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醫生眼中的將軍系列之十——傳奇將軍韓練成

            時間:2020-07-29 16:26來源:大西北網 作者:劉凱 點擊: 載入中...

            編者按——

            《一個醫生眼中的將軍系列》是由原蘭州軍區機關門診部退休醫生劉凱先生近期推出的系列回憶作品,獨家授權鑫報、大西北網刊發。劉愷早年在原蘭州軍區從事保健工作,和老將軍們有了大量接觸的機會,他以一個醫生的獨特視

            角,書寫與老將軍們接觸過程中日常生活中的點點滴滴,語言簡練質樸,文字情真意切,反映了老將軍們不忘初心、永葆本色的偉大精神,讀來讓人倍感親切,深受激勵。有鮮明的時代特色和很強的教育意義。

             

              ■劉愷∥甘肅

              
              我噙著淚花看完了余丁導演、黃覺主演的32集電視劇《隱形將軍》。這部電視劇以在歷史上潛伏在國民黨內部官銜最高的臥底——韓練成將軍為原型,講述了他在國民黨內部潛伏30年,為新中國的解放事業做出巨大貢獻的傳奇人生和風雨歷程。該劇改編自韓練成之子韓兢的同名小說。
              
              我在蘭州軍區時,將軍家在東教場軍區大院東小院1號。那時,真不知道他有如此精彩的人生。

              
              傳奇生涯
              
              韓練成,1909年2月5日出生,寧夏固原人,漢族。
              
              他出生于一個貧苦的牧民家庭。1920年海原地震,因家園被毀,遷到固原縣城邊上。在第五道城墻下的一個窯洞里開始了城市貧民的生活。
              
              12歲進私塾,一邊念書,一邊幫工。由于生性好動,曾拜師學武。
              
              1925年,16歲時參加西北軍。曾任國民聯軍排長、連長,國民革命軍第二集團軍營長、團長。
              
              1930年4月,蔣介石、馮玉祥、閻錫山在河南展開中原大戰。時任馬鴻逵部64師獨立團長的韓練成,危急關頭率部為蔣介石解圍救駕,被蔣介石特許為黃埔三期畢業生。因此,他成為國民黨軍中大名鼎鼎的“賞穿黃馬褂”。身披“御批”光環的黃埔軍校三期生韓練成,成了備受蔣校長器重的“嫡系學生”。
              
              在此后的歲月里,蔣介石念念不忘韓練成的“救駕”之功,屢屢提拔他。韓練成先后進入陸軍大學特別班第三期和國防研究院深造,畢業后歷任第五戰區司令長官李宗仁的高級參謀、第十六集團軍一七師副師長兼五八旅旅長、第十六集團軍參謀長、蔣介石侍從室高級參謀、參謀總長辦公室參謀組長、第四十六軍軍長等職,授中將軍銜。
              
              韓練成在國共兩個陣營都是傳奇式人物。
              
              他不僅救過蔣介石,深得老蔣信任,馮玉祥也在書中寫道:“韓練成在北伐的時候,曾同我在一起共過患難的”。
              
              1942年,他第一次與周恩來單獨見面,確定了與共產黨的同志關系,開始了在周恩來直接領導下的秘密工作。周恩來說他是“是一個沒有辦理過正式入黨手續的共產黨員,他的行動是對黨的最忠誠的誓言”。
              
              1949年1月下旬,毛澤東主席和朱德總司令在西柏坡接見韓練成時,朱老總稱贊他“為黨、為革命立了大功,立了奇功!”毛主席更是說:“蔣委員長身邊有你們這些人,我這個小小的指揮部,不僅指揮解放軍,也調動得了國民黨的百萬大軍哪!”
              
