座,M6,位于整個墓地的中心。呈不規則“甲”字形,結構為開口西端凸出短墓道連接中間斜坡墓道,豎穴南北兩側壁有9級階梯,墓道東端下挖長方形土坑,形成墓室,以置木槨。墓葬口大底小,墓壁經修整,收縮成斗狀。墓口面積330平方米,自墓口至槨室底部深14.2?14.4米,填土有夯打跡象。墓向258°。被盜擾嚴重,槨室結構不甚明確,大致呈長方體,長4.12、寬2.66、高2米,木板搭建而成。槨室西端的斜坡墓道上,自東向西依次有殉馬4匹、髹漆車3輛,中間車輿上殉狗1只,輿下前端殉牛頭、蹄等。隨葬品絕大部分被盜,僅殘留少量小形車馬飾和其他裝飾品(圖四)。
  
  
 ?。?)豎穴偏洞室墓
  
  共有50余座,占墓葬總數的六成多。這類墓葬的洞室開于豎穴長邊(北壁)一側東端或東北角,垂直或與豎穴成夾角方向掏挖而成。墓葬中型、次中型、小型皆有??煞譃橛须A梯和無階梯兩小類,有階梯墓葬數量略多于無階梯墓葬。有階梯墓葬結構由豎穴、豎穴西端階梯和偏洞室三部分組成。無階梯墓葬由豎穴和偏洞室組成。豎穴內葬車或車器,車有1?4輛不等,次中型以上墓葬皆有車隨葬,中型墓除在豎穴內葬車外,墓室內還隨葬裝飾豪華的馬車1輛,小型墓有不隨葬車輛的。
  
  M16豎穴口呈長方形,斜直壁,呈口大底小的斗狀。豎穴口外、西北約3米處,有為該墓主獨立祭祀的馬、牛、羊的頭、蹄若干。豎穴口東西長12.6、南北寬6.7、深7米,面積約84平方米,屬中型墓。墓向280°。豎穴西端設寬窄、高低不等的臺階9級。豎穴東北角立1木桿鐵矛。豎穴底面自東向西葬車4輛,每輛車的車前輿下放置馬或牛的頭、蹄,第3輛車輿下殉狗1只。4輛車中最西端車的車輿形狀明顯有別于前三輛車。
  
  洞室位于豎穴北壁東部,與豎穴基本呈垂直方向向北掏挖而成。分前后雙室,前室呈方形,東西兩側壁下有柱洞,內立木柱支撐墓室頂部的棚木。前室內置車1輛,因洞室頂部坍塌損毀嚴重,墓室內的車裝飾最為豪華。車前有馬頭3具。后室呈長方形,拱形頂,北壁下有左、右雙龕,龕內分置銅甗、漆桶和銅壺、包銀單耳木杯各1件。墓主位于后室中部,棺木已朽(圖五)。
  
  M19豎穴口近長方形,北壁長6、南壁長5.7、東壁寬3.04、西壁寬2.9米。墓向265°。壁面斜直,修整平滑,呈斗狀,深3.55米。豎穴西端有寬窄高低不等的5級階梯。豎穴底面長方形,西端略高于東端、至墓室口處最低。豎穴內葬有珥三轅牛車1輛,車辀昂起指向東北,車體不同部位以銅、錫、銀、漆等質地的飾物裝飾,車長2.63、寬2.42、高1.34米。輿上撐傘,傘桿木質,朽斷,致傘蓋塌落于車輿之上,傘蓋以18支木蓋弓支撐,傘面似為麻線織就,施紅彩,傘徑2.21米。車前置牛頭4具,牛角上套銅蒜頭形牛角套,頭兩側擺放蹄骨,車輿周邊再放置牛的肋骨、肢骨。
  
  洞室位于豎穴北壁下東端,距豎穴東壁0.6米。墓門拱形,以豎立的6?7塊木板拼縫封堵。墓室底面近似長方形,口窄內寬,最寬2.15、進深2.8米。北壁面上有掏挖洞室時留下的工具痕跡。東北和西北角各設一龕,已坍塌,平面呈弧邊三角形,龕內放置銅鼎、甗及陶罐、藍釉陶杯等。墓主人葬于墓室中部,木棺朽塌。出土器物主要為車構件和位于墓室角龕內的隨葬品(圖六、七)。
  
  
  M61豎穴口近長方形,長3.3、寬2.1?2.3米。墓向254°。壁面斜直,斗狀。豎穴無階梯,在其西南角的兩壁面上有錯位布局的半圓形腳窩各3個。墓底呈南高北低的斜坡狀,距開口2.5?2.7米。豎穴東北角、距墓底0.7米處有殉狗1只,底面東端殉埋動物頭、蹄,其中羊2具,馬3具,牛4具,吻部朝東,擺放整齊。
  
