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akqqo"><xmp id="akqqo"><optgroup id="akqqo"><small id="akqqo"></small></optgroup>
<code id="akqqo"><xmp id="akqqo"><optgroup id="akqqo"></optgroup>
<center id="akqqo"><xmp id="akqqo"><center id="akqqo"><xmp id="akqqo"><optgroup id="akqqo"></optgroup><noscript id="akqqo"><div id="akqqo"></div></noscript>
<code id="akqqo"><xmp id="akqqo">
<optgroup id="akqqo"></optgroup>

抓住一個春天

時間:2018-07-17 13:47來源:大西北網-散文網 作者: 點擊: 載入中...

 

    鬧鐘哇啦哇啦地響了,我彷佛從另一個美好而舒適的世界里云游歸來,可是眼皮就是睜不開。
 
 
    「小弟,起來啦,還睡!」大哥在鄰床用那種自稱很sexy的聲音吼開。
 
 
    「起來個屁,禮拜天!」我翻個身,「上帝創造世界第七天也要休息!」
 
 
    「你個頭,等下媽來你不起來事小,我挨罵事可大了!」
 
 
    真的,哥們總不能互相殘殺,說起來老哥也怪可憐的,自從媽不知從那里學來的那套自認極端有效的「最新教育法」之後,老哥就變成了「代」罪羔羊,沒事被殺著玩的雞:口口聲聲「人為刀俎,我為魚肉」。
 
 
    其實我早知道媽罵他的真正目標是我,只是為了配合媽「故意」以為我不知道,然後讓我「自己去想」的程序而裝傻罷了。那種所謂的「間接」教育真比「直接」教育來得「直接」多了。子女教育法應該由我們這些子女自己來編。
 
 
    「甭坐在那兒裝死,對了,告訴你一個快速蘇醒法,我從讀者文摘里頭看到的,很有效!」
 
 
    「得了,我累的半死,如果還有那種閑功夫,我不會多睡一會兒?!?/div>
 
 
    「怎麼,睡了五、六小時還不夠?人家愛迪生老兄一天才睡三四小時哪,昨天漏電啦?」
 
 
    「去你的,大學生講話老是不乾不凈的!」我趕緊掀開棉被,跳下床來,因為老媽的拖鞋聲已由廚房到了餐廳了。哇:「春寒料峭」,真的,還是相當冷的。穿褲子,老哥在一旁笑。媽開始上樓梯,穿上衣,媽到門口。
 
 
    「媽!我起來了!」我大吼一聲,老哥又笑。
 
 
    「吃早飯了?!箣対M意地說,拖鞋聲遠去,解除警報。
 
 
    「哎,薄命的高三學生?!估细缯f??此媸娣厣鞈醒?,冷眼旁觀,真羨慕。
 
 
    「當老幺最倒楣,」我說。穿上毛衣。媽親手織的,慈母手中線,游子身上衣,下樓讓老媽高興一下。
 
 
    「少來,全家讓你一個,噓寒問暖,做錯事有人代你挨罵,還不知足!」
 
 
    「老哥,你不曉得,我一天到晚演三娘教子給你們看,可是總沒機會看另一個小子演『高三下學期』!」
 
 
    「小弟,你以為我們很喜歡看嗎?其實說,老哥是亂心疼的!」
 
 
    「你少肉麻當有趣!」
 
 
    「小弟,我是說真的,全家只有我了解你!」
 
 
    「謝啦,乾杯!」我端起空的咖啡杯子?!杆刻煸缟隙家葂x咖啡……」
 
 
    「你電視看多了!」老哥坐起來點煙。
 
 
    「發誓,」我舉起右手:「我那有時間看?」
 
 
    「快下去,等一會女高音復起,我看你又要頭破血流了!」
 
 
    「哎,讓我『薰』一口怎麼樣?」看他抽煙真蠻有意思的樣子。
 
 
    「少來,等考上大學以後再說!」
 
 
    「老哥,問你一句話!」我說。
 
 
    「說吧,小子?!估细鐝椓藦棢熁?,動作蠻性格的。
 
 
    「是不是考上大學以後什麼事都可以干!」
 
 
    「對,不對,」老哥說:「會槍斃的事情不能干!」
 
 
    大學生講話永遠像演戲。
 
 
    「媽,小弟賴床!」二姊在門口叫。她是唯恐天下不亂之類的,天下唯小人與女子難養。我把門打開,做了一個很性格的微笑。
 
 
    「賴你個頭,」我說:「你能不能留一個面子給我?」
 
 
    「你這種人是不罵不成器!」二姊說。她始終是自以為很了不起的,很「成器」的人。不過這也難怪,從小念的都是「一流」學校,沒有補習就考上第一志愿。想到這里,我覺得我們家里的人彷佛都不太對勁,當然包括她。比如說別人家是「嚴父慈母」,我家是「嚴母慈父」,而大姊,二姊這種女流之輩卻一個念化工,一個電機系;而寶貝老哥嘛,堂堂七尺之軀偏去念那種娘娘腔的教育系。要命!麻子常說我們家里的人都有神經病,我想有一點道理。
 