              所以,他被蔣經國稱為在“總統身邊隱藏時間最長的隱形將軍”。
              
              直至1996年蔣緯國還說他“是隱藏在老總統身邊時間最長、最危險的共諜”。
              
              走近韓練成
              
              我認識韓練成將軍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五屆人民代表大會及第五屆政治協商會議第一次會議(1978年2月24日至3月8日)期間,當時我是蘭州軍區“兩會”代表團隨隊醫生。后來第五屆人大及政協第五次會議(1982年11月24日至12月11日)期間,我又有幸隨團工作,再次為將軍服務。
              
              1978年,將軍已是69歲的老人了。他個子有1米78的樣子,但他腰板挺直,身骨硬朗,體態勻稱,毫無老態。金絲邊眼鏡架在鼻梁上,彰顯了他人生的睿智。著裝整潔,走路特有軍姿風范,是久而久之養成的功力。
              
              在這兩次“兩會期間”,我有幸與將軍近距離接觸。印象最深的是他那雙擦得锃亮的松緊口三節頭的黑皮鞋,總是一塵不染。
              
              我曾看到老人戴著一雙線手套,低頭彎腰,吃力而認真地擦皮鞋。我于心不忍,趕忙上前搶著幫他擦,但只搶到放在地上的那一只鞋,將軍手中的鞋怎么也不放。那是雙定制的全牛皮底的皮鞋(42碼。
              
              我說:“首長,以后讓我來替您擦吧!”可他說:“自己來!”
              
              后來,我想偷偷地去擦,但房間門老是鎖著。
              
              我給趙重峰秘書說了此事。趙秘書專門給首長們說:“‘兩會’不
              
              讓帶公務員。首長生活上的事,讓我們年青人多做點吧!”
              
              為什么將軍喜歡穿锃亮的黑皮鞋,每次皮鞋都要擦得很亮?是氣質優雅還是場合重大,這是將軍早年在蔣介石身邊養成的特殊習慣,還是注重軍人軍姿的良好風范。
              
              韓將軍有飯后散步的習慣,常是一人獨來獨往。他頭腦清晰,思維敏捷,言語雖不多,但往往語出驚人。他的目光炯炯有神,洞察力極強,閱歷豐富,沉淀厚實。在和他接觸的過程中,我很少見他微笑,但他待人還是和藹可親的。
              
              老人的君子風范給我留下揮之不去的深刻記憶。

              
              用車
              
              “兩會”期間,因為有北京醫學院三附院的保駕護航,所以我在醫療上的事不多。我的任務主要是照顧首長的起居,負責派車(趙重峰、楊文潤兩位秘書負責首長的文件和發言稿)。在人民大會堂開大會時,我負責把首長們領到安排的座位上。散會時,在好幾千代表中,我得盡快將首長們帶到返程的大巴車上??墒?,韓將軍經常能比我更快地找到車的位置。
              
              大會會務組為蘭州軍區代表團配置了一輛上海牌驕車,師傅是一位中年人。每次首長們要用車,我得提前到會務組申請,說明“是誰用車及去的地方。”在我印象中,韓將軍很少用車。
              
              有一天,將軍告訴我:“我明晚飯后要用車,去京西賓館(解放軍人大代表居住地)。”
              
              “巧了,楊嘉瑞副司令也要用車。我是否可以陪你們一同去?先送您,陪楊副司令辦完事再接您?”
              
              他點頭:“行吧!”
              
              就這樣,第二天我們三人同乘一輛車。他先上車坐在后排,楊副司令上車也坐在后排。我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在路上,兩位將軍談笑風生……我不敢插嘴,靜靜地聆聽。
              
              羊坊店1號京西賓館到了,他告訴我:“過一個小時來接我!”還說:“就在西樓這兒接!現在是7點40分。”
              
              我向楊副司令報告,韓將軍讓我8點40分來接他(我知道這是不允許說“左右”的)。
              
              他用樸實的陜西腔對我說:“趕緊!咱喀哩嘛嚓一辦,就回來咧!”我笑著說:“沒麻達!”
              
