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祝銅牦牛的鑄造出自誰手?

            時間:2019-11-26 19:40來源:大西北網 作者:郝厚璋 點擊: 載入中...

             ?。ㄌ熳c~牦牛承載著一個驚天的秘密系列之二)  

             
              
              ■郝厚璋
              
              對于天祝銅牦牛的斷代,或曰“元代”,或曰“鑄造時間不晚于明代”,或曰“或許是文成公主的嫁妝”。
              
              那么,該物件到底是屬于哪個朝代的東西?
             
              
              在搞清這個問題之前,我們先得搞清以下兩組問題。
              
              第一組:
              
              1.這幾件出土物有什么特征?
              
              曰:共出土3件,皆為青銅鑄造。2件銅馬銹爛到不可拼對的程度,當場就撇棄了。1件銅牦牛完好無損,是唯一保存下來的一件。再沒有其他物件出土,且之后出土地友愛七組的地界內及同位于哈溪河西側的幾個鄰近村落未曾出土過任何東西。
              
              2.這件銅牦牛的特征是什么?
              
              曰:(1)這件銅牦牛屬于國內青銅鑄造牛中之最大號。高77厘米,長118厘米,重75公斤。(2)造型簡捷利落,沒有加添任何多余的雕飾。最醒目的是,前腿、后腿與牛腰的過渡處作了斜切的藝術處理,而不是按真實牦牛的仿真設計。(3)整齊劃一的毛須處理手法。肚皮下雕刻出許多一貫到底的細絲以表示毛須,包括尾巴、眼眶在內的所有毛須以“篦梳式”整齊排列。(4)打磨盡細盡微。整體鑄造勻稱,系分件鑄造、焊鉚拼接而成,色感深沉略泛黃色。(5)與2件銅馬同蝕而獨完好,清除后的殘余銹跡明顯,底層銹跡呈泛白色特征。
              
              3.2件銅馬、1件銅牦牛同埋而不同朽,說明了什么?
              
              曰:有四種可能,曰埋入時間不同,曰鑄造時間不同,曰鑄造工藝不同,曰使用材料不同。
              
              關于埋入時間不同的可能性問題,據挖掘當事人回憶,埋藏以首尾緊挨串珠式排列,毫無疑問是同時埋入的。埋藏土坑未見積水浸泡和盜挖等痕跡,不存在同坑而不同環境的差別,而且挖掘過程比較小心,也不存在掘取破壞的情況。
              
              只能歸結于制作材料不同、鑄造工藝不同,或鑄造時間不同。
              
              4.出土地的特征是什么?
              
              曰:出土地名曰“甘肅天祝藏族自治縣哈溪公社友愛大隊峽門臺生產隊”,現名曰“天??h藏族自治縣哈溪鎮友愛村七組”。該村坐落于河西走廊東端的祁連山谷地,歷來為漢藏混住區域,屬于天祝草原牧區的一部分,距祁連山主峰烏鞘嶺不遠。過烏鞘嶺雪峰,西向即可進入祁連山南側草原,直通藏北草原。東向直抵陰山,可進入一馬平川的河套平原、內蒙古草原。北向穿過古浪峽,可進入河西走廊,直抵新疆。南向跨過黃河,可東入隴東黃土高原,也可西渡洮河進入青藏高原。此地是西北地區有名的“四控八爭”天險,歷史上是各民族交鋒爭奪的地帶。
             
              
              第二組:
              
              1.這類物件的功用是什么?
              
              曰:祭祀禮器。東方文化氣質明顯,超出漢文化輻射圈的可能性不存在。
              
              2.這類禮器屬于什么級別?
              
              曰:大型禮器,超出漢文化圈禮制規定的可能性趨近于零。當為國家級別禮祀用器,配享人至少為族群最高首領。其他人擁有即非法,這是漢文化輻射圈特有的規矩和法制規定,沒有例外。
              
              3.這樣的大型禮器誰有權力制造?
              
              曰:除非政權最高首腦機關,其他人鑄造即屬于違法。這是漢文化輻射圈的通行法則,沒有例外。
              
              4.這幾件禮器來源于哪里?
              
              曰:以地界論有三種可能,曰界內游牧民族,曰界外民族,曰漢民族。
              
              關于界外民族鑄造的問題,歷史上不曾存在過這種可能性。雖然青銅器制作歷史不僅僅局限于漢文化圈,但以這件銅牦牛的工藝水準、藝術風格論,漢文化輻射圈之外的民族沒有哪個能達到這樣的水準,也沒有介入到這個偏僻地方的歷史印記。從牦牛飼養、崇祀的地域及歷史看,只有在青藏高原曾經生活過的游牧民族才有這類需要。從漢文化輻射圈的族群實力和工藝水平論,具有這種可能性的民族是為數不多的。因此,只有漢文化輻射圈的游牧民族和漢民族,才有這種可能。
              
              顯然,同埋而不同朽的問題、哪個民族鑄造的問題,是對這件銅牦牛斷代的兩個要害性問題。





             
              
              為什么同埋而不同朽?
              
