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akqqo"><xmp id="akqqo"><optgroup id="akqqo"><small id="akqqo"></small></optgroup>
<code id="akqqo"><xmp id="akqqo"><optgroup id="akqqo"></optgroup>
<center id="akqqo"><xmp id="akqqo"><center id="akqqo"><xmp id="akqqo"><optgroup id="akqqo"></optgroup><noscript id="akqqo"><div id="akqqo"></div></noscript>
<code id="akqqo"><xmp id="akqqo">
<optgroup id="akqqo"></optgroup>

回憶譚開云將軍二三事:一個醫生眼中的將軍系列之十三

時間:2021-12-20 18:08來源:大西北網 作者:劉愷 點擊: 載入中...
  譚開云是江西省永新縣人,蘭州軍區副政委,1929年參加中國工農紅軍。他參加了中央蘇區一至五次反“圍剿”斗爭、二萬五千里長征、土地革命戰爭、抗日戰爭、解放戰爭。1955年授予少將軍銜。他是第五屆全國政協委員,在黨的十二大上被選為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委員。他身經百戰,滿身傷疤,但平易近人,愛兵如子。在我和他相處的日子里,細微處感受最深的幾件事。


作者劉愷(右)和譚開云將軍(中)及愛人在一起
  
  將軍的傷疤
  
  我有幸兩次隨蘭州軍區參加兩會,作為大會工作人員出席兩會。分別是全國人大第五屆及政協五屆一次會議。(1978年2月24日至3月8日)及五屆人大及政協五次會議。(1982年11月24日至12月11日)
  
  在這兩次的兩會期間,我負責照料軍區首長的醫療保健工作。因此,和譚開云將軍接觸很多很深入,特別是在會議的閑暇時間,常常陪譚開云將軍聊天、散步。
  
  有一天晚飯后,陪首長散步,我特別注意將軍走路時的姿態,一條腿長,一條腿短,左肩膀低,右肩正常,右臂揮手的樣子,以右手頻率快,走路右腳踩的實,左腿有點兒斜顛,右側為健側,靈活,左側有拖地現象,抬腿時不利索。散步回來,我幫將軍擦皮鞋時,看到左腳的那只鞋跟,磨蹭得很多。作為醫務工作者,我對此產生了好奇心。臨睡前,我陪將軍洗澡,在給他搓澡時,發現他身上有多處傷疤,特別是左大腿腹溝上外側肌肉萎縮,疤痕更顯眼,大約3×5公分。于是,我就拉開了話題,想知道這些傷疤的來歷,但將軍似乎并不想多說。
  
  一天晚上,在北京友誼賓館的房間里我又陪將軍聊天,趁機又問起了傷疤的事。首長端著手里的茶杯,一邊喝一邊給我講起了那些經歷:“我在戰爭年代有六次負傷,兩次印象較深。
  
  1931年9月7日,在中央蘇區,江西老營盤進攻戰中,我任連長,帶領全連戰士穿插到敵人縱深斷敵后路,與敵展開白刃格斗。在我接連刺倒五個敵人后,左臂和腿部被敵人多處刺傷。在受傷的情況下,繼續頑強戰斗,直到我流血過多昏死過去被抬進紅軍醫院才醒過來,知道就是這次第三次反圍剿戰斗中,推薦我提干的我們敬愛的軍長黃公略光榮犧牲,在舉行軍長追悼會時,我讓醫院的戰友用擔架抬著去的。在醫院住院治療期間,由于條件有限,傷口反復感染,潰爛,發燒,以致多次昏迷,因此,就落下了后遺癥。
  
  1935年10月,紅軍長征即將結束到吳起鎮,我是團級干部,也參與指揮了切尾巴戰斗。在與追擊紅軍的敵人三個騎兵團的戰斗中,不幸被敵人子彈打中,子彈從左大腿和肚子穿過,形成貫通傷。被戰士送到陜北紅軍后方第三醫院治療,醫院條件很差,伙食也不好,傷病員意見很大,我給傷病員做思想工作,在治療期間,我被任命醫院政委,名正言順的做傷病員工作。傷好后出院,任陜北獨立二團政委。”
  
  槍傷貫穿肚子傷口很深,愈合的部位凹進去很深,疤痕觸目驚心。想想當時的條件,沒有麻藥,沒有消炎藥,僅用鹽水這些簡單的藥品,因此,傷口愈合得不好,產生的疤痕就大。將軍說:“能活下來就是奇跡,全憑個人身體素質和抵抗力。”
  
  家宴
  
  1977年秋,譚開云將軍家里來了一位50多歲的老鄉,是從山東臨沂來的。將軍告訴我們:“在抗日戰爭時期,老李是我的警衛員,馬夫,多次隨我出生入死。我倆感情很深,抗戰勝利后,因母親年邁,家里無勞力,就離開部隊復員返鄉了。”
  
  將軍熱情地接待了老警衛員,并且讓我們陪他去蘭州五泉山、白塔山等景點游玩。首長留他在家里住了一周,并為他舉行了隆重的家宴。將軍夫婦和沒出去當兵的小兒子,小女兒也都出席陪同,并且讓我們這些身邊的工作人員都參加了,熱熱鬧鬧的一大桌子上擠了13個人。拿出了一瓶珍藏多年的茅臺酒。值得一提的是,這次宴會的主廚,是特別聘請了軍區聞名遐邇的大廚一一沈蘭久大師親自操刀,首長愛兵如子的高貴品德可見一斑。
  