 
    「一天到晚迷迷糊糊的,還不快去刷牙,什麼事都要人家叫,自己也不想想幾歲了,我看你是不見棺材不流淚!」二姊說。
 
 
    我把浴室的門關起來。女孩子的嘴是鋼打的,男孩子的嘴是馬桶做的──這是我們物理老師說的,真的,很有道理,一個是永遠說不累,一個是又臭又臟。
 
 
    「老姊,」我把門打開,一邊擠牙膏,利用時間,忙里偷閑。
 
 
    「干嘛!」二姊正在梳頭,理工的,很有數學概念,六七,六八,六九……要梳一百下呢。
 
 
    「不是我捧你,真的?!刮艺f。
 
 
    「怎麼,有什麼好話是嗎?」七一,七二,七三……
 
 
    「你今天穿的夠騷的,」我說:「是不是挨『拔』去了?」
 
 
    順手把門鎖上,唱歌,大聲地唱:「怒發沖冠憑欄處……」,外頭鬼哭神號,山崩地裂,我對鏡子做個鬼臉,媽的,胡子又長了,唉,老了。
 
 
    大陽照到了餐廳的窗子,天藍得發亮,所謂碧空如洗是也。媽把落地窗呼啦呼啦地,全部推開,窗臺上那幾盆花正在媽的利爪下受罪,媽的動作就像小時候替我洗頭一樣,連撕帶抓的。
 
 
    「嘿,要開花了哪,老頭子,要開花了哪!」媽大叫大嚷的。
 
 
    「怎麼,自摸啦?」爸正徜徉在社論里頭,只有像老爸那種怪人才看社論。
 
 
    「菊花,要開了哪!」媽把整盆花從窗臺上搬進來。
 
 
    「看到了!」爸說著把手一揮,媽又抱出去。其實媽曉得,我也曉得,爸連瞧都沒瞧一眼。
 
 
    「爸!」我說。
 
 
    「嗯!」
 
 
    「你亂沒靈性的!」
 
 
    「什麼?」爸把【報紙】一丟,握著拳頭跳過來:「你敢批評我?」
 
 
    爸雖然老了,胖了,可是動作倒還是很靈巧,大概是當兵當久了的關系,你想想,從二等兵干到上校退伍要多久?二十多年哪!
 
 
    「不敢,爸,」我縮著脖子喝牛奶,爸喜歡抓脖子,五爪神功。
 
 
    「老幺,我看你吃到什麼時候,」媽在陽臺上說,唯恐天下不知的樣子?!脯F在幾點啦,補習來得及嗎?哎,自己也要想想,那麼大的一個人了,總不要媽一天到晚惦記著,媽會累!」
 
 
    「老幺,」爸低聲說:「快吃,快上課去!」
 
 
    二姊下來,老哥也下來,個個神采飛揚,星期天,約會天,對大學生來說。
 
 
    「爸早,媽早!」二姊。
 
 
    「媽早,爸早!」大哥,奉承派的。
 
 
    「還早哪?」媽頭也不回地說。
 
 
    「好棒的天氣!」二姊說:「春眠不覺曉,處處聞啼鳥!」
 
 
    「得體,得體,」爸說:「老幺,下面呢?」
 
 
    「夜來麻將聲,不知誰贏了!」我說,良機不再,沒有幽默感的人只不過是個行屍走肉而已。
 
 
    「老幺!」媽大吼一聲。
 
 
    「叛逆,叛逆呀!」二姊說。
 
 
    老哥在桌下踢我一腳,爸搖搖頭「六宮粉黛無顏色」地笑了一笑。神經病家庭,真的,男人女性化,女人男性化,甚至菊花也在春天開。
 
 
    講義、課本、筆記、紅筆、藍筆、車票、眼鏡,都有了,錢,沒有。
 
 
    「老幺,八點了!」高八度的花腔女高音。
 
 
    「來了!」我說。媽的弱點是不論她多生氣,多急,只要答她一聲,代表你在聽她的話,她就會心滿意足自動熄火。
 
 
    這是爸二、三十年來的臨床經驗,不過真的很靈,屢試不爽。
 
 
    「中午回不回來吃飯,你們?!箣屨f。
 
 
    「不回來!」三個都說。
 
 
    「老幺要回來!」媽瞪著我。
 
 
    「得了,那麼遠浪費時間,在外面吃飯好了,找個同學聊聊也好,學學人家念書的態度!」爸說。這就是常使我感激得痛哭流涕的父親。生我母親,知我者父親。
 
 
    「你不怕他去找個女學同聯絡感情?爸!」二姊滿嘴圈牛奶漬,可是就不放棄說話的機會。
 
 
    「老二,你不要講話好嗎?」老哥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皺著眉說,好老哥。
 
 
    「有錢嗎?」爸一邊說一邊掏口袋,意思是:孩子,我一定給你,不論你有沒有。
 
 
    「沒有!」
 
 
    「拿去,不要亂花!」爸快速扔過來,我趕忙接住。
 
 
    「拿多少?」媽說。
 
 
    「五十塊吧!」爸說,善良的爸,兩百元哪!
 
