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akqqo"><xmp id="akqqo"><optgroup id="akqqo"><small id="akqqo"></small></optgroup>
<code id="akqqo"><xmp id="akqqo"><optgroup id="akqqo"></optgroup>
<center id="akqqo"><xmp id="akqqo"><center id="akqqo"><xmp id="akqqo"><optgroup id="akqqo"></optgroup><noscript id="akqqo"><div id="akqqo"></div></noscript>
<code id="akqqo"><xmp id="akqqo">
<optgroup id="akqqo"></optgroup>

遠去的弟兄(散文)

時間:2022-01-09 20:13來源:大西北網 作者:陳新民 點擊: 載入中...
◆陳新民
  
  十二年來,我們同學聚會,餐前,會有片刻凝重,大家用第一杯酒,遙祭遠在天國的張斌。
  
  
  1978年初秋的一個清晨,在蘭州東站,張斌和樂勤幾個接到從金塔趕來的我。大學四年同學,從此開始。
  
  那天,張斌帶草綠軍帽,上身穿滌卡質地的六·五式軍官服,下身是學生藍西褲,足蹬白色高腰籃球鞋。面對翩翩少年都市風,我立馬感到省會與遠鄉的差異。
  
  大學畢業,張斌先在蘭州十中任教,后調到市圖書館工作。那年月,圖書館還在中央廣場,位于省政府大門西南側。建造于1940年代,磚木結構兩層老式樓房里,張斌破舊的辦公室,成了各地同學聯絡處。沒有手機的時代,散落各地的人們相互打問實不易。從外地來省城,走近張斌,即能走近每一個在蘭同學。更重要的是,能找回八二屆油畫班的存在感。
  
  一直以來,張斌對往昔集體實實在在的維護,任誰也替代不了。無論哪位同學有什么難事、愁事、急事,但凡找到張斌,就找對了人。他笑咪咪給來者讓座倒茶拆煙,輕聲慢語:“不著急,不著急,想辦法,再想辦法……”斯時情景大家難以忘懷,念念不忘的件件尋常往事,從記憶深處折射出張斌的厚道大氣。
  
  
  躋身人群,張斌吸引眾人關注目光的,倒不是高挑個頭,而是美豐儀。他長得有點像蓮花寶座邊的阿難尊者,白膚豐頰,大耳高鼻,長目圓唇,微笑清澈富于感染力。隨著交往向深,人們自然而然地更中意他的敦厚聰慧。有鑒于此,我向張家昌先生推薦了張斌。張先生學問大、見識高,尤其愛人才。他把張斌調進省委宣傳部任編輯。

  
  張斌的作品,包括插圖、裝幀等,每月刊出,月月與讀者見面,對學美術的人來說,這是很不錯的境遇。他引人矚目的還不止這些,在機關文藝演出中,他的男高音獨唱,每每贏得滿堂彩。省委宣傳部、組織部一些大型會議的會標,多出自之他手;同樣是美術字,他寫出來就顯得磅礴靈動,為與會者樂見。
  
  張斌自幼練字,楷書、行書頗見功力。大二上學期,蘭大教授高爾泰要我找人幫他抄書稿。我帶張斌、東陽和樂勤去了。完事后,三人在高先生書房寫起毛筆字。果真班門弄斧!高先生是美學大家,書法作品以及相關論著馳名學界。他看好張斌的字,說如果學國畫,這就是優勢。
  
  
  我和張斌的辦公室都在省委主樓東側;他四樓,我三樓,上下同一樓梯,幾乎天天見面。學美術的人,出進機關大院,觀察世態不經意間比別人多一個層面;而應對炎涼“先天”地比別人少幾份能耐。我和張斌于此了更多共同體驗,有了更多共同語言,一些不情愿、不方便在別處說的話,倆人相互敞開胸襟暢言無忌。彼此從對方獲益多多,提升著情誼的“段位”。
  
  1995年夏末,省委宣傳部在漳縣招開期刊發行會,張斌負責會務。他打前站先去了一趟,回來即把我列入會議代表名冊,說漳縣風景獨好,確實值得看看。我說,這次不去了。事后,我才告訴他,漳縣要去的,不是去幾天,可能得幾年。
  
  
  張斌的父母都是熱心腸人,待子女的同學如同自己孩子。我剛調回蘭州那年正月里,和東陽幾個在張斌父母家喝了整整一夜酒。吵吵嚷嚷半宿,突然想起時已凌晨,滿樓安靜,我們趕緊把聲音放低,低如耳語。聽不到鬧騰,張媽媽不放心了,她抱著大衣毛毯,輕輕推開門看了看說:“沒睡著就好,可不能喝醉受涼!”
  