  沈蘭久大廚自幼在飯館子挑水燒火,打雜洗碗,他聰明好學,勤奮肯干,偷藝成材。
  
  蘭州解放后,沈蘭久被調入西北軍區管理處食堂。沈蘭久廚藝超群。凡是在軍區大院的無論是首長,戰士以及家屬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吃過沈師傅炒的菜,都是贊不絕口。
  
  為辦這一桌宴席,沈師傅提前來將軍家里看了食材,然后寫下了菜單,六涼八熱,主食蒸紅苕,玉面發糕,米飯和饅頭。
  
  沈師傅的拿手絕活:春雷一聲響的鍋巴魷魚,鐵鍋蛋,吐司面包鴿蛋,香酥雞,鍋塌豆腐,醉瓜八寶。
  
  其實我也在韓先楚、肖華等將軍家里見過沈師傅大顯身手。這次我給大師搭下手。特別是那道香酥雞,上漿掛糊的蛋清,要求很嚴格,也很講究,沈師傅打了五六個雞蛋,只用蛋清,讓我順著一個方向,左手握兩雙筷子,由外向里一個方向使勁攪拌,直到筷子能立直為止。他對食材的要求一定是要新鮮,調料要齊備,大師的刀工非常精湛,炒菜的火候把握得非常精準,就是擺盤也特別的講究。
  
  菜上齊,將軍讓沈師傅和老馬夫坐在他的兩旁,說:“今天大家都不要講究了,是家庭宴會,按年齡排座,讓炊事員小周和家里小孩先給沈師傅和老馬夫敬酒,對老一輩勞動者要有敬重之情。”然后提議大家一起干杯!
  
  宴會結束,我看到將軍從樓上拿出一包二兩花茶,親自送給沈師傅說:“沈師傅辛苦了,謝謝你。”
  
  通過這些事情足以看出,譚開云將軍對身邊工作人員的關心和愛護。
  
  雖然有些說起來是小事,但是這么大的首長考慮得如此精細,讓我們都很感動。
  
  “來南京,就住在家里
  
  1995年11月5日,我出差去南京,很想去看看譚開云將軍,就給首長家里打了電話,杜秀娟阿姨問我:“你現在住在什么地方?”
  
  我回答說:“杜行長,我剛下火車。”
  
  “你在那里等著,我讓司機去接你。”
  
  還說:“來到南京,就住在家里吧!”
  
  我到了首長家,杜阿姨告訴我說:“首長得了腦梗后,身體大不如從前了,你這兩天有時間就多陪陪他,和他多說說話。”
  
  我看見首長,看見他得病的樣子,禁不住流下了眼淚。我想起了過去,他跟我講的故事,現在他講不成了。
  
  我也想起多次和將軍出差的事。那年,在沈陽,在長春,在上海,在北京以及陪同將軍在大連八七療養院的情況。常常和他下棋,散步,那日子多好??!
  
  將軍有早起的習慣,吃過早飯,我們推著輪椅出去遛彎。他的精氣神很好,我幾次想和他拍照留念,他都擺擺手,在我再三的要求下,才留下了這張極其珍貴的歷史瞬間。其實我明白,戎馬一生的將軍現在被疾病折磨成這個樣子,沒有痛苦地呻吟,只是低頭不語。雖然警衛員小羅每天做些康復訓練,但在與疾病頑強斗爭的將軍也是備受煎熬。
  
  每當想起和將軍相處的日子,想起他給我們講血與火的長期革命戰爭中,身先士卒,率領戰士沖鋒陷陣創造了輝煌的戰績,我就肅然起敬。
  
  永遠懷念譚開云將軍!
  
  
  
  2021年10月9日
  
  寫于蘭州
  
  作者簡介:劉愷,陜西渭南人,蘭州軍區機關門診部退休,甘肅省作家協會會員




 
(責任編輯:張云文)
>相關新聞
  • 孔俊彪將軍的乒乓情懷——一個醫生眼中的將軍系列之十二
  • 黎原將軍青海高原行記
  • 一個醫生眼中的將軍系列之十一——回憶吳華奪將軍
  • 一個醫生眼中的將軍系列之十——傳奇將軍韓練成
  • “將軍農民”甘祖昌:留下的唯一遺產是3枚勛章
  • 世界女將軍各有傳奇
  •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推薦內容
    ?
    網站簡介??|? 保護隱私權??|? 免責條款??|? 廣告服務??|? About Big northwest network??|?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隴ICP備13000024號-1??Powered by 大西北網絡 版權所有??建議使用IE8.0以上版本瀏覽器瀏覽
    Copyright???2010-2014?Dxbei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欧美z0zo人禽交欧美人禽交
    <code id="akqqo"><xmp id="akqqo"><optgroup id="akqqo"><small id="akqqo"></small></optgroup>
    <code id="akqqo"><xmp id="akqqo"><optgroup id="akqqo"></optgroup>
    <center id="akqqo"><xmp id="akqqo"><center id="akqqo"><xmp id="akqqo"><optgroup id="akqqo"></optgroup><noscript id="akqqo"><div id="akqqo"></div></noscript>
    <code id="akqqo"><xmp id="akqqo">
    <optgroup id="akqqo"></opt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