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世友留給張國燾一個謎

            時間:2016-06-06 08:01來源:大西北網-中國民兵 作者: 點擊: 載入中...

                1935年10月初,張國燾“自作主張”宣布成立“臨時中央”后,率部繼續南下。在百丈鎮,紅四方面軍的主力部隊被國民黨的川軍三面包圍。紅軍指戰員頑強地和敵人浴血奮戰,終以萬余名紅軍將士的生命為慘重代價打開了一個得以突圍的缺口。


                紅軍指戰員們飽經戰爭的創傷。眼下,天寒地凍、缺衣少食又死死地糾纏著這支南下的部隊。朱德、劉伯承等高級將領也在這支南下的隊伍中。


                朱德看著日漸減員、疲憊不堪的隊伍,想著這些優秀的指戰員正在張國燾錯誤路線指揮下與中央的方針背道而馳,心里頗不是滋味。他已多次公開與張國燾進行辯論,表示不同意南下的做法。這一切,使張國燾對他產生了怨恨。


                張國燾為了實現其另立中央的野心,曾千方百計地拉攏德高望眾的朱德,后來他見自己是在白費心機,便立起歹意,企圖暗害朱德、劉伯承,以除去面前的障礙。于是,一個不可告人的陰謀計劃,在張國燾的腦海中初具輪廓……


                張國燾決計要對朱德和劉伯承下毒手了。他反復和自己的心腹、紅四方面軍參謀長李特商量,數易人選,最后決定把這個特別的機密任務交給紅四軍軍長許世友具體執行。許世友手下有一個警衛手槍營,聞名紅四方面軍,個個都是神槍手,百發百中。


                張國燾對李特說:“你悄悄地去和許世友軍長商量,從他警衛手槍營里抽幾個人,再探探他的口氣,好讓他思想上也有個準備。”


                李特聽后,倒出了一口涼氣:“許世友的脾氣你是知道的,他仗著自己武藝高強,打仗勇敢,除了認您和徐向前的帳,其他人的話他根本不聽。還是張主席親自向他交待為好。”


                張國燾狠狠地說:“不除掉朱德和劉伯承,就沒有我們立足之地。一不做二不休,我和許世友當面談清。你現在就去請他來。”


                許世友推開了張國燾的門,立正敬禮:“張主席,你找我有事?”


                張國燾微笑了一下,熱情地拉過一把椅子,請許世友坐下、然后又遞過去一支香煙,開口道:“最近部隊情況怎么樣?”


                許世友長長地嘆了一口氣,看著張國燾說:“這第二次過草地,人員減少了不少。眼下,戰士們吃了上頓沒下頓,餓得情緒也不太穩定。”


                張國燾接過話茬兒,拍了拍許世友的肩膀:“困難是眼前的,只要我們紅四方面軍的官兵團結一心,是會克服的。世友啊,記得我到大別山的時候,你還是連長,我們在一起共事只有短短5年的時間,你已經成為一軍之長了,手下有萬兒八千的人,進步很快嘛!”


                張國燾講到這里,故意停頓了一下,然后顯得傷感起來,重重地嘆了一口氣:“嘿!四方面軍的徐向前、陳昌浩,以及你們大別山土生土長的王樹聲、李先念、王宏坤,哪一個不是我一手提拔起來的?嘿!可是你們有些人竟然同朱德、劉伯承串通一起,暗地里反對我,要求北上。這還是紅四方面軍的干部嘛,對得起誰?”他說著說著,擠出一串眼淚來。


                “張主席,你……”許世友被哭愣了。


                “世友”,張國燾擦著淚說,“無怪叫人傷心。唉,四方面軍這些干部都是我一手提拔的,他們當面叫我張主席長張主席短,背地里卻要把我的部隊拉給毛澤東,實在可惡!”張國燾的大掌重重拍在桌子上。


                許世友是個急性子,不知張國燾深更半夜叫他來是什么用意,還這么動情傷心,便說:“張主席,我覺得北上的方針……”


                “什么方針?”張國燾的臉一下子拉得老長老長,“那是徹頭徹尾的逃跑主義路線!世友啊,你應該學會在斗爭中識別真假,他們總司令、總參謀長算是哪一道上的人?哼!中央紅軍從瑞金出發時8萬多人,現在只剩下兩萬多;而我們四方面軍呢,從大別山出發時不足3萬,現在已發展到10萬雄師,誰的路線正確,誰是英雄豪杰,誰偉大還要讓人明說嗎?實踐已作了證明。如今他們借著中央的名義,打著吞并我們四方面軍的算盤,不說我,你能愿意嗎?”