  洞室開于豎穴北壁偏東處,向北與北壁呈垂直方向掏挖。平面近長方形,洞門拱形,下寬0.85、高0.75米,殘存封門木板痕跡。洞室進深2.4米。西壁中部外擴形成壁龕,坍塌成半圓形,東北角近墓底處開一拱形小壁龕。底面呈門高內低斜坡狀,高差0.35米。墓主棺木位于墓室中部,頭朝北,棺木已朽。棺西側與壁龕內隨葬陶罐、鐵劍各1件及馬具2套(圖八、九)。
  

  
 ?。?)豎穴順室墓
  
  共20余座,占墓葬總數的近三成。馬家塬發掘的墓葬中,還有一類墓葬,其洞室布局與豎穴東西向中軸線成順線式或平行式布局,即洞門位于豎穴東壁中部、東壁偏北、東北角三種情況,洞室皆順豎穴中軸線方向向東布局,從平面觀察或為“凸”字形或為“刀把”形,統一歸為豎穴順室墓。多為小型墓,亦有有、無階梯之別,以無階梯為多。
  
  M62現存坑口東西長3.1、南北寬1.9?2.1米。墓向264°。豎穴呈斗狀,底面西高東低緩坡狀,高差0.6米,現深1.6?2.2米。豎穴東南角殉牛、馬和羊的頭、蹄。中部有拆分放置的車1輛,中部置車輿,輿右及左前置車輪,以銅、錫方形鏤空飾件裝飾的車輿欄板分別靠在豎穴西壁下和墓室洞門口。洞門處的這面欄板兼具封門板之用。
  
  洞室平行于豎穴中軸線向東布局,平面呈長方形,寬0.7?0.85、進深2.2米。洞門頂部坍塌,拱形,殘高0.9米。洞室頂面自墓門處逐漸向下弧收,至東壁處高僅0.4米,壁面經修整,底面順豎穴斜面緩坡而下,內外高差0.2米。室內東西向葬1人,未見棺木,頭向東,身下鋪墊一層木板。局部清理后,出土銅耳杯、銅匙和牛、羊等動物頭、蹄骨(圖一○、一一)。
  
  
 ?。?)豎穴棺坑墓
  
  共2座。在豎穴底面東北部,再下挖長方土坑,內葬墓主。在高于棺坑的豎穴底面上埋葬車輛和動物骨骼。為小型墓。
  
  M5墓口近方形,口大底小,東西長4.5、南北寬4.05、深6.25米。墓向52°。豎穴中隨葬有1輛車及4具馬、牛、羊的頭、蹄,在豎穴的北壁東部另挖一個長3、寬1.5、深1.96米的坑,其內置棺木。西北角立有木桿鐵矛,通長4.42米。盜擾嚴重,尸骨無存。殘存的隨葬器物有金、銀、銅質的車器、車飾及皮條、鐵戈等(圖一二)。
  
  
 ?。?)豎穴土坑墓
  
  僅發現1座。東西向長方形豎穴土坑,墓坑西側有一級臺階,其余三壁下各有一生土二層臺。墓坑內東西向置棺,葬有少量殉牲。為小型墓。
  
  M64墓葬上部原地表遭破壞,現坑口東西長3、南北寬1.2?1.3、深2.1米。墓向67°。豎穴西壁下留一寬面臺階后再向下掏挖,在距現坑口1.24米處形成一平面,再內收下挖長方形土坑,使東、南、北三面形成生土二層臺,坑內置棺。棺已朽,棺痕長1.6、寬0.6、殘高0.3米,側板和擋板厚3厘米,蓋板由6?9厘米寬的木板拼合而成。棺內墓主頭向東,面朝南,仰身屈肢。墓主腰部隨葬銅帶鉤1件,棺蓋上殉葬2具羊頭及段羊肢骨,東二層臺上置陶罐1件(圖一三)。
  
 ?。?)小結
  
  洞室墓在馬家塬墓地具有絕對優勢,約占出土墓葬總數的95%,其中又以豎穴偏洞室墓為多。墓葬規模與其階梯數量、洞室面積、車的數量、隨葬品多寡和精美程度成正比。
  
  中型墓皆為帶階梯墓道的豎穴偏洞室墓,有9級階梯,洞室寬大,多為前、后室,也有單室者。洞室兩側壁下掏挖柱洞,內立木柱,木柱上端平搭棚木。雙室者前室放置1輛車,后室放置棺木及隨葬品。單室者,車與棺木、隨葬品同處一室。豎穴底面自東向西排列4輛車并整齊擺放馬、牛、羊的頭、蹄或殉埋4匹整馬。
  