 
    「媽,我走了!」我打開門:「老哥,Have a good time!」
 
 
    「謝啦!」
 
 
    「二姊!」
 
 
    「干嘛!什麼遺言?」
 
 
    「你的腿越來越粗了,少吃一點!」我說。關上門,二姊她一定火山爆發可是不會影響到我,因為爸嚴格規定過,兄弟姊妹吵架只能在屋內,所謂家丑不可外揚也!樓梯口是非軍事區。
 
 
    我數著樓梯下來,越想越不甘心,這就是高三學生的beautiful Sunday的早晨,鬼喔!
 
 
    樓梯下也有人在推【腳踏車】,二樓的三千金,高三的可憐蟲。
 
 
    「嗨!」我說,太熟了,否則我真不會去和女孩子打招呼,非不為也,不敢也。
 
 
    「嗨!」她抬頭看看我;眼圈發黑,八成又是一個愛迪生?!干险n去?」
 
 
    「對,」我說:「上課去?」
 
 
    「對!」
 
 
    老套。同一個補習班上了個把學期了還問。
 
 
    天氣真棒透了。安全島上那些樹剛長出芽來,嫩綠的一遍,看起來真令人與舊想飛,何況身旁邊還有女孩子并轡而行,我真的以為在演文藝片。
 
 
    「哇,吹面不寒楊柳風!」她說。又是一個頗有「文學」素養的。
 
 
    「真的很舒服!」
 
 
    「喂!你早上都起不來是不是?」她笑著問。
 
 
    「沒有哇,誰說的!」
 
 
    「那怎麼每天早上都聽到你媽在那兒嘀嘀咕咕的!」她說,我注意到她握車把的手,可憐,骨瘦如柴哪!
 
 
    「女人嘛,總是羅嗦!」我說。
 
 
    「少惡!」她說:「其實我有時候也累的起不來!」
 
 
    「用功過度嘛!」我說。仁愛路四段,最美的路,而且有一個坦白的女孩子在招供,哇,美麗的星期天。
 
 
    「其實說,我真的一點把握也沒有!」她偏著頭說:「你呢?」
 
 
    「甭提,」我說:「我有時候覺得自己念得好多好多了,可是就不知道別人念的怎麼樣,想來想去很駭怕!」
 
 
    「我也是?!顾f:「對了,你家不是全上大學了嗎?你怕什麼!自備家教?!?/div>
 
 
    「算了?!辜t燈,停車?!咐湘⑷糇哟虿怀鲆粋€屁來,老哥社會組的,數學比我還破,二姊嘛,自己有自己的節目,只要不扯我後腿就行了!」
 
 
    「電機系那個?」她問。
 
 
    「是啊,沒事干專找我麻煩,還會教我!」
 
 
    「我好多同學也這樣,哥哥姊姊去別人那兒當家教,而自己在家……!」
 
 
    「是啊,我有時真搞不懂!」我說。
 
 
    一些國中的小毛頭穿得花花綠綠的又笑又叫地走過,郊游去的樣子,旅行袋露出烤肉的鐵絲網。
 
 
    「我很羨慕他們!」她說。
 
 
    「算了,三四年後還不是和我們一樣,受苦受難!」
 
 
    綠燈。等她起步趕上來。
 
 
    「嘿,你有沒有想過,考不上怎麼辦?」她說。
 
 
    「當然想過,男孩要當兵哪!」我說:「女孩子倒沒關系!」
 
 
    「不對,」她搖搖頭,皺著眉著:「我大姐考了一年沒上就不考了,結果找不到工作,一天到晚呆在家? ……的,我真駭怕我也會這樣,你知道,高中非學歷哪!」
 
 
    「結婚去嘛!」我笑著說:「長期飯票!」
 
 
    「德性!」
 
 
    「真的,」我說:「男孩子才糟,當兩三年兵一下來,什麼都忘了,再念也不容易了!」
 
 
    「那不要去嘛!」她滿臉真誠地說。
 
 
    「你開什麼玩笑,當兵又不是看電影!」
 
 
    「可是好多人沒去當兵哪!」
 
 
    「身體有病吧!」
 
 
    「那你不會去弄個病?!顾f。女人不足以論大事。
 
 
    「少來!」
 
 
    「其實,我有時也想過,就是念大學也是一樣,還不是念一堆書,念一念,又要干什麼?」
 
 
    「我也想過,可是我老哥叫我不要想那麼多,走一步算一步,千千萬萬的高中生在準備考大學,我們也是高中生,我們也要去考!」
 
 
    「我們都是高級盲從!」
 
 
    「早哪,高級,」我說:「我們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喂,你知不知道那些念大學,就如你哥哥姊姊,他們想的下一步是什麼?」
 