                許世友清楚張國燾講的那些話不是真的。兩軍在四川懋功會師時,四方面軍確實是兵強馬壯,比中央紅軍強大多了;可現在呢,四方面軍單獨南下以來,損兵折將,兵員損失慘重……自從張國燾宣布另立中央,許世友已經從心底感覺到,一向在自己心目中以黨的化身出現的張國燾,頓時失去了原有的光彩。


                沒等許世友回答,張國燾用手在他的肩上按了一下,說:“我有一件重要任務交給你,這是對你的高度信任,成功之后,你就是我們四方面軍的總司令。”


                許世友迷惑不解地望著張國燾:“張主席,這……不……”


                張國燾緊緊盯著許世友說:“我要秘密除掉朱德和劉伯承!”


                許世友一聽到這個消息,大吃一驚。但他畢竟是訓練有素的軍人,歷經腥風血雨的考驗,雖是吃驚,但表面上還是顯得異常鎮靜。他猛然間聯想到了在大別山肅反時,張國燾以“反黨”的罪名秘密殺害著名紅軍將領許繼慎、周維峒、徐朋人等人的情景:想到了前不久在卓克基大森林里被張國燾派人暗殺的紅軍著名軍事指揮家曾中生……這些都是和許世友朝夕相處的戰友??!


                現在,張國燾又打起了朱德和劉伯承的主意,這個張國燾真是陰毒??!


                張國燾殺害紅軍高級將領的殘酷手段,讓許世友不寒而栗。


                “張主席,我覺得這樣做不好。在紅軍的隊伍中,朱德和劉伯承可不是一般的小人物!”許世友說出了自己的看法。


                張國燾明顯地不高興了,瞪著許世友說:“什么一般不一般的人,什么大人物小人物,他們早就想搞掉我張國燾。搞掉了我張國燾,還有四方面軍嗎?還有你許世友嗎?真是沒有見地,一介武夫!”


                張國燾說最后一句話時嗓門特別大。這時門被人推開了。許世友望了一眼來人,見是四方面軍政治部保衛局的局長馬煌。這個人可是張國燾身邊的紅人,張國燾指到哪里,他就打到哪里,專干殺人的活兒。許世友心里不禁一征:他是不是也要對我下毒手?還是防著點好。


                馬煌先向張國燾行了軍禮,然后沖著許世友點了點頭,就近找了把椅子坐下來。


                張國燾以命令的口氣說:“許軍長,從你們警衛手槍營里抽出10名政治上可靠的神槍手,由保衛局的馬局長帶領執行。具體的事,你就不要多管了。”


                此時的許世友清楚知道張國燾在四方面軍的家長作風,如果不在口頭上答應張國燾,自己今天是出不了這個10平方米臥室的。過于魯莽,只能表示不明智,只有暫時爽快地答應下來,才能爭取時間設法保證朱德總司令和劉伯承總參謀長的生命安全。于是,許世友站起了身,重重地向著張國燾點了點頭,說:“張主席,服從命令是軍人的天職,況且又是你的命令,我服從!”


                “好,不愧是我培養起來的優秀干部。馬局長,你具體和許軍長研究一下行動方案吧。”張國燾的嘴角終于又掛上了笑意。


                馬煌向許世友身邊靠了靠,神秘地低語道:“10名神槍手,一定要過硬,必須百發百中。他們的任務就是專門打掉朱德和劉伯承。”馬煌一邊說著,一邊從兜里摸出一張地圖,指著上邊的一道紅線說:“從這里到阿依拉山大約90公里,我黑夜帶人到這里設下埋伏,后天下午,朱德和劉伯承將帶領一個警衛排從這里經過。他們是騎馬而行,大約10點到這里。我們居高臨下,給他們來個片甲不留!嘿嘿嘿……”馬煌說到這里做了個抹脖子手勢,那張蒼白的長馬臉放著光彩,奸笑從眉角溢出:“許軍長,10名神槍手明天上午10時趕到我處報到,我要親自試試他們的槍法,交待任務。夜晚7點鐘,執行任務的戰士全部換上國民黨士兵的服裝,之后便出發,這樣會以假亂真。”


                聽完馬煌的執行方案,站在一旁的張國燾贊許地點頭:“好,想得周到,士兵換上國民黨軍隊的服裝作偽裝,事完之后,國民黨的報紙將要發表特大新聞,共產黨的紅軍總司令朱德和總參謀長劉伯承被國軍某部擊斃于阿壩通往哈拉瑪去的阿依拉山上……”


                “還有一個問題”,許世友不解地問,“朱德和劉伯承怎么會通過阿依拉山?如果通過阿依拉山,他們不就北上了嗎?”


                馬煌詭秘地笑著說:“奧妙就在這里。他們迫不及待地要求北上。張主席正好來個順水推舟,明天通知他們先到紅原口,帶領那里的先頭部隊北上,張主席率總部隨后就到。實際上是騙他們的。你看行嗎?”