  次中型墓以偏洞室墓為主,有少量的順室墓,洞室皆單室,有大小之別,大者可容一車一棺,小者僅容棺木與器物。
  
  小型墓的類型多樣,第二至五類皆有。因修整梯田對原地表的破壞,一些現在看來是小型規模的墓葬,其上部被削嚴重,有存在階梯的可能,但在統計時計入無階梯墓葬中。有階梯墓根據規模,其階梯數量1?9級不等。無階梯墓多在豎穴南壁轉角的壁面上挖有腳窩,便于營建墓葬、墓主下葬時出入。
  
  洞室墓多在墓室內設置角龕或壁龕,龕內放置器物。除個別小型墓葬外,洞室門口都以豎立的木板封堵。墓葬中多有車輛隨葬,規模越大隨葬車輛越多,最多者可達5輛,小型墓僅隨葬1輛車,或無車,或僅隨葬車構件或車飾件以示意葬車。拆車葬是馬家塬墓地的埋葬習俗之一。墓葬內的殉牲多放置于豎穴的東端或車的四周,中型墓的階梯上還放置附帶肋骨的馬的左前肢,少量小型墓的墓室中有放置殉牲頭、蹄的現象。
  
  2.葬式葬俗
  
  馬家塬出土墓葬除因被盜而葬式不明者外,全部為單人葬,墓主多為仰身直肢,少量為側身直肢,個別仰身屈肢,頭向與墓室方向一致,向東或向北,僅一座(M57)與墓室方向垂直。在墓主身體和身體周圍隨葬有料珠、綠松石珠、肉紅石髓珠、金珠、銀珠、煤精珠、金管、金牌飾等組成的裝飾品,主要裝飾在墓主的頭、頸、腰、足四個部位。有以各類珠子和金銀飾組成的帽飾或發飾、耳環、項鏈、項圈、腰帶、帶鉤、鞋面、鞋底等裝飾,衣服邊緣以十字節約形銅飾、金泡、銀泡及各種質地的珠子裝飾。腰帶上懸掛有珠子和其他飾件組成的裝飾品。墓主隨身還佩戴有短劍、鐵削、銅刀、直銎斧和有銎啄戈等。因墓主級別不同,裝飾品的材質有所區別,高等級的墓主多使用金銀,低級別的墓主多使用其他材質(圖一四至一六)。
  
  
  3.祭祀坑
  
  祭祀坑有3座,分別位于墓地的東、中、西部(西部祭祀坑破壞嚴重,僅存底面),說明墓地可能存在分區域祭祀的現象。祭祀坑內殉埋牲骨的方式基本相同,即按種屬對羊、牛、馬三種動物的骨骼分層殉埋。
  
  以暫編號為M27的祭祀坑為例。其豎穴土坑的開口平面為梯形,呈口小底大覆斗狀。原地表被破壞,現存坑口東西長2.65、西壁寬1.7、東壁寬2.3米。方向260°??觾确謱臃胖醚成???偣部煞治鍖?,第1層距坑口0.6米,坑內東端中部擺放馬頭骨2具,吻朝東,其余地方散見少量動物牙齒、角及骨骼碎片。第2層距坑口1.1米,較密集地隨葬羊牙、羊角及動物碎骨等,呈由南向北弧帶狀分布。從距坑口1.6?1.7米的第3層開始出現依次疊壓分層殉埋大量動物頭、蹄的現象,自上至下,第3層以羊為主;第4層以羊為主,兼有少量黃牛、馬;第5層以馬、黃牛為主,兼有極少量羊。動物考古學者通過現場提取,分辨出第3層為綿羊、山羊,第4層為黃牛,第5層為馬。初步統計整個祭祀坑內殉埋動物共有羊272具、牛19具、馬100具(圖一七)。
  
  
  4.隨葬車輛
  
  馬家塬已發掘的未被盜掘的墓葬中約有七成以上的墓葬內隨葬有數量不等的車,目前共發現68輛。馬家塬墓地的人們對車輛的使用有一定等級和級別限制,隨葬車輛的多寡、裝飾材質的簡繁反映了墓主人生前的社會地位和財富。車輛以車輿的形狀區分出五類。
  
  第一類為圓角長方形車輿高欄車。這類車出土最多,約占出土車總量的80%,幾乎見于有車隨葬的各類墓葬中。此類車表面或多或少都有裝飾,是級別最高的車,其表面用各類貴重材質進行全覆蓋式裝飾,以致看不到車體的原木,極盡奢華(圖一八)。
  