 
    「多哪,」我說:「比如說,今天禮拜天,他們想說,今天和誰約會去啦,到何方逍遙去?」
 
 
    「少惡!」她笑著說。
 
 
    補習班門口永遠像廢車廠,十飛三飛,新的舊的搞得滿走廊。
 
 
    一堆寶又在樓下排排坐,男孩子藉口多,等同學,天知道,到底是看女孩子。不過我很喜歡看到他們,這是真的,和他們講話比和……扯要爽多了。而且大家有默契,比如說他們明明看到我和女孩子一道來,想起哄,可是就不會當著女孩子的面,修養夠好的,一等她像病貓一樣爬上樓去,才開始口不留德地你一句我一句。
 
 
    「媽呀,我們真要自殺了,」「不錯,秀外慧中有氣質!」「介紹介紹嗎!」「你媽個頭,天天喊累,原來泡妞兒去了,怎樣,上不上道?」
 
 
    「停!」我說:「諸位老兄不要誤會?!?/div>
 
 
    「少來,男子漢敢做敢當!」
 
 
    「媽的,只不過同路而已,她住在我家樓下,碰巧一道來而已,不要想入非非好不好!」我說。
 
 
    「對呀,這才是近水樓臺先得月!」「省得問地址嘛!」「對,聯絡方便!」
 
 
    「鬼喔,老夫家教嚴格,連機會也沒有?!?/div>
 
 
    「相信你!」班頭說,我很佩服他,適可而止:「考上大學以後再說?!?/div>
 
 
    「嗯,這才是人話!」我取下書包說:「今天什麼課?」
 
 
    「英英數數化化物物!」
 
 
    「內容豐富,」我說:「上去吧!」
 
 
    「Good morning ladies and gentlemen !」英文老師說,全班嘩然,我笑著摸摸下巴,胡子又忘了刮,扎手。
 
 
    英文課大家喜歡,不是喜歡英文,而是喜歡老師,詼諧,可是有深度,上他的課一點不累,這是補習班老師的特長。
 
 
    「今天真是好天氣,郊游的天氣!」
 
 
    「對!對!」一堆病貓精神都來了。
 
 
    「看哪,陽明春曉,櫻花怒放,鷺鷥潭春水初暖,坪林正洋溢著青春的歡笑,而三月陽春,和風煦日,大地一片蓬勃,」他比手畫腳,出口成章,散文一篇,佩服!麻子拍拍我腿咧著嘴笑:「要得!」
 
 
    「而諸位卻委身屈就於課堂之中,棄美好世界於不顧,呆在那兒看老師唱獨角戲,說來實在可憐,令人不由得一掬同情之淚!」
 
 
    「是嘛,是嘛!」全班再度掀起高潮,甚至有人鼓掌。
 
 
    「可是,諸位要猛回頭地想想看,」他停了一下,走起臺步,忽然轉身抑揚頓挫地說:「春天到了,聯考還會遠嗎!」
 
 
    全體病貓哇的一聲,再度回到現實,麻子說:「這家伙真會濫用名言……」
 
 
    「諸位,你們都一流學府的一流學生,都有登峰造極,爐火純青的功夫!」他說,一本正經地,我不得不正襟危坐起來:「而你們也都知道,臺大傅園的杜鵑比陽明山的還要鮮艷,還要漂亮,明年春天,當各位擁著美麗可愛的女朋友,在臺大校園欣賞滿園春色之際,你們會深深覺得,雖然損失了一個春天,卻得到了永恒的春天!」
 
 
    病貓再度精神振奮,叫好連天。麻子說:「他一定念過群眾心理學,干議員一定很棒!」
 
 
    「報告!」有人舉手。
 
 
    「什麼事?」
 
 
    「請問老師,清華大學有沒有杜鵑花?」一個傻頭正經地問。
 
 
    「我不太清楚,有什麼意見嗎?」老師莫名其妙地反問他。
 
 
    「沒有啦,我第一志愿想填寫清大,可是怕損失一個春天之後,還要損失了永恒的春天!」傻頭說完一本正經地坐下,整個課堂如原子彈爆炸,天翻地覆,敲桌子,拍手吹口哨,趁機發泄。
 
