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源甘肅】秦漢時期甘肅的民俗文化

            時間:2020-05-13 12:11來源:大西北網-甘肅日報 作者: 點擊: 載入中...
              甘肅日報報特約撰稿人李清凌
              
              秦漢時期甘肅的衣食住行和節日慶賀,貫穿著秦人、漢人和當地少數民族的傳統生活習俗,是具有地方和民族特色的區域習俗文化,也是甘肅豐厚歷史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
              
              1.飲食

              
              武威磨嘴子漢墓出土的陶灶

              
              嘉峪關漢墓出土的彩繪切肉壁畫磚
              
              這一時期,甘肅飲食文化在秦人、漢人主要食糧,胡羌少數民族主要食肉的基礎上,一個重要的變化,就是甘肅與中原內地及西域飲食文化的交流。漢武帝時期張騫出使西域,“絲綢之路”開通,漢朝從西域引進了葡萄、石榴、胡麻(芝麻、亞麻)、胡桃(核桃)、西瓜、甜瓜、胡瓜(黃瓜)、菠菜、胡蘿卜、茴香、胡豆(豌豆、蠶豆)、扁豆、苜蓿、胡荽(芫荽、香菜)、萵苣、胡蒜(大蒜)、胡蔥(大蔥)、金桃、蓖麻、胡椒等,這些蔬菜、瓜果及香料的引進,大大豐富了中原內地及隴右菜肴的品種、烹飪方式和烹飪的色香味效果。同時,西域一些點心、菜肴的制作技術,如苦酒、胡飯、烤肉、油炸餅等也傳入內地?!短接[》引《續漢書·五行志》說:漢“靈帝好為胡服、胡飯,京師貴戚皆競為之。”一種飲食博得漢家天子、京師貴戚的喜歡,其傳播經過地甘肅也會近水樓臺先得月,大量試種、推廣和食用。該類植物和飲食在后世甘肅的廣泛種植和推廣,就印證了這一點。
              
              這一時期,包括甘肅在內的北方各族都喜歡“羌煮貊炙”。它是一種新的廚藝和食法。“羌煮”,是今日涮肉的濫觴。北魏賈思勰《齊民要術》介紹羌煮法,是先將好的鹿頭肉清湯煮熟,放水中洗后切成兩指大的小塊。再將豬肉切細做成羹,下長二寸的蔥白,細切姜及橘皮各半合,少量花椒,下苦酒、鹽、豉適量即成。一只鹿頭肉大致用二斤豬肉做羹。這種吃法,當是羌煮法傳入中原內地后,經過漢族廚師改進的技藝。因為文中提到的一些作料如豬肉多產于內地農業區,羌中飼養、食用并不普遍。橘皮是南方的產物,苦酒制法更是張騫從西域帶來的,不大可能是羌人的傳統作料。就是說,《齊民要術》介紹的羌煮,反映漢、羌各族飲食文化交流融會的歷史及其大眾化的優秀成果,原型的羌煮當比這簡單很多,它或許更像今日的白水煮肉。
              
              “貊炙”,類似于今天的烤全羊。東漢劉熙撰《釋名》說:“貊炙,全體炙之,各自以刀割。出于胡貊之為也。”貊(mò),原是東胡一支的族名?;蛑阜鲇?,或指高句麗,后并入匈奴。這里講貊炙法比較簡單,只說拿全羊在火上烤熟,食者各自用刀割取,出于胡貊人的食習。做法、食法當更接近于胡人的原始習慣。“羌煮貊炙”的肉鮮嫩味美,不但羌、匈等少數民族喜歡吃,傳入西域,受到西域各族的喜愛;傳入漢地包括隴右后,也深受漢人的歡迎,成為中國各族共同的傳統美食。直到今天,經過各民族、各地區廚師改進后仍以多種特色流行。
              
              能夠代表當時文明發展水平的餐具,主要有金銀器、青銅器、漆器等,但那主要是王侯、貴族、官僚的專用品。其中漆器是戰國秦漢以來出現的,尤為珍貴,能反映當時飲食器具的新發展。當時的炊器主要有鼎、鑊、鬲、甑、甗(yǎn,用作蒸煮);食器有簋、豆、俎、匕等;飲酒器有杯、耳杯等,盛酒器有壺、尊等,最普遍使用的當是陶碗泥甑之類的食具。
              
              漢人喜歡少數民族的飲食,少數民族也喜歡學習漢地的農作技術和面食。匈奴、羌人的開始農耕,氐人將農業當作主業,是學習內地飲食文化的基礎。
              
              2.衣飾
              
              秦漢時期,國家有一套服飾制度。從天子后妃到百官草民,都要按制度著裝。但在規定的禮服制度外,作為時裝,官民都喜歡穿。能夠代表當時衣飾文化發展潮流的,還是漢人同樣喜歡的胡服。
              