  兩位老人文化程度不高,很重視子女的教育,張斌兄妹個個出息,與良好家風有關。
  
  我在漳縣工作時,為老百姓上省城尋醫問藥之類瑣事,可是不少煩勞張斌。他人脈廣,辦法多,總能把求助的事兒辦得妥妥帖帖。有兩次事辦好了,他反過來請進城央他辦事的人吃飯。二十幾年過去,記得張斌的漳縣人,可不是十個八個。張斌的熱心腸,很像他的父母。
  
  
  我離開漳縣的前一年暑期,在杭州高校任教的劉宣與高人模夫婦回甘肅??h委辦公室派車,拉他倆和幾位同學來,在“國家級森林公園”貴清山、遮陽山寫生。請畫家們用作品亮相“站臺”,對促進旅游發展是好事。前兩天的活動,我因公務繁忙沒能陪同,張斌替我當起半個家,還兼顧導游。

  
  同學們離縣之前,我帶上“六四”式手槍(那時給縣委書記配槍)邀一行人去韓家溝實彈射擊。走進人跡罕至的荒山溝,放眼看去,雅丹地貌特征突出,山形雄奇色彩旖旎,同學們紛紛贊嘆?;氐娇h上,張斌特意叫過縣委辦杜主任說,韓家溝要開發出來,旅游一定會火起。十幾年后,韓家溝果然成了網紅景點。
  
  
  翻開韓家溝的合影,不見東陽。原來,他來縣即遇酒友,晚上醉白天睡,幾天里沒得出賓館門……
  
  說起酒來,話就長啦。文藝男激情燃點低。我班兄弟好鬧騰是出了名的,鬧有“雅鬧”,如彈吉他、練拳擊,跳迪斯科;也有“糙鬧”,如鬧酒:有人浮白長嘯,有人酒后嚎啕、也有人縱酒發飆,時有惡言相噴。“雅鬧”“糙鬧”,我不少參與,也曾積極主導。大家的規矩是,隨你怎么鬧酒,只要不動拳腳,就算守住了底線。要說離這個底線最遠的,當屬張斌。
 
  
  喝大酒、做大節目(大醉)并不影響弟兄們交情,鬧酒一直持續,生猛程度逐年降低。記不得多少次了,無論鬧得多么驚心動魄,無論現場如何“水深火熱”,張斌總在笑瞇瞇地招呼大家,從沒見言行失度。沉穩地守望,從容地掌控,贏得了同學更多尊重,說他“低調奢華有內涵”,不會有人反對。
  
  
  政壇的高光,藝苑的華彩,不可兼得(某些官員作秀另當別論),行進從政路上,與所學專業漸行漸遠,難免迷茫失落??吹綇埍蟀l表在省報上的一篇行文張弛有度、語言活潑勁道的書評,證明他并沒有迷失。我先感訝異,繼而興奮,隨即撥通電話:“張斌你聽著,希望以后能看到更多的類似作品。”
  
  遺憾的是,著文、作畫、練字,張斌都沒有很好地堅持。他豪放任俠交友甚廣:黨政要員、學界精英、工商大咖、販夫走卒、胡同串子,等等。更多業余時間,他總在沒完沒了地幫朋友,以及朋友的朋友,辦這事辦那事。他贏得眾多口碑的同時,常為人情所累,失去的也不在少。
  
  百味雜陳的人生篇章,憑誰解讀?
  
  
  進京的第五個初夏,我回蘭州,找來一臺面包車,拉上幾位同學及家人,去臨洮太石鎮水泉山莊度周末。鎮上領導聞訊趕來悉心安排,可是,目睹張斌的身體狀況,大家已無法開懷??粗棠莨蛟诘叵?,按摩他浮腫的雙腿,我轉身走出山莊,獨對洮河逝水,滿目蒼涼。
  
  誰能料到,在水泉山莊竟是最后一次相見!秋風初起時,張斌走了。他帶走了弟兄們心頭一片燦爛的晴明,留下的是久久不能釋懷的陰云。
  
  聽蘭州同學說,張斌自知時日無多,在家支起畫架,重新親近畫布,直至越來越拿不動畫筆和畫刀。
  
  瞻顧茫茫人海滾滾紅塵,不由感慨,時也,運也!
  
  從北京飛回蘭州告別張斌,走進靈堂,看到他和晏妮的兒子張杰,我忍住悲聲,淚目朦朧。
  
  人過中年,目光下移,有道是,天大地大不如孩子事大。
  
  ……十二年過去,張杰讀完博士,在全國知名高校重要崗位任職。孩子事業蓬勃,帶來一脈暖流,沖散了弟兄們心頭的陰云。






 
(責任編輯:張云文)
>相關新聞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推薦內容
?
網站簡介??|? 保護隱私權??|? 免責條款??|? 廣告服務??|? About Big northwest network??|?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隴ICP備13000024號-1??Powered by 大西北網絡 版權所有??建議使用IE8.0以上版本瀏覽器瀏覽
Copyright???2010-2014?Dxbei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欧美z0zo人禽交欧美人禽交
<code id="akqqo"><xmp id="akqqo"><optgroup id="akqqo"><small id="akqqo"></small></optgroup>
<code id="akqqo"><xmp id="akqqo"><optgroup id="akqqo"></optgroup>
<center id="akqqo"><xmp id="akqqo"><center id="akqqo"><xmp id="akqqo"><optgroup id="akqqo"></optgroup><noscript id="akqqo"><div id="akqqo"></div></noscript>
<code id="akqqo"><xmp id="akqqo">
<optgroup id="akqqo"></opt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