              買表
              
              “兩會”期間友誼賓館的商場向人大代表、政協委員特供郵票、手表、糖果、酒類等在那物資緊缺的年代稀缺的東西——這是個很難得的機會。
              
              我看著轉著,意外地碰見韓練成將軍也在商場。我問:“首長!您不買點什么?”他說:“我沒有購買的任務,看看就行了,買個紀念首日封吧!”
              
              “我想買塊上海坤表,回蘭州就買不到了,還要表票呢!”
              
              “是給女朋友買的吧。”
              
              “我還沒有女朋友。”
              
              “沒有?你買個啥?”
              
              “‘兩會’特供不要票。買上,攢著!上海坤表1塊80元。”
              
              “唉,你看,這款挺好的。浪琴坤表,瑞士制造,質量不錯!”
              
              “這表挺貴的,1塊要164元。我擔心壞了,還要拿到北京來修。蘭州怕是修不了。”
              
              “這表不會壞的,蘭州亨得利能修。”
              
              說著,請服務員取了一塊上海表和一塊浪琴表。
              
              他右手拿起上海表,放到右耳聽;左手拿起浪琴表,放到左耳上,說:“滴答,滴答,機芯都走得好,瑞士表更好!”
              
              在首長的建議下,我給未知的女朋友買了貴重的禮品——瑞士浪琴牌坤表。實踐證明,浪琴表的質量真不錯,到現在還在走。
              
              將軍的關心貼體,善解人意,讓我深受感動。
              
              夜宵
              
              友誼賓館的一樓餐廳,每晚9點至9點30分為委員、工作人員安排夜宵。我和趙秘書、楊秘書幾乎每晚都去吃。
              
              吃完夜宵,他倆去為首長寫發言稿,我就集中時間清洗首長換下來的衣服。唯獨韓將軍的衣服不讓我洗,也不讓我動他的東西。
              
              有一天,我給將軍說:“一樓餐廳準備了夜宵,是否去看一下?”他說:“不去!有啥?”
              
              我回答:“有湯圓、餛飩、甜點、醪糟、酸奶……”
              
              他說:“有酸奶?那就活動一下吧!”
              
              于是,我和兩位秘書就跟著首長一起去吃夜宵了。
              
              將軍取了酒店釀制的一碗酸奶,還放了一勺糖,邊吃邊講:“酸
              
              奶是純牛奶經過乳酸菌發酵的,它起源于歐洲的保加利亞。”
              
              吃完酸奶,我要陪他回去。他謝絕了,說:“你們慢用!”
              
              這回,我這才知道牛奶還有酸的,吃的時候要放點糖,是發酵的,還是外國的食品。我們哪里見過酸奶呀!
              
              “咦!你怎么進來的?”
              
              每天晚上9點30分至10點是我巡診的時間。我得到韓練成、袁克服、楊嘉瑞、張藩、譚開云等委員住的房間去轉轉,了解身體情況,量量血壓。順便問問需要辦什么事,都記在小本里或是腦袋里,生怕忘了。首長交待的每一件事,都是大事,要落實,需匯報,不敢誤事。
              
              有一次,我沒敲門就走進韓將軍的房間。首長正在洗澡,我剛坐在沙發上,首長洗完澡穿著純棉睡衣出了衛生間。將軍劈頭就是一句問話:“咦!你怎么進來的?”一下子把我問蒙了,我立馬站起來立正,不知該怎么回答。我忙打了個岔:“首長,該量血壓了。”“不急,等身上干一點。坐吧,我好著呢!多照顧其它首長。”自此之后,凡進他的房間,我再也不敢直推而進了。
              
              “嘭-嘭!”他知道晚間這個時間來的就是我。
              
              “請進!”我看他幾乎每天都沖沖澡,穿的是蘭、白豎道相間的睡衣。
              
              我輕輕地說:“首長,量個血壓吧!”
              
              有時他說:“今天還好,不必了!”
              
