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醫生眼中的將軍系列之十一——回憶吳華奪將軍

            時間:2020-07-29 16:32來源:大西北網 作者:劉愷 點擊: 載入中...
            編者按——


            《一個醫生眼中的將軍系列》是由原蘭州軍區機關門診部退休醫生劉凱先生近期推出的系列回憶作品,獨家授權鑫報、大西北網刊發。劉愷早年在原蘭州軍區從事保健工作,和老將軍們有了大量接觸的機會,他以一個醫生的獨特視

            角,書寫與老將軍們接觸過程中日常生活中的點點滴滴,語言簡練質樸,文字情真意切,反映了老將軍們不忘初心、永葆本色的偉大精神,讀來讓人倍感親切,深受激勵。有鮮明的時代特色和很強的教育意義。

              
              ■劉愷甘肅
              
              吳華奪將軍愛兵如子,是我跟隨他出差時,所感受到的。
              
              愛兵如子
              
              1977年國慶過后,吳華奪副司令員去陜西視察工作。軍訓部王加冰副部長、周財榮秘書、張參謀、警衛員小白和我有幸隨同。
              
              吳華奪(1917年8月—1997年5月23日)河南省新縣人。1929年參加中國工農紅軍。1930年加入共青團。1935年轉入中國共產黨。參加了長征。蘭州軍區副司令員、顧問。1955年被授予少將軍銜。

              
              那天,集合時間是早飯后7點30分,是在軍區司令部一號樓門前。
              
              吳副司令見到大家就說:“作戰部氣象處報告,今天天氣不錯,這就是出發的好兆頭。”周秘書說:榆中許家臺機場報告,可以按時起飛。首長說:出發。
              
              將軍乘坐灰色的伏爾加轎車,車號辛字――0018,有鹿的標志,車外擦的光亮,車內干凈整潔。是由司機屈新友駕駛,他是老兵,車技很好。
              
              將軍讓我和他同乘一輛車,他給我說:“行李放好。”我說:“放好了,行李、急救保健箱編號了。”將軍和我在后排就座。
              
              周秘書等乘座的兩輛北京212型緊隨其后。
              
              榆中許家臺機場距蘭州市區46公里。車在行駛中,我看到將軍一次點了2根中華牌香煙,我納悶?他遞給司機說:“小屈,提個精神。”新友好像習慣接受將軍遞來的煙,就邊抽邊開。將軍總是以不同方式提醒行車安全。車行駛約1小時20分,我們到達場站。
              
              場站是蘭州空軍飛行團所在地。團長、政委在團部迎候,我們一行前往團部會議室,機組人員也在會議室,吳副司令同大家小敘片刻;問起部隊建設,飛行訓練,問些機組人員的身體可是飛行的本錢。
              
              一架伊爾―14機型的飛機停在停機坪上,這架登機的梯子離地面約2米高低。
              
              軍區作戰部調派作戰值班飛機,執行此次任務。這架飛機是專機,機型小,限座12人,飛機前艙緊靠右側窗戶,擺放了一張1米X2米的單人床,還有一張小茶幾,兩側靠茶幾有座椅,中間有一道厚的掛簾。有兩排靠機窗的座位,過道寬一點。機上沒有空乘服務人員。
              
              站場的指揮塔臺四周全是大玻璃。有一條飛機跑道寬45米,長1600米。停機坪可見安―24雙發渦輪螺槳運輸機、雙翼安―2型訓練機。
              
              9點40分,機組接到指揮塔臺起飛的命令,飛機飛行的很平穩,飛行參謀及時報告,飛行高度,飛行時速,機內外溫度。
              
              飛行高度4-5千米時,在六盤山脈上空遇到了較強氣流,氣流持續1分多鐘,飛機有點巔簸。這時警衛員小白暈機了,嘔吐起來了。那個年代塑料袋是稀罕貨,機上有一個小鐵皮水桶。首長十分關心,讓我拿了那個鐵皮桶,放到警衛員前面還說:“端上,吐吧,吐了就會舒服了。”其它人沒有暈機,嚴密觀察突發的情況。
              