 
    「我亂佩服這種語不驚人誓不休的烈士!」麻子說,我也同意,不過我真搞不懂那小子是真傻還是裝傻。
 
 
    「Ok, now,言歸正傳,翻開講義第五四頁,副詞與形容詞……」老師笑臉盡失。
 
 
    麻子跟我做個鬼臉說:「喜劇演完了,現在悲劇上臺?!?/div>
 
 
    中午,一堆人又聚在一塊,休息一小時哪,不長不短的,而且又昏昏沉沉地扯不出一點名堂來。
 
 
    「蹺課怎麼樣?」麻子忽然說。平地一聲雷,精神全來了。
 
 
    「生平沒干過那種事!」班頭連頭都不抬。
 
 
    「半天又有什麼關系,魁漢,你呢?」
 
 
    「無可無不可,」魁漢也無精打采的。
 
 
    「你媽的怎麼嘛?」
 
 
    「下午什麼課?」
 
 
    「化化物物!」
 
 
    「我沒意見!」我說。真的,物理化學還有一點心得。
 
 
    「到那兒去?」班頭抬起頭說。
 
 
    「想想看?!?/div>
 
 
    「陽明山,去抓住最後一個春天!」魁漢說。
 
 
    「媽的要死啦!」
 
 
    「老師說的嘛!」
 
 
    「也可以,散散心,儲備明天的干勁?!刮艺f。這種天氣,真的要命,好得真想出去跑跑。
 
 
    「班頭,如何?」
 
 
    「也罷,舍命陪君子!」他懶洋洋地站起來。
 
 
    「夠義氣!」
 
 
    我不知怎地想到了樓下的三千金,想到那副可憐的樣子,似乎也該去走走。
 
 
    「我去找那個女孩子一起去!」我其實是心直口快,半點念頭也沒有。
 
 
    「過分!」班頭說:「干嘛!約會去?得了,得了!」
 
 
    「不是,」我說:「我看她也是需要去散散心那一類的可憐蟲?!埂赴囝^,你開通一點好不好,你高三,人家也高三,你緊張
 
 
    人家也緊張哪,散散心,聊聊天又沒什麼大不了的事?!孤樽诱f。
 
 
    「對嘛!班頭,你自己心存不正,帶有色眼鏡,就和訓導主
 
 
    任一樣沒見識!」
 
 
    「去吧,去吧,要死大家一起死!」班頭說。
 
 
    「小于快去,」麻子似乎血壓升高,攀肩搭背地說:「為了不使她太勞累的關系,有辦法叫她多找個幾個!」
 
 
    「麻子,你真心存不正了!」我說。
 
 
    「唉,難得好天氣!」麻子說。
 
 
    那可憐的病貓正趴在欄桿曬太陽,也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樣子。
 
 
    「嗨!」我說。
 
 
    「干嘛?」
 
 
    「敢不敢蹺課?」
 
 
    「干嘛?」一副世界末日的樣子。
 
 
    「你早上不是說『吹面不寒楊柳風』嗎?要不要去享受享受?」我說。
 
 
    「神經,難怪你媽要罵你!」
 
 
    「我跟你講真的,去山上跑一跑舒服一點,埋在這兒真會死掉,何況你我都是乖孩子,又不是像別人一天到晚亂跑的?!?/div>
 
 
    「少惡,」她說。迷湯之下信心動搖?!缚墒窍挛缬姓n!」
 
 
    「什麼課?」
 
 
    「地地歷歷!」
 
 
    「那有什麼好上的,自己念還不是一樣,老師又不會重寫歷史,身體要緊,花半天功夫換幾天精神,劃算啦,自己身體要自己照顧!」
 
 
    「去那個山?」她說??窗?,人同此心心同此理,這叫做垂死前的掙扎。
 
 
    「陽明山,地靈人杰?!?/div>
 
 
    「什麼時候走?」她說?;剡^頭開步走。
 
 
    「現在,快去整理一下,門口見,對啦,多找幾只病貓,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我說。
 