              我準備取他脫下來的衫衣、褲子去洗。他說:“自己來!”
              
              又是“自已來!”
              
              我年青,是為首長服務的工作人員,可在將軍面前,一句多余的話都不敢說。首長自律性很強,他并不嚴厲,但走近卻難。他讓我百思不得其解……
              
              忠誠
              
              我對韓練成將軍充滿了好奇。從相關資料上我查到:
              
              韓練成將軍解放后歷任第一、二屆國防委員會委員,第一、三、四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政協第五屆全國委員會常務委員,第六屆全國委員會委員。蘭州軍管會副主任、西北軍區副參謀長、蘭州軍區第一副司令員、軍事科學院戰史研究部部長、甘肅省副省長等職。1955年9月,蘭州軍區第一副司令員韓練成被授予中將軍銜、一級解放勛章。
              
              授銜前,周恩來總理曾征求過韓練成的意見:根據他的坎坷經歷和條件、貢獻,如果按起義的國民黨軍長對待,可以考慮授予上將軍銜。但如按他的入黨時間和當時的職務,只能授予中將軍銜。
              
              韓練成明確表態:“和平建國,我就該功成身退了,還爭什么上將、中將?何況,你是最了解我的人,我是什么起義將領?再說,我干革命本來就不是為著功名利祿。”他堅持按自己入黨時的職務、級別,接受中將軍銜。他不只是沒有接受按起義將領的授銜待遇,對發給他的按起義將領對待的獎金,也一次性地交了黨費。
              
              韓練成將軍是中國共產黨的優秀黨員,久經考驗的忠誠的共產主義戰士,優秀的軍事指揮員。將軍數十年深入龍潭虎穴,沉著冷靜應對,從隱蔽戰線一路走來……對他來說,每天都是新生活開始之日,也是危險隨時來臨之時。他分分秒秒為黨工作,分分秒秒命懸一線。將軍強大的心理防線,堅韌不拔的持久定力,讓心理醫生都難以解讀,讓我們欽佩不已!
              
              他用鏗鏘有力腳步書寫著紅色經典傳奇故事,傳遞著豐富的精神內涵。追思他艱苦卓絕的奮斗精神,追思他以國為家,以天下為己任的家國情懷。若沒有堅定的信仰,則不可能踐行對黨的最忠誠的誓言!他為忠誠而生,他為信仰而戰!
              
              我敬畏將軍,仰慕將軍,他的風采讓我念念不忘!
              
              真的,我十分敬重這位慈祥的老人――韓練成將軍。
              
              作者簡介:




              劉愷,男,1952年3月生,陜西華縣人。中共黨員,大專。知青,工人,牙醫,甘肅省作家協會會員。原蘭州軍區機關門診部退休,二次榮立三等功,曾被蘭州軍區評為“優秀退休干部”。曾受聘于省民政廳“轉變作風改善環境建設年”活動,任監督員。愛好文學,喜歡文字帶來的快樂。







            (責任編輯:張云文)
            >相關新聞
          1. 憶張藩將軍:一??坦倾懶牡幕ㄉ祝ㄒ粋€醫生眼中的將軍之十
          2. 杜紹三將軍領唱軍歌——一個醫生眼中的將軍系列之十五
          3. 韓先楚將軍的趣聞軼事(一個醫生眼中的將軍之十四)
          4. 回憶譚開云將軍二三事:一個醫生眼中的將軍系列之十三
          5. 孔俊彪將軍的乒乓情懷——一個醫生眼中的將軍系列之十二
          6. 黎原將軍青海高原行記
          7.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推薦內容
            ?
            網站簡介??|? 保護隱私權??|? 免責條款??|? 廣告服務??|? About Big northwest network??|?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隴ICP備13000024號-1??Powered by 大西北網絡 版權所有??建議使用IE8.0以上版本瀏覽器瀏覽
            Copyright???2010-2014?Dxbei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坐公交车被c了2个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