              據當事人回憶,2件銅馬與這1件銅牦牛都為青銅鑄造,但2件銅馬的材料略薄一點、軟一點,銹爛得很嚴重,以致于出土時就當即零散成片,稍一戳碰就碎裂散架,當天就被丟棄了。按理,如果是同一質地的材料、同一時代的鑄造,縱然厚薄的差別會導致銹蝕程度的差別,但差別再大,也不至于差別到如此懸殊的程度吧?很顯然,是鑄造工藝的不同,最主要的是制作材料的不同。按照青銅的衰變周期考察,還很有可能是鑄造的時間不同。這不僅意味著2件銅馬的用料遠遜于這1件銅牦牛,而且2件銅馬的鑄造時間與這1件銅牦牛的相差至少應在好幾百年。還意味著,2件銅馬的鑄造與這1件銅牦??赡懿皇浅鲎酝还に嚾郝涞墓そ持?。
              
              以漢文化輻射圈、青藏高原、飼養和崇祀牦牛這幾個特定條件去考察,人們自然地會聯想到藏族。(1)雖然這是一件十分精美的藝術精品,但從工藝風格等方面比照,這件銅牦牛與藏族工匠的同類作品及其他作品完全是兩路風格。(2)更重要的是,這件銅牦牛就根本不是什么牦牛。不信可以對比著看,無論是黑牦牛、白牦牛還是其他品種的牦牛,長毛肚子長毛腿是其基本特征,無一例外。至少,中國境內還沒有見過不是長毛肚子長毛腿的牦牛。而且除了一條牦牛尾巴,再就是肚皮下刻畫了一些表示毛的道道,整體形象的原型完全仿照的是黃牛。準確地說,它是一件黃牛身子、牦牛尾巴的“假牦牛”。再從藏族唐卡到宗教場所的祀器看,藏族工匠制作的牦牛作品無不是牦牛原型的寫真,就根本找不出一件黃牛身子牦牛尾巴的作品。何況藏族又是一個天天與牦牛打交道的民族,如果哪個工匠鑄造出一個黃牛形象來冒名,怎么可能被當作國家級的崇祀禮器?(3)如果假定是文成公主入藏時帶去的大唐皇家陪嫁品,如此重寶理當祀存于拉薩。既然能將大唐皇家陪嫁的碩大的銅佛搬運到布達拉宮,就斷無把同樣作為嫁妝的銅牦牛遺留在半道不取回的道理。即或是文成公主隨帶的漢族工匠所鑄,他們怎么可能沒見過牦牛?從布達拉宮的傳緒情況看,即使在歷史上的火災、離難中銅牦牛有被遠攜之天祝草原的可能,但以藏族人對祖宗圣物的虔誠,他們怎么可能善罷甘休?
             
              
              當然,歷史上曾經活動于青藏高原周邊的游牧民族不止于一個藏族。但不論是哪個游牧民族,只要飼養和崇祀牦牛,就不可能沒有見過牦牛,也就沒有誰會把牦牛鑄造成這樣一個黃牛身子的“假牦牛”。
              
              為什么會鑄造出這么一件黃牛身子的“假牦牛”?
              
              答案只能是,這群工匠沒有誰見過真正的牦牛。也就是說,這件“假牦牛”作品,并非飼養和崇祀牦牛的哪個游牧民族的作品,而是一件來自于青藏高原之外的東西。
              
              這件“假牦牛”的一個突出特點是大。說它是出土青銅牦牛中的特大號,大概沒有多少人會不茍同。不同于小件,大型青銅器特別是禮器的鑄造必須具備以下幾個條件:(1)有足夠的青銅資源。(2)有齊全的專業化冶煉、鑄造團隊。(3)有強盛的國力。(4)符合禮制規定。
              
              且看這件“假牦牛”作品,沒有太多的泡沫空隙,顯然是一次性配方、一次性溶液、一次性澆鑄。這說明青銅材料非常豐裕,更說明配方、爐溫、關鍵輔料配入火候的把控非一般工匠所能。從整體到局部均打磨得光滑平整,打磨之精細甚至到了不放過任何一個細微的程度。沒有任何多余的雕飾。特別是前腿、后腿與牛腰的銜接處,并非平滑過渡的仿真制作,而是作了斜切的藝術化處理,故而顯得簡闊大方。從設計到配方,從鑄造到打磨,其團隊的專業化程度不是一般工匠所能望其項背,其技藝之高精尖不是哪個游牧民族所能匹敵,其設計構思之天馬行空更不是民間工匠和地方官府之能夠。
             
              
              藝術品是時代的臉面,蘊含著一個時代的盛衰。一個王朝沒落的時候,不可能產生出精美的作品。這一點,無論是銅錢、瓷器、青銅器、塑像等等,還是歷史上的地方政權、短命王朝、亂世末朝,就是明證。因為材料的不確定性規定了,大型青銅器的鑄造完全不同于其他類型的工匠制作。流程化的團隊合作是青銅器鑄造的第一條,僅靠一兩個大師大匠不可能把各環節完成得盡善盡美。沒有一流的大師大匠團隊和各環節團隊的密切協作,就不可能鑄造出一氣呵成的一流作品。如果不是皇家且是盛世皇家,就不可能具備如此財力和擁有如此高水平的專業化團隊。即或是諸般擁有,又有多少人敢去冒禮制王法這個天下之大不韙?
              