 
    「好吧!」她急忙進教室去。
 
 
    「如何?」樓梯口大夥緊兮兮地如臨大敵。
 
 
    「成了!」我說。
 
 
    「喲呵!」魁漢沉不住氣地叫了出來:「看吧,同病相憐!」
 
 
    「你們上道一點好吧!」班頭說:「大家不要不乾不凈,扯進感情糾紛,我告訴你們,純散心,非郊游,別忘了高三下哪,考大學要緊?!?/div>
 
 
    「班頭」麻子欲哭無淚地說:「你別自以為是保羅紐曼好不好,一個下午就會扯上感情糾紛,我看你自己要上道一點!」
 
 
    「是嘛!是嘛!」魁漢說。
 
 
    「是你個頭!」班頭老羞成怒推他一把,大夥兒呼嘯下樓,別了補習班,別了課本,哈哈,春天。
 
 
    「春天不是讀書天!」魁漢拉著車子如泣如訴地說。
 
 
    我在想要是校長看到這一群叛逆不知道會不會暈倒。九個傻頭,五女四男,離聯考僅有一百多天,嬉皮笑臉游山玩水。
 
 
    陽明山頂游人洶涌,為了表示清白起見,九個人前後相距將近十八公尺。
 
 
    「好風景!」魁漢呆頭呆腦的說。
 
 
    「看那些花衣服,那些笑容就值回票價了?!孤樽诱f:「真是春城無處不飛花!」
 
 
    「補習班就沒有!」班頭說。
 
 
    「對,高三教室也沒有!」
 
 
    「高三學生都是殯儀館那堆!」
 
 
    「你媽,吉利一點好嗎?」
 
 
    「對,你應該說高三學生都是大學預科,臺大先修班!」
 
 
    「烏托邦!」班頭說:「一群不知死活的人的心理自衛!」
 
 
    「快樂一點嘛!」麻子說:「既來之,則樂之?!?/div>
 
 
    紅花綠樹,空氣清醇,吸一口氣就像喝一百杯咖啡,吃一千??搜a,全身細胞都活過來,太舒服了。
 
 
    「嘿,你們不要走那麼快好嗎?」三千金在後頭呻吟。
 
 
    「該死,我們,」魁漢說:「後面還有人哪!」
 
 
    找一個地方休息休息。
 
 
    「到辛亥光復樓去如何!」班頭說:「喝咖啡去!」
 
 
    「咖啡?媽的,我打死你!」麻子代我發難。
 
 
    「拒絕進入屋內,」一個女孩說,眼鏡夠水準,臉色蒼白,高三的,一看即知:「我好久沒好好曬一曬了!」
 
 
    「不要曬,曬紅了,回去包被逮!」三千金說。
 
 
    「才不哪,我媽知道我到外面去走過,她一定很高興!」她說。
 
 
    「好媽媽!」四個男孩異口同聲,默契夠棒的。
 
 
    「我看我要認你媽媽當乾媽了!」魁漢說。
 
 
    大家都開懷大笑,笑得路上那些人都回過頭來,我真的羨慕那些人,年紀和我們差不多,可是他們就沒有聯考的威脅。大學,大學。
 
 
    「嘿,你說,如果我們和她們一樣沒有聯考威脅,多棒!」另一個女孩說:「自由自在的!」
 
 
    「可是他們卻羨慕我們還能念書,還能錢來伸手,飯來張口?!?/div>
 
 
    「人都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對了,你們有沒有想過,念大學與沒念大學有什麼不同?」
 
 
    「有啊,起碼念完大學想看什麼抓起來即可看得懂!」
 
 
    「那倒不一定,你的意思是外文的書?」
 
 
    「對呀!」
 
 
    「那如果念國文系,或者其他外文少的呢?」
 
 
    「起碼可以具備了更深入地去探討某種學問的能力!」
 
 
    「那不同又在何方?賺錢的人專講究賺錢,我們說他們沒靈性,沒有精神生活,可是我念丁組,如果考上商學院那還不是講究賺錢,那有何不同?」
 
 
    「對,更何況書念多也不一定賺更多錢,」魁漢說:「人家王永慶不一定要念大學,可是他公司有多少大學畢業的,甚至碩士博士!」
 
 
    「話不能這樣講,」班頭說:「念大學的目的無論如何爭辯也辯不出個名堂來,因為我覺得世界上矛盾的事情太多了,比如有人說學歷無用,要實力,又有人鼓勵我們說要向王云五先生一樣自學苦讀,可是每年就有幾萬人往大學的門沖,所以我的觀念是既然念了書就好好念,能考上沒什麼,不考上也沒什麼,反正粥少僧多,只要人能在自己喜歡的工作上發揮,那念大學與不念大學有什麼兩樣,一個在圍墻里念,一個在圍墻外念而已!」
 
 
    「班頭,那你的意思是你是烈士派的,能上則去,不上則棄?」
 
 
    「可以這麼說,」班頭躺下來:「我志愿只填自己喜歡的,父母無法干涉,因為叫我去念我不喜歡的東西,那不如不念,用那四年可以搞一些經驗和樂趣出來!」
 
 
    「我倒沒想那麼多!」三千金說。
 
 
    「我也是,」我說:「真的,我還搞不懂,不過如果搞懂了,萬一走火入魔連書都不去碰一下那不是死了,因為我知道我家人啦,親戚啦,老師啦,一定不喜歡我在圍墻外邊念,沒面子,就是念得比別人多也沒人曉得,因為連文憑都沒有!」
 
 
    「同感!」
 
 
    「可憐,你們」麻子說:「死都不知道為什麼死?!?/div>
 
 
    「停!」班頭說:「不談這些東西,好好休息,難得浮生半日閑,曬曬太陽也好,魁漢,不要擋住我的陽光!」
 
 
    「是,哲學家?!?/div>
 
 
    大家都沉默了,九個人九個軀體九個理想一個目標,有意思。
 
 
    「嘿!我想到了,」麻子說:「考大學就像我們打籃球,贏了的贏了,輸了的輸了,等洗好澡穿好衣服,大家都一樣,不一樣的只是贏了的人會記得他們贏了一場,輸了的人也記得他們輸了一場,但是下一場就不知道誰輸誰贏了!」
 