              小白嘔吐后,臉色蒼白,我摸了他的脈博,解開他衫衣扣子,量了量血壓,尚好。于是,我給他服了一片10mg的暈海寧,機艙內放置有個8磅的暖水瓶,沒有一次性水杯。吳副司令是個玻璃絲編織外套的水杯(防燙)說:“喝吧,吃藥就會好的。”我不敢接,但他遞過來,總不能用首長的喝水杯。我說:“您是茶水。”他說:“噢,茶水?沒得事。”我趕快用暖水瓶鋁蓋倒了水,讓警衛員服了藥。
              
              將軍已不在床上睡了,對我說:“去,讓小白趟一會。”我看得出小白是不敢在那張床上睡,他難受地說:“我能挺,能行。”首長說:“劉醫生,你扶他過來,我坐一會。”我就對小白說:“聽首長的話吧。”小白上了床,在床的邊邊,靠著休息了。
              
              吳副司令和王副部長談笑風聲地說起工作上的事了。
              
              將軍愛兵如子的舉動,讓我們在機上的人深受感動。
              
              11點30分,飛機降落于臨潼窯村機場,陜西省軍區管理處的同志接機。首長在車上對我說:“你家是西安的,飯后,放假半天,晚上歸隊,向你父母問好。”“是!謝謝首長關心。”將軍關懷體貼,善解人意讓我充滿感激之情。
              
              2019年夏天,將軍的女兒吳慧大姐從深圳來到蘭州,我倆憶起她父親那些事,那情景,那眼神,那揮之不去的深刻記憶……
              
              大別山的咸菜
              
              吳華奪副司令家在蘭州軍區司令部一號區(蘭州市后五泉新村9幢一2單元)是幢兩層的小樓,進門右手邊是警衛員室,客廳,廚房,儲藏間,衛生間,左手是樓梯。
              
              他家廚房外,屋檐下放有青一色的三只水缸,直徑55厘米,高60厘米,水缸里有壓菜石,上面蓋著木制蓋。缸里面腌制的雪里紅、白菜、蓮花菜、胡蘿卜。廚房內靠墻跟擺著整齊壇子、罐子,里面腌制的洋姜、黃瓜、泡菜。將軍還會腌制臘肉。我沒有見過將軍能炒倆下,聽炊事員小余說:首長炒幾個硬菜也很在行。能得到專業人仕這樣的評價,將軍級是不多見的。
              
              我們吃過他送的咸菜,聽他講起“大別山的咸菜”是繪聲繪色,濤濤不絕,從熱煱炒鹽到腌制方法,從加壓擠水到腌制時間。對食用鹽的應用,他有較深的造詣,他說:“青海顆粒鹽以珍珠鹽最好,以顆粒像珍珠而得名。珍珠鹽產于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區,其鹽似層狀、透鏡狀或窩狀而成為一大特產。鹽純度極高,其含量高達95%。”我聽得出神入化,難怪他經常將他的杰作――“大別山的咸菜”,作為禮物分送于左鄰右舍以及工作人員。
              
              訓練有素
              
              一次巡診時,在他家三分多的菜地遇見了正在勞作的將軍,他已是花甲之年了。菜地種了辣椒、茄子、西紅柿、番瓜、油菜,還有大蔥等。他見我們過來,就歇歇。我看到他頭戴草帽,身穿沒有領章的軍便服,腳蹬著一雙高腰的解放鞋。
              
              “首長好!今年的菜種的不錯,長勢也很好。”“雨水不多,甘肅嘛,肥料跟上,就可以了。”
              
              在他家的菜地站著就聊了起來,說著說著,他掏起煙來,解開第三扣子,右手往里一伸,兩根手指從容地夾出一盒癟了的中華煙,煙好像放了好長時間了,是在里面國防綠背心的口袋里。左手拿著煙,右拇指、食指、中指一捋,然后點上。我好奇地說:“首長,煙都裝癟了。”他俏俏地用左手捂著嘴說給我聽:“我抽煙的習慣是不好,難戒啊,煙放到家里,可孩子老偷我的煙抽,有時連盒也拿走了,我才不讓他們抽。”“噢,原來是這樣的。”他吸著煙興致勃勃又給我們講起“吳氏泡菜”,羅卜干、蓮花菜、酸豇豆、高桿白。警衛員小白連忙遞上水杯,勸他喝上幾口后。還是那個動作,又點上了。
              