  
  第二類為圓角長方形低輿帶珥車,車上常載傘,多出土于次中型規模以上墓葬,個別墓葬內僅隨葬這類車(圖一九)。
  
  
  第三類為橢圓形車輿低欄車,隨葬于中型墓葬豎穴的最西端(圖二○)。
  
  
  第四類為圓角長方形低輿高軾車(圖二一)。僅出土1輛。
  
  
  第五類為圓角方形車輿低欄車。僅發現1輛,此車為項目發掘初期階段所清理,或許當時判斷有誤,暫歸一類(圖二二)。
  
  
  豎穴內的車辀皆朝東放置,墓室內的車朝向北,也最為豪華。第一、二、三類車在部分中型墓的豎穴內按自東向西順序疊壓擺放。第二、三、四類車因只有低矮的菱格車輿,故多數表面只髹黑漆,但在輪、衡等其他部位進行金屬物或彩繪裝飾。第五類為無任何裝飾的素車。
  
  三、隨葬器物
  
  馬家塬墓地出土的萬余件隨葬品中有金、銀、銅、鐵、錫、鉛、陶、骨、肉紅石髓、綠松石、白瑪瑙、玻璃、玻璃態材料、煤精、料珠等不同材質。功能上可分為車馬飾、車馬器、日常生活用具、武器、工具、人體裝飾和服飾等。
  
  車馬飾件是出土遺物的大宗。以平面鏤空剪紙造型、各類紋樣為主題的金、銀、銅、錫和貼金銀鐵質飾件為最多。鏤空飾件的外廓有方形、三角形、變體鳥形、桃形、圓形等?;y的母題主要是各類變體鳥紋、忍冬紋、卷云紋和幾何紋。這些車飾件多裝飾在車衡、軛、辀、輿、輪、轂等部位。動物形的車飾發現較多,有大角羊、虎、鹿、狼等造型,主要裝飾在車輿欄板周邊。在車輿、轂、衡等表面還發現有銅、鉛質立體造型的牛、羊、馬、鹿等動物俑和人形俑。各類質地的珠子也經常用于車輛裝飾,多見于車輿邊緣、車轂、車輪等部位,也用于制作飛鈴及車軫墜飾。
  
  車器及構件主要有車軎、轄、傘杠箍、蓋弓帽、車鈴,較及車珥角加固件等。
  
  馬具及馬飾有以泡、管、環、片形器等組成的馬銜、鑣、當盧、絡飾、轡飾、肋驅、節約及鈴等。高等級墓葬中以貼金銀鐵、包金銅、包金骨、錫質為多,低等級墓葬以銅質為主。
  
  車馬器和車馬飾件中多使用銅鍍錫工藝。
  
  生活用具主要為銅器和陶器。銅容器有鼎、甗、壺、繭形壺、鬲、敦、盆、耳杯、單耳杯、匜等。陶器相對較少,陶質主要有泥質灰陶和夾砂紅褐陶兩類。器形有泥質灰陶高領罐、廣肩罐、侈口鼓腹罐、甑,夾砂紅褐陶器有鏟足鬲、鼎、單耳罐等。生活用具中還有銀卮、銅卮和銀、銅、鐵質地的匙等。
  
  武器有戈、矛、劍、弓、鏃、箭箙、甲胄等。戈、矛有銅、鐵質兩種,其中M16出土貼金銀鐵矛堪稱精品。劍有貼金銅柄鐵劍和鐵劍兩類,劍首多為蕈首。箭的木桿已朽,通常僅見鏃,鏃可分為有銎三翼鏃和管銎鏃兩種,銅、鐵、骨質皆有。木弓腐朽不存,多見骨質弓弭。甲胄以若干方形、長方形、梯形等不同形狀的鐵片拼接而成。
  
  工具有直銎斧、空首斧、削刀等。削刀形制基本相同,有鐵質和銅質。
  
  馬家塬墓地的人們非常注重人體和服裝的裝飾。帽子上有金帽飾或串珠飾。頸部飾由肉紅石髓、綠松石珠與金管連排焊接成扇形的金飾等串成的項鏈,有的還戴有金、銀項圈,金、銀耳環。個別墓主右臂戴筒形臂釧。腰腹部系腰帶,腰帶以金、銀、貼金銀鐵、銅錯綠松石、錫質的牌飾裝飾,級別較高的墓主人在腰帶上還縫制金牌飾,牌飾之間用肉紅石髓、煤精、綠松石、費昂斯珠、料珠、玻璃珠等裝飾,腰帶邊緣飾金銀泡。牌飾上的裝飾母題主要為動物紋,計有虎噬羊、對羊、對鳥、鳥銜蛇、鳥蛇相斗、雙豕相斗等紋樣。腰帶兩側掛有帶環,帶環下懸掛各類珠子和其他飾件組成的串飾。足部有銀或珠子穿成的鞋面飾。
  