 
    「那你所指的『下一場』是那一方面的?!鼓莻€蒼白的四眼女孩說?!竿?!」班頭說:「我們沒資格談這些啦,讓大人去談吧,大家曬曬太陽,就把他當作我們現在是球賽前的熱身運動,搞不好等下比賽取消,連輸贏都分不出哪!」
 
 
    「對,不談這個!」
 
 
    「可憐,我媽只知道我不念書會死,可是就不知道我沒光合作用也會死!」魁漢說著,女孩子都笑起來。
 
 
    「去去,你以為你是什麼?仙人掌?」
 
 
    「非也,我好像是大海中浮萍一片……」魁漢唱著。
 
 
    花鐘指向三點,陽明山的太陽真好,真想待著不走了,沒有課本,沒有教室,補習班,只有藍色的天和一群臉上滿是笑容的人。
 
 
    「喂,你二姊」三千金拍拍我指著前面。
 
 
    「小子,真的,你媽的死定了!」麻子幸災樂禍地說。
 
 
    二姊一眼便瞧著我了,大概是為了家丑不可外揚的關系,把她身邊那個穿得很土的可憐蟲塞到一邊,半走半跑地過來,臉上的表情真比死了兒子的寡婦還難看,我這下子真的死定了。
 
 
    「老幺,你來!」她站在前方不可一世的樣子。
 
 
    「干嘛?」我硬著頭皮過去。
 
 
    「你還好意思問我干嘛,你補習補到這兒來啦!」她從我右肩望了望後頭說:「還帶女孩子,你找死呀!」
 
 
    「老姊,你別緊張好不好,我們只是來散散心罷了!」
 
 
    「你要聯考了知不知道?」
 
 
    「廢話,就是為了聯考,拚的快要死了,所以才偷來半天到這兒換換氣,曬曬太陽光合作用罷了!」
 
 
    「你還嘻皮笑臉的,我看那有大學丟在地上讓你撿!」二姊說。
 
 
    「考大學并不是拚老命呀,大學誠可貴,生命價更高,二姊,留得青山在那怕沒柴燒!」
 
 
    「好,回去我看你還會不會吟詩作對!」二姊說,轉身走了。
 
 
    「二姊!」我叫著。
 
 
    「干嘛?懺悔???」她樂乎乎的樣子。
 
 
    「你男朋友真土!」我不知從……
 
 
    「你真的不見棺材不掉淚!」
 
 
    去吧你可以享受春天,我也可以。
 
 
    「你二姊說什麼?」麻子問。
 
 
    「她說散散心是應該的,真正的健康是身心兩方面的平衡?!?/div>
 
 
    「難怪她考上電機系?!谷Ы鹫f:「三民主義好熟!」
 
 
    黃昏的歸程,車子踩起來有勁多了。
 
 
    「喂,我真的舒服多了,也有精神多了!」三千金滿臉通紅。
 
 
    「我也是?!?hellip;…,老媽大概己經灌足了枇杷膏準備發揮,老爸一定失望的躺在沙發上喘氣。不過話說回來也相當值得的,過濾過的神經輕松的很,雖死無憾。
 
 
    「喂,你第一志愿填什麼?」她偏過頭問。
 
 
    「還沒決定,」我說:「八成隨波逐流!」
 
 
    「從小學開始不是就寫作文說我將來要做個什麼家什麼家嗎?」
 
 
    「對呀,我要做個幻想家!」我說。
 
 
    「說正經的」她說。
 
 
    「不曉得,說正經的,」我回過頭說:「你呢?」
 
 
    「外文系?!?/div>
 
 
    「這又是什麼家?」
 
 
    「回家!」
 
 
    她把車子踩的飛快,黃昏倒又涼起來了,「又是乍暖還寒時」。真太詩情畫意了。
 
 
    我慢慢地鎖車子,爬樓梯,拖延時間,準備長期抗戰。
 
 
    「喂,你累了是不是?」三千金說。
 
 
    「沒有??!」
 
 
    「我晚上還要趕一堆講義呢!」她說:「你晚上用什麼提神?!?/div>
 
 
    「咖啡,有時吃克補,不過後者是我媽的主意,你呢?」
 
 
    「茶,濃茶加檸檬,」她說:「我姊姊的主意?!?/div>
 
 
    「你知不知道放榜以後,如果萬一不幸考上了,我第一件事情要干什麼?」
 
 
    「我不曉得,不過我第一件事情一定把教科書、參考書全部燒掉!」她一本正經地說,咬牙切齒地。
 
 
    「喲,咱們心有靈犀一點通,來,握手!」
 
 
    「少惡!」她打開門,只開了一小縫,手往後揮了幾下一閃即逝。
 
 
    我提著書包上樓,裝出一臉不在乎的樣子。
 
 
    「回來啦!」媽說:「累了吧,快洗澡去!」
 
 
    好家伙,「累了吧」這可是連諷帶刺的「教育法」之一,大概磨好刀,準備痛宰了,不過看她的臉并沒一點慍色。媽不是好演員,她裝不出來的。
 
 
    「媽,二姊回來了嗎?」試探軍情。
 
 
    「喲,什麼時候也學著關心起別人來啦,早回來了,」她說:「快洗澡去吧,今天天氣好,暖洋洋的?!?/div>
 
 
    我實在搞不懂,管他的,上樓再講。
 
 
    「老幺,晚上想吃什麼菜?」媽在下面說。
 
 
    「紅燒克補,清燉咖啡!」
 
 
    「老幺!」媽大聲地說:「你怎麼啦!」
 
 