              結論只有一個,這是一件味道十足的大漢氣象的作品,更是一件大師大匠的宮廷制造手筆,配享者也毫無疑問是與皇家級別相當的人物。如果不是一流的團隊、一流的合作、一流的條件,就不可能產生這件一流的作品,僅憑這一點就可以完全篤定。
              
              需要指出的是,青銅是古代鑄造錢幣、兵器、禮器的主要原料,是十分重要的戰略性資源,也是十分緊缺的爭奪性資源,屬于任何一個政權都禁令管制的壟斷性資源。沒有強大的控制力,就不可能擁有鑄造大型器件的青銅原料。沒有頂尖級的專斷,就不可能享有這份頂尖級的禮制權力。沒有強盛的國力,就不可能擁有如此高精尖的專業化團隊。沒有宮廷制造級的大師大匠,就不可能設計出這樣一流的作品,更不可能打磨到如此盡細盡微。
              
              還要強調的是,仿真寫實和過分雕飾,是古代游牧民族青銅作品的一個突出特點。如果對照這一條,就足以焊實以上結論。
              
              那么,這件銅牦牛是哪個朝代的作品呢?
              
              任何一個時代的作品,無不帶有那個時代的特征??疾煲粋€時代的作品,同一時代留存下來的作品就是最好的證明。這是我們進行斷代的起碼素養。
              
              對于這件銅牦牛作品的斷代,民國、清朝、明朝不予考慮。因為任何一個具有稍高修養的行內人都可以看出。
             
              
              是元朝嗎?
              
              雖然元朝曾經統治過這個地方,但以元朝青銅器的粗獷仿真就足以否定。特別是出身于游牧民族的蒙元統治者怎么會不熟悉牦牛,又怎么會接受一件黃牛造型的“假牦牛”?自北宋“靖康之變”后,包括官窯、鈞窯、汝窯、哥窯、定窯在內的宮廷制造級的各類工匠被金人一擄而空。以戰爭為主調的蒙元時代,不僅青銅工匠主要被役使于打造兵器,而且對青銅這樣的戰略性資源的控制達到了不恤人性的程度。即或是找得到一兩個大師大匠,也不可能完成團隊合作才能達到的這種盡善盡美。何況蒙元的血腥少文是出了名的,誰又敢奉上一頭“假牦牛”?這一點,短短80年的元朝留存下來的青銅器作品就足以為證,“靖康之變”后數百年青銅器等等制作的斷崖式衰落更是有力的證明。
              
              是兩宋嗎?
              
              誠然兩宋特別是玩樂皇帝宋徽宗時期,是世界藝術的一個巔峰階段。但無論以兩宋留存下來的青銅器作品為參比,還是從傳世宮廷畫、佛像、瓷器、建筑等等藝術品來玩味,兩宋崇尚的是一種書雅儒氣,藝術手法傾向于過分雕飾和過分細膩。正因為追求美的極致,那種濃厚的“文人氣”、“女人味”與這件陽剛氣十足的銅牦牛風格如同雪碳兩色。除了青銅器的一味仿古,兩宋至終就甚少自己的創意,這樣大型的青銅器件就幾乎不見。何況,兩宋至終從未穩定占據過天祝草原,也沒有過與青藏高原統治部族的重大盟誓、饋贈等類活動,也就沒有遺落這類大件青銅器件的機會和可能。
              
              是秦漢魏晉嗎?
              
              用料的差別,工藝的粗糙,過分的雕飾,無法打磨到盡細盡微,就足以否定。特別是這件銅牦牛用料中的黃銅特征、拼接焊鉚技術,更能加強這種否定。比照秦漢魏晉留存下來的青銅器作品,就能很清楚地支撐這個結論。
              
              是隋唐嗎?
              
              或隋朝,或唐朝,脫不出這個范圍。這一點,可以明確肯定。
             
              
              作者簡介:郝厚璋,生于涼州,學于蘭州,居于福州。文學作品發表于《中華時報》《讀者》及新華網、廣播電臺等刊物媒體。經濟社會研究成果發表于《新華文摘》《人民文摘》《國內動態清樣》《經濟日報》《經濟參考報》等刊物。
              

            (責任編輯:張云文)
            >相關新聞
          1. 天祝銅牦牛承載著一個驚天的秘密系列之三:銅馬何來?
          2. 天祝銅牦牛的出土被忽略近50年的重要細節
          3.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推薦內容
            網站簡介??|? 保護隱私權??|? 免責條款??|? 廣告服務??|? About Big northwest network??|?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隴ICP備08000781號??Powered by 大西北網絡 版權所有??建議使用IE8.0以上版本瀏覽器瀏覽
            Copyright???2010-2014?Dxbei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坐公交车被c了2个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