              胡服,指匈奴等少數民族的衣飾。包括冠、袴褶(kùxí,上穿褶,下著袴)、具帶(又作貝帶,胡名郭洛帶)、靴等。自從戰國中期趙武靈王(前325—前299年)向匈奴學習著裝,廢棄傳統的“衣裳”,實行“胡服騎射”,提高國家戰斗力和影響以后,各諸侯國都流行這樣的胡服。只是當時尚沒有“袴褶”這種叫法。漢代將胡服作為近臣、武士的服裝。當時的武冠,又叫武弁(biàn)、繁冠、大冠,是武官著裝的一部分。近代學者王國維認為,《東觀漢紀》所載東漢光武帝所服的“絳衣赤幘”及“赤幘大冠”“實為袴褶之服”,就是說,連光武帝劉秀也穿袴褶,戴大冠。東漢中期以后,袴褶就逐漸演變成士卒的服裝,武官也不給配穿了。王國維認為,“漢末軍旅數起,服之者多,于是始有袴褶之名。”袴褶不同于適合坐車、跪地的高冠博帶;它以短衣、長褲,束腰裹腿,便于騎射奔馳為特點,因而不僅在北方少數民族中,也在戰亂頻仍、兵戎不斷的中原內地包括甘肅受到歡迎和推廣。這是服飾文化領域胡漢交流的一個例子。當然,漢地對胡服在學習借鑒中也有許多改進,僅一個郭洛帶,就有大帶(無帶鉤)、革帶(有帶鉤)以及帶飾的多種變化。大冠也做了多方面的改進。
              
              秦漢時期活動于甘肅的氐人,或號青氐,或號白氐,或號蚺(rán,蟒蛇)氐,這些都是按其常穿的服色命名。氐族女子出嫁時穿衽露。它像漢族的袍,緣飾的形式又像羌服。羌人則是“被發左衽”。被發、衣皮、左衽,也是甘肅等地戎人的共同特征。甘肅武威磨嘴子第72號漢墓出土的木板人物畫,所繪人物正是被發、有須,著短衫緣邊,束腰帶、裹腿、穿靴的少數民族打扮。
              
              3.居止

              
              武威雷臺漢墓出土的綠釉陶樓院
              
              秦漢時期甘肅多民族聚居,其居住習俗也呈多樣化。官僚、豪強、富商、地主的府第、莊園或宅居,由堂屋、樓閣、亭臺、門闕等組成,雕梁畫棟,窮泰極侈。而一般民居,基本形式則是以土墻圍成院落,里面建有土木結構的瓦室或草房。多是“一堂二內”,即前面是堂屋,后面套兩間臥室。隴中、隴東黃土高原地區的居民,仍然是“陶復陶穴”,居止不離窯洞土屋。
              
              甘肅武威雷臺漢墓出土一座綠釉陶樓院,是明器(隨葬品),也是東漢后期豪強世家莊園的縮影。高官、富商、地主實用的莊園宅居,在主建筑庭院堂屋、左右夾室、后堂等以外,院子兩廂還建有車房、馬廄、廚房、庫房等。院子旁邊有私家園林等附屬設施。
              
              秦漢時期,甘肅有的民眾居住板屋。板屋最遲在《詩經》時代已是隴東南一帶的“戎居”。到了秦漢時期,它似乎已經演變成這里各族民眾共同的居住形式。所以,《漢書·地理志》說:“天水、隴西,山多林木,民以板為室屋。”
              
              以游牧為生的少數民族仍然居住穹廬,隨水草遷徙,而不是過定居的生活?!妒酚?middot;匈奴列傳》記載:“匈奴父子乃同穹廬而臥”,即匈奴父子同住一個帳篷,反映的就是這種習俗。西羌則亦牧亦農,除氈帳外,有的也住草舍。氐人耕田為生,居住的主要是土屋。
              
              4.節日和娛樂

              
              打秋千(古畫)
              
              秦漢時期甘肅漢地流行的節日,主要有元旦、人日、元宵、立春、上巳、寒食、清明、社日、端午、重陽、灶日、除夕等,其中大部分與中原內地相同,延續至今。
              
              節慶期間,人們會舉行各種娛樂活動。甘肅各族盛行的娛樂名目主要有歌舞、角抵、拳擊、六博等。其中的角抵類似于今日的摔跤運動。它源于黃帝時代,由軍事搏斗演化而來。相傳蚩尤部落七十二人,個個頭上有角,以角抵人,角抵或起名于此。漢代角抵成為百戲中的內容,后演變成相撲、摔跤。六博是古代一種擲采下棋的比賽游戲。武威磨嘴子漢墓出土的彩繪木雕六博俑,就是甘肅漢代存在這種比賽活動的實物例證。
              