  金銀器的制作工藝豐富,包括剪切、鏨刻、錘、焊接、寶石鑲嵌、鑄造、金珠、掐絲等。造型藝術主要采用平面造型的方式,立體造型較少,部分動物造型具有中國剪紙藝術的風格。
  
  墓地出土了大量材質豐富、形狀多樣的珠子,包括玻璃、費昂斯、漢紫、漢藍、鉛白、肉紅石髓、瑪瑙、煤精、綠松石、陶、金和銀等,它們通過不同材質的顏色對比、組合成各種圖案紋樣,主要是用于人體、服裝和車上的繁復裝點。珠子的形狀以算盤珠形為大宗,還有環形、短雙錐形、雙亞腰形、圓形、管形、扁管瓜棱形、短管形和帽形等。
  
  馬家塬出土的精美文物在甘肅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編撰的《西戎遺珍》一書中有較為詳細的介紹,本文按用途,擇其個別,以饗讀者。
  
  1.身體及衣服裝飾
  
  卷云紋金帽飾(M16G∶4)用金片剪切成圓形,緣內折。以鏨刻技藝于圓面邊緣飾一周弦紋,內為向心卷云紋三組,填圓點紋。中部和折邊一周打孔。直徑5.1、高0.5厘米,重7克。出土于墓主頭骨頂部(圖二三)。
  
  
  金耳墜(M25MS∶7)自上至下由四部分組成。上端金環,下以條形金片連接中部的透雕金球,再下接金絲間隔內填肉紅石髓和綠松石組成太極圖案的金片。自金環以下三組的邊緣以連續小金珠焊飾。通長5.1厘米,重7.88克。出土于墓主左鎖骨處(圖二四)。
  
  
  金項飾(M16G∶7)以金片錘成半環形,微卷邊,兩端各有兩孔。素面,正面打磨拋光處理。寬24、高17.8、環帶寬5.4厘米,重145克。與另一件形制、尺寸、重量相近的銀項飾一同出土于墓主頸部(圖二五)。
  
  
  復合材質項飾(M16臨∶1)由管形聯排金飾、綠松石珠、肉紅石髓珠相間串連成月牙形。管形聯排金飾有兩類,一類梯形,面有六個并聯細管,背平;另一類長方形,上、下沿連接,中部貫以橫向金管。綠松石珠呈圓片狀,中孔,項飾上端的小而薄,下端的大且厚。肉紅石髓珠有兩類,一類三棱管形,弧面;一類六棱管形,項飾上端者短細,下端者長粗。出土于墓主人頸部(圖二六)。
  
  
  鳥蛇相斗紋金腰帶飾(M16G∶24)長方形,鑄造。由相對的兩組鳥蛇相斗的鏤空圖案構成。雙鳥頸部相交,巨喙反向銜住蛇身。鳥為獸身,圓眼,小耳,翼后展,腹下有粗壯獸足,尾上揚,應是格里芬形象。蛇身纏繞于格里芬的腿、尾及腹部。格里芬頸、腹、足上鑄出方形、半圓形小凹坑,內嵌肉紅石髓和料珠。蛇身和獸翼飾聯珠紋。帶飾背面左右各鑄一環。長6.4、寬3.7厘米,單件重30.31?40.5克。共9件,形制相同,墓主人腰部三條帶飾之一(圖二七)。
  
  
  高浮雕獸面紋金帶扣(M18棺內)鑄造。凸圓眼,大方耳,高隆鼻。額頭正中浮雕一獸頭,面朝上。鼻梁為蟬形,鼻梁兩側有兩條小龍。眼部鑲嵌藍色玻璃珠。吻部兩條小龍,飾聯珠紋、卷云紋及羽紋。獸面兩側鏤雕龍獸相斗圖案,左右對稱,獸身纏龍,龍頭伸出獸頭上方,龍身向下,龍爪緊抓獸身。龍身上飾卷云紋和聯珠紋。長9.2?9.6、寬7.6厘米,重157克。出土于墓主腰部(圖二八)。
  
  鎏金銅帶鉤(M60MS∶4)鉤頸彎曲,首、身為龍頭造型。身部龍頭,厚唇,凸圓眼,豎眉,立耳,高額,兩角彎曲伸向鉤頸。鉤背柱紐。通長8.5厘米。出土于墓主腰右側(圖二九)。
  
  
  銀鞋底(M16G∶10)由薄銀片剪切成鞋底樣式,腳掌、腳跟處打孔,共11排。長21.5厘米,重9.9克。出土于M16墓主已朽化的皮靴底面。2件,皆微殘(圖三○)。
  
  2.容器
  
  貼金銀漆筒(M16∶5)口小底大,深直腹,平底,髹黑漆,器腹中上部有一環形金把手。上、下各貼飾一周三角形金箔,內鏤刻軸對稱變形鳥紋;腹中部貼飾相錯菱形銀箔,內鏤刻軸對的忍冬紋??趶?4.3、底徑17.5、高16.3厘米。出土于M16后室壁龕內(圖三一)。
  