              他站那里紋絲不動,我們靜靜地聆聽,他講當年跟父親學腌制功夫,他講煙熏臘肉技巧,他講自制香腸的密方。我們都有些站不住了,我說:“是否請小白搬個橙子來?”他說:“站得動,沒得事。”將軍站功如此厲害??!幾根煙下來,在菜地足足站了一個多小時,講了一個多小時。
              
              原來,將軍是經過特殊訓練的,站功了得,訓練有素的身扳讓人敬佩。將軍曾在南京軍事學院首任隊列部部長,七次參加國慶閱兵式,他是將軍方隊的領隊――總教頭。隊列口號喊的那才叫個絕呢!那才叫個響呢!難怪這么威武……
              
              我跟父親當紅軍
              
              我在小學時就學過《我跟父親當紅軍》的課文,將軍就是這篇課文的作者,我帶著深深地敬仰之情重溫這篇課文。
              
              1928年春,河南省光山縣柴山保一帶的工農革命軍組織發動群眾,開展減租減息斗爭,改造紅槍會,創建了革命根據地。受革命思想熏陶和父親言傳身教影響,年僅12歲的吳華奪當了紅軍。在革命隊伍中,他感受到黨的溫暖和寶貴的父愛。在得知父親犧牲后,他化悲痛為力量,毅然沿著父親的足跡繼續前進。
              
              1956年,吳華奪將軍把他的童年生活寫成了《我跟父親當紅軍》發表于《紅旗飄飄》,國家教育部把這篇文章選入中小學課本,作為傳統教材,并被譯成英文,作為大學英語教材。他那充滿傳奇色彩的童年隨著瑯瑯的讀書聲,傳遍了祖國的大江南北。
              
              我說:“首長,我是學習‘紅旗飄飄’地故事長大的,聽您父子紅軍故事成長的。”他說:“唉伊,是毛澤東思想的指引,是部隊熔爐的鍛煉。”將軍高度的概括讓我深刻詮釋:共產黨人在戰火硝煙中用鮮血鑄就的精神積淀,凝聚著艱辛奮斗的光輝歷程。
              
              和將軍在一起的時光里,我從未忘懷,是因刻的實在太深太深。他那種自帶光芒的品質,總在鼓舞著我。

                  2020年7月13日
              

            作者簡介:




              劉愷,男,1952年3月生,陜西華縣人。中共黨員,大專。知青,工人,牙醫,甘肅省作家協會會員。原蘭州軍區機關門診部退休,二次榮立三等功,曾被蘭州軍區評為“優秀退休干部”。曾受聘于省民政廳“轉變作風改善環境建設年”活動,任監督員。愛好文學,喜歡文字帶來的快樂。










             

              
              
            (責任編輯:張云文)
            >相關新聞
          1. 憶張藩將軍:一??坦倾懶牡幕ㄉ祝ㄒ粋€醫生眼中的將軍之十
          2. 杜紹三將軍領唱軍歌——一個醫生眼中的將軍系列之十五
          3. 韓先楚將軍的趣聞軼事(一個醫生眼中的將軍之十四)
          4. 回憶譚開云將軍二三事:一個醫生眼中的將軍系列之十三
          5. 孔俊彪將軍的乒乓情懷——一個醫生眼中的將軍系列之十二
          6. 黎原將軍青海高原行記
          7.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推薦內容
            ?
            網站簡介??|? 保護隱私權??|? 免責條款??|? 廣告服務??|? About Big northwest network??|?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隴ICP備13000024號-1??Powered by 大西北網絡 版權所有??建議使用IE8.0以上版本瀏覽器瀏覽
            Copyright???2010-2014?Dxbei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坐公交车被c了2个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