    「青菜!媽?!?/div>
 
 
    「你什麼時候能長大!」媽嘀嘀咕咕的。
 
 
    我實在想不通,西線無戰事,安全上一壘。
 
 
    「老幺!」二姊站在那兒,重新換了衣服,一身鵝黃,蠻有青春氣息的,念大學的人真舒服,有朝氣。
 
 
    「干嘛,定坐看戲?免費招待!」我說著把書包丟進房?……?……
 
 
    「老幺,聽說你今天蹺課!」
 
 
    「對!」
 
 
    「蠻有勇氣的嘛!」老哥說:「不愧是我弟弟!」
 
 
    「少來!」
 
 
    二姊也進來,三堂會審眼見就要開始。
 
 
    「我沒告訴媽!」二姊說,一大施舍。意外。
 
 
    「老幺,念書是自己的事不是別人的事,」老哥說:「我知道,你很累,可是千萬撐下去,不能放松?!?/div>
 
 
    「其實我也曾和你一樣,有一段日子真受不了,」二姊說:「可是我是撐下去了?!?/div>
 
 
    「老么,說真的,現在跟你說你也許會懷疑,但念大學是有它一份意義和收獲的?!?/div>
 
 
    老哥說著從書包上拍下一些草屑,也拍落了陽明山的和風煦日。
 
 
    「我曉得,」我說:「其實我也想念,因為已經走了十二年漫長的路了,再走四年又何妨?今天我不過是受不了這種天氣的召喚,而去散散心罷了,你們又何必那麼緊張?」
 
 
    「那怎麼帶女孩子去!」二姊說。不上道。
 
 
    「老姊,她們也和我們一樣,只是散散心罷了,」我說:「二位放心,我還清醒得很哪!」
 
 
    「聯考??!」老哥說:「原諒你!」
 
 
    大事化無。說來家庭還蠻溫暖的,春蘭秋桂常飄香。
 
 
    「老幺,我男朋友如何?」二姊說。
 
 
    「同班的?」
 
 
    「不是,土木工程的!」一副志得意滿的樣子,那小子不知道怎麼挑的。
 
 
    「臺灣的亞蘭德倫!」我說。真想笑,土木工程,難怪,土里土氣一點靈性也沒有,不過配二姊綽綽有余。
 
 
    「謝啦!」她轉身出去,風度絕佳,我噓了一口氣。
 
 
    「你看過她的他了?」老哥問。
 
 
    「看過了!」我躺下床來。
 
 
    「比起我怎麼樣?」
 
 
    「媽呀,差了一大截,又土又寶,」我說:「老哥不是我捧你的,你亂性格的,尤其是抽煙的時候!」
 
 
    「謝啦,要不要來一支品嘗品嘗!」老哥樂昏了,大學生還是很容易上當的。
 
 
    夜涼如水,洗完澡遍體舒暢,春天是讀書天。
 
 
    「老哥,你說,念了大學是不是很多事情都可以干!」我問。
 
 
    「廢話!」老哥躺在床上說:「上大學就是長大了?!?/div>
 
 
    「好,大學大學我和你勢不兩立了!」
 
 
    「怎麼,破釜沉舟哪,有志氣!」
 
 
    「不錯,我撈到了一個春天,還要擁有永恒的春天?!刮易匝宰哉Z的說。
 
 
    「啥?」
 
 
    「我說,我胡子亂扎手的!」
 
 
    「鬼喔!」
 
 
    美麗的春天,美麗的星期天。明天不知是怎麼樣的春天哪!
 
(責任編輯:陳冬梅)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推薦內容
網站簡介??|? 保護隱私權??|? 免責條款??|? 廣告服務??|? About Big northwest network??|?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隴ICP備08000781號??Powered by 大西北網絡 版權所有??建議使用IE8.0以上版本瀏覽器瀏覽
Copyright???2010-2014?Dxbei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欧美z0zo人禽交欧美人禽交
<code id="akqqo"><xmp id="akqqo"><optgroup id="akqqo"><small id="akqqo"></small></optgroup>
<code id="akqqo"><xmp id="akqqo"><optgroup id="akqqo"></optgroup>
<center id="akqqo"><xmp id="akqqo"><center id="akqqo"><xmp id="akqqo"><optgroup id="akqqo"></optgroup><noscript id="akqqo"><div id="akqqo"></div></noscript>
<code id="akqqo"><xmp id="akqqo">
<optgroup id="akqqo"></opt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