  銅甗(M18MS∶1-1,甑;M18MS∶1-2,鬲)甑和鬲以子母口套裝成甗。甑,侈口,窄平沿,斜弧腹,高圈足。沿下有鋪首一對,腹上部飾弦紋兩周。條形箅孔。器表殘留范線??趶?8.5、底徑15.8、高16.5厘米。鬲,直口,窄平沿,高領,弧襠較高,袋足,扁足跟。肩頸部有半環形耳一對,肩上部飾弦紋一周,足飾三道豎線和弧線弦紋。袋足外側有縱向范線,口部有補鑄痕??趶?6、腹徑26.1、高22.2厘米。出土于M18洞室墓主棺木右側(圖三二、三三)。
  
  
  銅繭形壺(M3∶6)侈口,束頸,矮圈足。肩部有鋪首銜環一對,頸部飾連接貝紋一周,圈足飾繩索紋一周。器身飾縱向瓦棱紋,瓦棱內間隔飾蟠螭紋。器底部鑄銘文“鞅”字??趶?.3、最大腹徑28.4、最大底徑15.4、高25.6厘米。出土于M3后室壁龕內(圖三四)。
  
  
  銅敦(M18MS∶6)球形,子母口,上下器形和紋樣基本相同,均有三鳥形紐和雙鳥形耳。以上半部為例,裝飾紋樣從下至上,以三角形內卷云紋區隔為單個條帶,中部為連續長方形卷云紋隔帶,再上為方形卷云紋,再上為交錯的三角形卷云紋,頂部云氣紋。五組裝飾之間以弦紋間隔。三角形內卷云紋,一組以青銅為地,鑲嵌黃銅絲為紋;另一組以黃銅絲盤嵌為地,以青銅為紋。子口外緣飾兩組上下交錯三角紋,一組三角形內填對稱復雜的陰刻弧線,另一組以綠松石鑲嵌,凸出青銅紋樣??趶?4.6、腹徑16.3、通高21.4厘米。出土于M18洞室墓主棺右側(圖三五)。
  
  銅耳杯與銀匙(M16∶5-1)耳杯,口橢圓,耳面長方形、弧邊微上斜,腹壁弧收,平底??趶?.8?12.9、高4.4厘米。匙,梨形匙葉,前端略尖,中部內凹,末端與匙葉斜直方向接條形柄;柄身前窄后寬,斜弧面,末端起淺臺呈“山”字形。器面拋光。通長23.2厘米。兩者同出于M16后室壁龕的貼金漆桶內(圖三六)。
  
  藍釉陶杯(M19MS∶6)侈口,尖圓唇,斜弧腹,外撇假圈足,小平底。器壁內外均施以漢藍釉。杯身中下部飾漢紫聯珠紋四周,足部飾漢紫聯珠紋兩周??趶?.6?5.8、底徑3.8、高10厘米。出土于M19洞室角龕內(圖三七)。
  
  
  陶鏟足鬲(M10∶12)夾砂紅褐陶??谖⒊?,方唇,窄平沿,直領,袋足,弧襠較高,鏟形足跟。附半圓形鋬耳一對,領部飾一蛇紋,肩部飾三周凸弦紋,襠及足部飾三道豎線及弧線紋??趶?7、腹徑22.7、高20厘米。出土于M10洞室(圖三八)。
  
  陶罐(M21MS∶1)泥質灰陶??谖⒊?,圓唇,束頸,高領,溜肩,斜弧腹,平底。頸部飾弦紋四周,其間戳印方格、圓點紋,肩至下腹飾斜向細繩紋,以六周陰弦紋間隔??趶?0.4、腹徑15.8、底徑8.6、高20.4厘米。出土于M21洞室(圖三九)。
  
  3.車馬器與車馬飾
  
  馬具(M61MS∶2)由1件鐵銜、1件銅當盧、2件銅連體泡、8件銅泡組成。鐵銜,殘,小環相套,大環穿木鑣(朽)。當盧,圓形,正面圓錐狀凸起,背中一紐。直徑8.8、高2.2厘米。連體泡,“8”字形,由兩個正面圓錐狀凸起的圓形銅泡連鑄而成,背各有一拱形紐系。通長4.6、高1.2厘米。泡,正面形制相同,僅尺寸有大、中、小之別,皆圓錐狀凸起的圓形,背紐有平橋形和拱形之別。直徑分別為4、3.8、2.8厘米(圖四○)。
  
  
  銅車軎(M14∶52、60)由軎、轄及軎帽組成。軎口高臺喇叭形,后段管狀,側有條形轄孔,飾凸寬帶格欄兩周,欄間貼飾金箔。牛首形長轄,兩端各一圓穿。軎帽,筒狀,末端收棱兩道成錐體。器表鍍錫。軎口徑6.5、通長7.7厘米,轄長6.2厘米,軎帽徑3.2、長8.4厘米。套裝于M14-1號車車軸兩端(圖四一)。
  