                “嗯!”許世友點了一下頭。


                “那就這樣辦!”張國燾上前親熱地握住了許世友的手。


                自從朱德隨四方面軍南下以來,許世友耳聞目睹朱德的奇聞軼事和他高尚的品德,內心里越來越敬重這位紅軍之父了,特別是朱德的黨性原則,更讓許世友嘆服。自從張國燾另立“中央”起,朱德就和張國燾唱對臺戲。朱總司令的地位和分量,張國燾是掂量過的。沒有朱德的支持,張國燾的“中央”也好,“軍委”也好,都成不了氣候。張國燾對朱德是又氣又恨,終于想出了這個惡毒的招數。就在罪惡和陰謀的雙手伸向朱德時,許世友這位粗中有細的將軍將要悄無聲息地來一個將計就計。


                回到軍部,許世友把睡夢中的警衛手槍營營長叫醒。這是許世友最可信賴的部下。


                許世友把營長叫到自己的房間里,如此這般地交待了一番,然后以極端嚴肅的口吻說:“記?。褐辉S成功,不許失??!”


                警衛手槍營營長看著軍長嚴肅的神色,知道事關重大,他“啪”地一聲立正,敬禮說:“請軍長放心,保證完成任務!”


                僅僅是過了幾個小時之后,藍天下,朱德率領一支馬隊在輕快地前進。


                朱德從來沒有像今天這么輕松愉快。他不知道張國燾突然改變南下的決定是否又暗寓著什么陰謀,但張國燾讓他去紅原口率領四方面軍先頭部隊重新北上已經成為事實。他認為,如果張國燾能夠回頭還不算太晚如果他真正改正錯誤依然是個好同志。他感到高興的另一個原因就是很快就要見到毛澤東……


                高興之余的朱德,看了一眼同他并排急馳的劉伯承,劉伯承臉上同樣閃現出興奮的光彩。


                張國燾親自帶著一支騎兵部隊,尾隨在朱德、劉伯承的馬隊之后,也出現在無垠的大草原上。


                張國燾和許世友率領的騎兵隊伍來到阿依拉山口,前方有一道斜長的狹谷,張國燾猜想,馬煌設下的伏兵可能就在那個地段……


                張國燾顯得十分興奮。在靜靜的大山里,他催馬前行。倏然間,一個人在前面不遠處的一座破廟前向這邊招手呼喊。張國燾和許世友催馬向前。這時,馬煌從破廟前跌跌撞撞跑過來:“張主席,張主席……”


                “怎么回事?”張國燾吃了一驚。難道……此刻他的臉一下子變得陰沉。


                “我,我們……剛到山口,就遇,遇上了一群藏族土匪,他們是從側翼沖下來的,沒等我們射擊,他們就先開了槍,個個都是神槍手……”


                “其余的人呢?”許世友問。


                “他們都負了傷,被捆綁在廟里,我也是剛掙脫繩索,土,土匪把我們的槍都搶走了!”


                “飯桶!你壞了我的大事!”張國燾說完急三火四地向廟里走去。


                30多名身穿國民黨服裝的紅軍戰士有的傷了手,有的傷了腳,但都是輕傷,一個個都被捆得結結實實。


                張國燾轉過身來,怒視著馬煌,道:“你為什么沒有受傷,嗯!”說完便拔出腰間的勃朗寧手槍。


                馬煌下意識地知道自己的命要完了,“撲通”一聲跪在地上連聲求饒道:“張主席,張主席,我跟隨您多年,您就……”


                張國燾一腳將他踢開,眼中射出可怕的兇光,馬煌又把目光轉向許世友軍長,絕望地呼喊:“許軍長,許軍長……”


                “砰!砰!”兩顆子彈射了出去,馬煌倒在一片亂石堆上,雙目絕望地看著張國燾,嘴唇嚅動著:“張主席,這……里面有……”他的頭偏向一側,閉上了眼睛。


                許世友微微一笑,凝望著那斜長的狹谷,仿佛看到了朱德總司令和劉伯承總參謀長騎著駿馬疾速地向前奔馳的背影。


                許世友就這樣給張國燾留下了一個謎。這位自命為紅四方面軍最高統帥的張國燾,直到1979年老死異邦時,也沒有解開這個謎。

            (責任編輯:陳冬梅)
            >相關新聞
          1. 許世友智救朱德劉伯承
          2. 抗戰時周恩來為何被傳“將成為張國燾第二”?
          3. 晚年毛澤東擔心文革難以為繼 希望許世友支持文革
          4. 張國燾何以淪落到凍死異國
          5. 張國燾胞弟張國庶正名紀實
          6. “文革”時期毛澤東對許世友的特別關照
          7.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推薦內容
            網站簡介??|? 保護隱私權??|? 免責條款??|? 廣告服務??|? About Big northwest network??|?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隴ICP備08000781號??Powered by 大西北網絡 版權所有??建議使用IE8.0以上版本瀏覽器瀏覽
            Copyright???2010-2014?Dxbei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坐公交车被c了2个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