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農青年大鬧廣州

            時間:2014-04-01 08:30來源:羊城晚報 作者:葉曙明 點擊: 載入中...

              “文革”期間,在廣州的兩大派的武斗中,許多人覺得是中學生沖在最前頭,打得最兇猛,其實,除了學生、工人外,還有一批人相當活躍,就是“文革”前上山下鄉的支農青年。他們大部分是從1950年代初起,因未能升學而被動員到農村去參加農業勞動的高中、初中畢業學生。他們許多人在農村曾受到種種不公平待遇。政府最初承諾三年輪換下鄉,也沒有兌現。因此,積壓了一肚子的怨氣。


              “文革”剛開始時,他們在農村造反,“首先揭發公社、各大隊的黨內一小撮走資本主義道路當權派,把紅色政權奪回革命群眾手中”,并且“封閉公社、各大隊的黨內一小撮走資本主義道路當權派整理革命群眾的黑材料,替被打成‘反革命’的革命群眾、革命組織平了反”.但很快他們的斗爭鋒芒,便指向所謂的“劉、鄧、陶為首的舊安置系統執行的資產階級反動路線”了。一批批支農青年喊著“支農青年要自己解放自己”的口號,紛紛殺回廣州“鬧革命”.


              1966年底刮“經濟主義”風的時候,許多支農青年已經返回廣州。他們真正要爭取的,主要是城市戶口和回城工作的權利。武斗開始后,這批不愿返回農村的支農青年,便成了讓軍管會最頭痛的人。支農青年由于怨氣大,膽子也大,無所顧忌,先是包圍省軍管會,又是要錢,又是要糧。陳德指示:“給線、給糧、給飯吃,如未帶糧、帶錢,可采取開條子、記賬的辦法。”并在省軍管會里騰出地方給他們住。


              但支農青年在省軍管會住下以后,又轉去包圍農墾廳。1967年的7月6日,支農青年6123支隊(一個群眾組織名稱)闖進農墾廳職工飯堂,砸開倉庫,搶去1000公斤大米。7月7日,又揚言要再去搶糧,還要揪斗廣東省副省長羅天。但這次農墾廳屬下勞動大學另一派組織的潮州學生,已經嚴陣以待,雙方發生了械斗。


              6123支隊400多人,包圍了農墾廳大樓,用檑木、棍棒、石頭往里攻。晚上,住在省軍管會大院內的100多名支農青年,嘯聚成群,前往農墾廳支援,一路上叫嚷“不奪回羅天誓不罷休”,嚇得沿途居民家家關門閉戶。據警司作戰處的報告稱:


              羅天在農墾廳被圍,勞動大學在樓上,樓下是支農青年,現雙方談判(警司主持,軍管小組參加,雙方代表參加)。談判結果:一、8日下午15時30分勞動大學交給支農青年,到12日上午8時30分支農青年把羅天交給勞動大學。二、雙方都要保證羅天的生命安全。


              但到了7月12日,支農青年沒有把羅天交還。據農林水軍管小組反映,為了搶斗羅天,隨時可能發生大規模武斗,6123支隊已準備好了七輛汽車和兇器。勞動大學也在準備去搶羅天。兩派搶來搶去,鬧得滿城風雨。


              軍省軍管會革委會認為,“目前仍存在一些問題,干擾了斗爭大方向。一是武斗增多;二是刮起了一股平反風;三是回到城市的兩萬多支農青年,有的受壞人利用,把斗爭鋒芒指向中央,指向周總理。”兩萬多人,這是一個非常龐大的數字,如果卷入武斗,對廣州的局勢,將造成非常嚴重的惡果。


              因此,廣東省軍管會革命委員會(擴大)會議發出警告:“當前武斗日益增多,不斷發生傷人和死人的事件。據最近發生的幾起武斗事件看來,搞武斗的人多是支農青年,此外還有廣州兵團、八一戰斗兵團等,已經使用了手榴彈,個別的動了槍……如果不采取有效措施制止武斗,打擊挑動武斗的壞人和殺人兇手,而僅僅是發生武斗后才去勸勸架,事后又不作出嚴肅處理,那樣,將會使我們漸漸控制不住局勢,武斗就會越斗越大,出現新的反復。”


              11月初,兩派雖然都把大聯合高唱入云,但一度沉寂的武斗,卻有復熾跡象。11月2日,大批支農青年包圍了市一宮、紅半總總部和勞動局。他們向市一宮投了兩枚手榴彈,炸傷三人(后死亡二人),又向勞動局投了兩枚手榴彈。爆炸聲震碎了市民的美夢,為大聯合投下了濃濃的陰影。


              11月14日,周恩來在人民大會堂安徽廳接見廣州赴京雙方代表。周恩來談到支農青年問題。他說:“廣州還有一些遺留問題,沒有解決好。首先是支農青年。不光是你們廣州有,上海、南京、長沙、武漢……都有。他們說上山下鄉是黑指示,這是錯誤的,是站不住腳的。知識青年上山下鄉是主席的號召,城市的青年要到農村去,城市的不能都在城市,要消滅三大差別嘛。農村是廣闊的天地,農村需要大批的知識青年,有利于消滅工農差別嘛!他希望兩派不要互相指責,要做自我批評,盡快解決這個問題,讓支農青年回到農村去。”


              到了1968年下半年,不僅支農青年要回農村去,廣州市“老三屆”的32萬畢業生,大部分都要到農村去。昨天他們還是“破四舊,立四新”、奪權、武斗的急先鋒,今天便落得個“同是天涯淪落人”的結局了。這也是他們始料所不及的。

            (責任編輯:陳冬梅)
            >相關新聞
          1. 2018年文化和自然遺產日主場城市活動在廣州舉辦
          2. 清代洋人廣州“逛花市”的秘密
          3. 陳毅之子“文革”后婉拒關照
          4. 光友街十四號從林彪大院到廣州市委大院
          5. 民國廣州婚俗:新人需獲“婚檢”證明
          6. "文革"時周恩來指示保衛故宮 文物鎖倉庫避免浩劫
          7.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推薦內容
            網站簡介??|? 保護隱私權??|? 免責條款??|? 廣告服務??|? About Big northwest network??|?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隴ICP備08000781號??Powered by 大西北網絡 版權所有??建議使用IE8.0以上版本瀏覽器瀏覽
            Copyright???2010-2014?Dxbei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坐公交车被c了2个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