  
  車輿欄板飾(M3-1號車)由貼金鐵條、銀花飾和包金銅泡組成。銀花飾方形,銀箔剪切鏤刻,方框內為相互勾連的忍冬紋。銀花飾邊框上壓貼金鐵條,面飾斜對稱折角“S”紋。四角再以包金銅泡固定。殘寬29.5、高63.8厘米。為M3墓室隨葬車輿欄板裝飾(圖四二)。
  
  
  貼金銀鐵車輿后門飾(M14MDC1XX∶2、3)共10組,每組3件,裝飾于M14豎穴1號車車輿后門立面。下端齊平,上端兩側高、中部低,成“V”形。每組由上至下依次為折角形、條形、圓頭亞腰形。由鐵片鍛打成形。條形鐵飾上端穿扣于折角形鐵飾背面卷沿內,下端疊壓在圓頭亞腰形鐵飾下。折角形鐵飾,橫邊短圓銎,豎邊扁平,弧脊,背面下部扁銎;以金箔為邊框和隔段,框內飾金、銀交替的四邊形鏤空忍冬紋。條形鐵飾,上下兩端呈彎月鏟形,中部略收腰,弧脊;以銀箔為邊框,內飾金、銀交替的三角形鏤空卷云紋;背面上下各有一釘。圓頭亞腰形鐵飾,弧脊,下端略寬于上端;以鏨刻細卷云紋金箔為邊框,內飾金、銀交替的鏤空卷云紋;背面上下可見沖壓鐵釘形成的窩痕。折角形飾長9.3、上寬6.7、下寬3.2、銎徑2厘米。條形飾最外側者長20、寬2.6?3.8厘米。圓頭亞腰形飾長12.8、寬3.5?5.1厘米(圖四三)。
  
  銅車輿后門飾(M25MDCXX∶1)出土于M25豎穴隨葬車的后門裝飾。形制與貼金銀鐵車輿后門飾相仿,不再贅述(圖四四)。
  
  貼金銀鐵車踵飾(M16∶69)1組3件,由2件瓦形和1件長方形鐵片組成。鍛打成形。瓦形,四周飾銀箔為地金箔忍冬紋;中部金箔框上錘卷云紋,框內飾忍冬紋。長方形片飾承軫,兩側飾金、銀箔交替鏤空卷云紋,縱向以金條間隔。瓦形飾長18.8、寬5.8?6.5厘米,長方形飾長6.4、寬2.7厘米。裝飾于M16墓室隨葬車的車辀踵部(圖四五)。
  
  
  鳥首形銅車輪飾(M16MDC2LB∶1、2)呈巨喙鳥首形,內鏤空相互勾連的“S”形紋??煞謨深?,一類底邊微外弧,頂尖朝向輪心;一類底邊微內凹,頂尖向牙。兩類飾件兩兩相錯、鳥喙相交形成一組,組組相接形成環帶,與輪牙相切,裝飾于M16豎穴1號車輪面外周。底邊外弧長23.2、高15.6厘米,底邊內凹長18.6、高17.2厘米(圖四六)。
  
  雙鳥形銅車輪飾(M16MDC2LB∶3)為相望的變形雙鳥紋,內飾鏤空的相互勾連紋。短邊朝向輪心,長弧邊朝向牙面,兩兩相接組成環帶,裝飾于M16豎穴1號車輪面近車轂端。底邊長23.4、高12厘米(圖四七)。
  
  
  虎形金車輿飾(M3-1號車上)由金箔剪切成形。張嘴,立耳,飛鬃,尾上卷于背部與鬃相接,利爪,四足著地呈行走狀。沿軀體鏨刻短線和曲線紋。長7.6、高5厘米,重3克。裝飾于M3洞室隨葬車的車輿欄板上(圖四八)。
  
  大角羊形銀車輿飾(M3-1號車上)由銀箔剪切成形。低頭,杏眼,立耳,飛鬃,花邊形大角向后彎曲,尾曲翹,四足著地,前后交錯呈行走狀。沿軀體鏨刻曲線紋,周緣打孔。長6.9、通高7.5厘米,重2克。裝飾于M3洞室隨葬車的車輿欄板(圖四九)。
  
  4.兵器
  
  銅戈(M1∶56)援部狹長,中起脊,兩邊出刃,長胡,三穿,內長方,中部一穿。通長19.5厘米。出土于M1墓室西壁(圖五○)。
  
  
  貼金銀鐵矛(M16∶32)柳葉形,鋒刃,中起脊。骹部裝飾兩組金銀三角卷云紋,矛身飾金包銀的樹形圖案。通長26.5、刃寬4.5厘米。出土于M16豎穴東北角(圖五一)。
  