              甘肅是匈奴先民活動的地區之一。匈奴的習俗是每年舉行三次“龍祠”,那是在正月、五月、九月的戊日祭天神。祭祀完畢,會集諸部討論國事,賽馬及賽駱駝為樂。按照匈奴的法制,每年正月各部首領小會于單于庭祠,五月大會于龍城,祭其先祖、天地、鬼神,八月大會蹛(diē,繞林木而祭)林,考核各部人畜發展的情況。這是將祭祀、議事和娛樂合并在一起進行,其熱鬧情景當是一年之最。
              
              打秋千這種娛樂也是從匈奴傳到漢地的。宋人高承《事物紀原》引《古今藝術圖》說:秋千,“北方戎狄愛習輕趫(qiáo,敏捷)之能,每至寒食為之。后中國(義同中原)女子學之,乃以彩繩懸樹立架,謂之秋千。”是說北方戎狄民族喜愛訓練輕捷矯健的運動,每到寒食節(夏歷冬至后105天,一般在清明節前一二日),人們都會來打秋千。后來內地女孩也模仿學習,將彩繩掛到樹枝上或架上,叫做秋千。這種運動可能早在春秋戰國時代就傳到中原內地了。還有一種說法,是秋千其名“本出自漢宮祝壽詞也,后世語倒為秋千耳。”(高承《事物紀原》引《古今藝術圖》)意思是說,秋千一名來源于漢朝宮廷為皇后、貴妃或太子祝賀生日的“千秋節”一詞,后世語倒成了秋千。這是至今猶存的一種大眾娛樂形式。
              
              5.交通

              
              現藏于甘肅省博物館的西漢彩繪木軺車(本版圖片均為資料圖)
              
              秦漢時期,有幾條國家級大道從甘肅經過。如從咸陽直達九原郡(治所在今內蒙古包頭市西)的“直道”,是秦朝抵御匈奴的專用軍事大道。中經甘肅隴東地區。秦始皇巡察隴右,修筑了咸陽至臨洮的“馳道”。漢朝繼秦之后,又在秦隴交界處開辟了回中道,也經過今隴東地區。
              
              漢代最著名的交通道路,是漢朝政府為了聯絡大月氏,夾擊匈奴而開通的“絲綢之路”。它從長安向西,橫穿今甘肅二千余里,經新疆帕米爾高原,進入中亞、西亞各地,是漢代,也是中國歷史上著名的與亞歐各國經濟文化交流的大動脈;它將甘肅同內地及西域連為一體。
              
              秦漢國家對帝王、后妃、百官的用車作了制度性規定,但對民眾出行尚無唐以后那樣嚴格的限制。三老(鄉官)、百姓、商人都可以用小型、輕便的軺(yáo)車。當時甘肅水上交通工具除了木船以外,還有木筏等。
              
              這一時期最有時代特點的交通工具,是騎馬的普遍化?!吨芤?middot;系辭下》有黃帝堯舜時代“服牛乘馬,引重致遠”的記載,但據唐人孔穎達的疏解,這句話中的“服”是駕車的意思,可譯為“駕”或“駕馭”。“乘馬”的“乘”,在這里是“車”的意思。“服”“乘”都不能理解為騎馬或騎牛,因為當時中原內地尚沒有這種交通工具或風俗。
              
              騎馬最早是匈奴人發明的。匈奴人不僅騎馬,還培育出了騾這種體力強健的優良畜種,當時人稱它為“駃騠”(juétí),被當做寶馬來看待。戰國中期以后以趙武靈王胡服騎射為標志,騎馬術已經傳到了中原內地,并在秦漢時期迅速地普及。秦始皇墓的兵馬俑,甘肅武威雷臺漢墓出土的銅騎士都證明這一點。雷臺漢墓出土的17個武士俑,手中有戟,胯下有馬,是當時騎兵的標準模型。武威磨嘴子第48號西漢墓出土的木制牛車模型,證明漢代民間運輸工具主要用牛車,漢簡中記錄的運輸工具,也以牛車為主。
              
              當然并不是任何人都有馬騎,安步當車仍然是普通民眾主要的出行方式。政府照顧德高望重的貴族、官僚中的老人,還會賜給他們鳩杖一類的助行工具。武威磨嘴子漢墓就出土一支彩繪木鳩杖。殘長71.5厘米,鳩長19.5厘米,鳩寬4.8厘米,鳩高7厘米,杖桿粗細均勻,鳩鳥橫臥杖端,口含食粒,非常生動。




             
            (責任編輯:張云文)
            >相關新聞
          1. 【溯源甘肅】秦漢時期甘肅的雕塑和工藝美術
          2.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推薦內容
            網站簡介??|? 保護隱私權??|? 免責條款??|? 廣告服務??|? About Big northwest network??|?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隴ICP備08000781號??Powered by 大西北網絡 版權所有??建議使用IE8.0以上版本瀏覽器瀏覽
            Copyright???2010-2014?Dxbei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坐公交车被c了2个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