  鐵劍(M23MD采∶9)條形柄,兩圓穿,外包木柄已朽。身中起脊,斷面菱形,殘存木鞘痕。通長26.2、闌寬3.4厘米。出土于M23豎穴盜洞內(圖五二)。
  
  銅鏃(M20MS∶3、5)均為圓銎三翼式,銎部1?3個圓形或三角形孔。長3.2?3.4厘米。出土于M20墓室(圖五三)。
  
  貼金銀鐵箭箙飾(M1L∶82)應是皮質箭箙表面的裝飾。長方形。左右鐵條上交替貼飾金、銀龍紋和走獸紋,中間飾銀鏤空“S”形紋樣。殘長74、寬13.2厘米。出土時內有銅鏃9枚,位于M1墓室西壁(圖五四)。
  
  
  四、主要認識
  
  從馬家塬墓地出土遺物觀察,墓地的總體年代應當在戰國晚期至秦代,碳-14測年為公元前350年左右。這一時期考古所見的西戎遺存包括隴山西側的張家川、清水、秦安等縣,東側的慶陽地區,洛河流域以及寧夏清水河及其臨近地區。史料記載,甘肅東南部是西戎活動的主要區域。秦人是在和西戎的不斷斗爭中發展、壯大起來的。戰國時期在天水、張家川一帶的西戎主要有冀、邽和綿諸戎,該墓地出土的袋形鏟足鬲、夾砂單耳罐等是和西戎有關的遺物。從墓葬形制、文物器形及精美程度分析,馬家塬墓地等級較高,應當是秦人統治下的某支西戎首領和貴族的墓地。
  
  馬家塬墓地的文化因素是多元的,這可以從墓葬形制、埋葬習俗、出土遺物造型特征、題材紋樣和制作工藝等方面反映出來。除自身的西戎文化因素外,還包含有秦和中原地區的文化,楚文化,歐亞草原東部的中國北方系青銅文化,歐亞草原地帶中、西部的斯基泰、塞克、巴澤雷克等文化,及甘肅地區傳統文化等多種文化因素。
  
  五、學術價值
  
  馬家塬墓地以獨特的墓葬形制、裝飾華麗的車輛、復雜的人體裝飾和服飾以及出土的一批珍貴文物聞名于世。該墓地的考古發掘反映了戰國晚期至秦代西戎文化的面貌,是研究這一時期西戎文化、秦戎關系、早期中西文化交流、中國古代車輛的發展和演變以及古代工藝技術的重要實物資料。
  
  墓地出土車輛形制多樣,以金、銀、銅、貼金銀鐵、錫飾件及肉紅石髓、漢紫、漢藍、鉛白珠裝飾的車輛豪華精美;車輛主體所采用的木材主要為榆木、柳木和欖仁;金飾品的成分為金銀銅合金;銀飾品中含有少量金和銅;銅飾品為錫青銅,多使用鍍錫工藝;少數鐵器由生鐵鑄造而成,多數鐵器為鍛造制品,有鑄鐵脫碳鋼和塊煉滲碳鋼兩種材質。馬家塬墓地出土車輛的工藝技術、裝飾程度達到了那個時代的極致,是研究古代車輛的重要實物資料。
  
  金銀器在出土文物中所占比例較大,采用的制作工藝復雜多樣、器類豐富、奢華精美。金屬器質地有金、銀、銅、鐵、錫、鉛等,是研究當時金屬制作工藝的寶庫。
  
  墓地出土的玻璃和玻璃態制品是目前發現數量最多的隨葬品,其種類比較豐富,使用范圍廣泛,是研究玻璃發展和中西文化交流的珍貴資料。
  
 
  甘肅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文/謝焱)



 
(責任編輯:張云文)
>相關新聞
  • 甘肅考古回放丨山那樹扎遺址
  •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推薦內容
    ?
    網站簡介??|? 保護隱私權??|? 免責條款??|? 廣告服務??|? About Big northwest network??|?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隴ICP備13000024號-1??Powered by 大西北網絡 版權所有??建議使用IE8.0以上版本瀏覽器瀏覽
    Copyright???2010-2014?Dxbei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欧美z0zo人禽交欧美人禽交
    <code id="akqqo"><xmp id="akqqo"><optgroup id="akqqo"><small id="akqqo"></small></optgroup>
    <code id="akqqo"><xmp id="akqqo"><optgroup id="akqqo"></optgroup>
    <center id="akqqo"><xmp id="akqqo"><center id="akqqo"><xmp id="akqqo"><optgroup id="akqqo"></optgroup><noscript id="akqqo"><div id="akqqo"></div></noscript>
    <code id="akqqo"><xmp id="akqqo">
    <optgroup id="akqqo"></opt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