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考證:楊開慧坐月子時毛澤東給誰寫情詩?

            時間:2014-01-10 10:43來源:北京青年報 作者:徐焰 點擊: 載入中...

            毛澤東

             

              最近,首部全景展現偉人毛澤東生平的大型史詩電視劇《毛澤東》正在央視熱播。該劇用全新視角展現毛澤東從韶山出生、讀書求學、參加革命到建立國家、治理國家波瀾壯闊的一生。毛澤東不僅是一位有著輝煌業績的政治家、軍事家,還是一位著名的詩人、詞人。


              作為革命家的毛澤東在詩詞中充滿沖天豪氣,不過他后來也曾自我總結說:“我的興趣偏于豪放,不廢婉約。”毛澤東早年所寫的一些情詩,恰恰表現出典型的婉約風格,1923年12月寫下的《賀新郎·別友》又可謂其中的代表作。不過,這首情詞中所寫的“友”到底是誰呢?

             

             

              《賀新郎》在1978年發表,隨之出現疑問

             


              毛澤東啟蒙就學時便很喜歡詩詞,直至80歲時還在動筆寫詩,可以說詩詞伴隨了他的一生。在探索“改造中國與世界”而進行革命斗爭的幾十載崢嶸歲月里,毛澤東寫下過眾多詩詞,而且與同時代的文人一樣好寫舊體詩詞。


              毛澤東去世前,一般人能讀到他的詩詞只有新中國成立后發表的39首,即1964年出版的37首和1975年又發表的2首。毛澤東去世后的兩年后,他所寫的一首《賀新郎》于1978年9月在《人民日報》公開發表,并說明是1923年時寫給楊開慧的抒情詞。當時發表的全文是:


              揮手從茲去,更那堪凄然相向,苦情重訴。


              眼角眉梢都似恨,熱淚欲零還住。知誤會前番書語。


              過眼滔滔云共霧,算人間知己吾和汝。


              人有病,天知否?


              今朝霜重東門路,照橫塘半天殘月,凄清如許。


              汽笛一聲腸已斷,從此天涯孤旅。憑割斷愁絲恨縷。


              要似昆侖崩絕壁,又恰像臺風掃寰宇。


              重比翼,和云翥。


              這首《賀新郎》發表后,讀者紛紛贊美全詞的意境頗有古代“長亭送別”的風格。不過有些專家感到其中“要似昆侖崩絕壁,又恰像臺風掃寰宇”的詞句不像是那個時代的話語。因為1923年以前的毛澤東沒有可能表述他在60年代以后那種熱度非常高的“世界革命”思想和藍圖。從全詞起承關系看,這一充滿了“掃寰宇”般“革命豪情”的詞句同整首詞以及下闋的意境也不相符。經歷過那個特定年代的人,會感到這兩句明顯帶有“文革”印記,于是有人懷疑這到底是不是1923年所寫?


              對此疑問,了解毛澤東寫作風格的人后來說明,這位領袖對過去的作品總在不斷修改,對自己的詩詞多年后仍對字句不斷推敲修正。“要似昆侖崩絕壁,又恰像臺風掃寰宇”這兩句,恰是在“文革”后期的1973年加上去的。


              對這首《賀新郎》,毛澤東又體現了少有的重視,在1961年曾將此詞親手書寫交給貼身衛士張仙鵬,叫他好好保存。1973年冬天,毛澤東在重病纏身時又讓人拿來12年前的原稿,反復斟酌加以修改,最后又將這首詞加上“別友”的標題,并注明是1923年12月所寫,交給了保健護士吳旭君抄正保存。


              看到“別友”這一標題,再看一下毛澤東標注此詞寫于1923年12月,知道作者生平的人仔細琢磨后又會產生一個疑問,那就是這首表現男女離別的情詩是寫給誰的?1920年末毛澤東同楊開慧已經結婚,至1923年12月已生下毛岸英、毛岸青兩個兒子。寫作時一向用詞嚴謹的毛澤東,此時稱呼楊開慧明顯應該用“妻”而不應用“友”.這首詞中描繪的那位“熱淚欲零還住”的美麗倩影,即“人間知己”的“友”,自然應該是一位女朋友,那么她到底又是誰呢?

             

             

              陶斯詠系新民學會時的女友,應是“別友”對象

             


              1978年9月發表詞作《賀新郎》之時,中共中央十一屆三中全會尚未召開,過去神化領袖的習慣還存在。當時按照傳統理解,已婚兩年的毛澤東寫下的男女告別情詞自然被解釋為贈給楊開慧。


              但有些歷史當事人如易禮容就不以為然。


              擔任全國政協常委的易禮容,曾同毛澤東、陶斯詠一起參加新民學會并且相互熟悉,在1921年還參加創建了共產黨長沙小組??吹竭@首《賀新郎·別友》后,他便對該詞是贈給楊開慧的一說提出異議,認為可能是寫給陶毅的。


              陶毅,字斯詠,是毛澤東在湖南第一師范和新民學會時的女友。她生于1896年,原籍湘潭,于1916年考入周南女子中學師范二班,與著名的女革命家向警予同窗,因思想開放激進被稱為“周南三杰”之一。在1918年成立的新民學會中,出色的女生有陶毅(斯詠)、任培道和向警予三人。她們后來也都是國內知名人物,陶斯詠成為一位教育家,曾在湖南開辦學校,卻不幸于1931年早逝。


              毛澤東在長沙湖南第一師范上學期間,曾同陶斯詠交往密切并有過很深的感情,毛陶分別時在幾年間也有書信來往。2007年中央電視臺熱播的《恰同學少年》這部電視連續劇,便向全國觀眾揭示了這段往昔佳話。2011年為紀念中國共產黨成立90周年,國內拍攝并播出了多部電視劇,里面一再出現了陶斯詠的形象,已經廣為關心毛澤東生平的人所知。包括正在央視一套播出的《毛澤東》,里面也有陶斯詠和毛澤東共同創辦文化書社的鏡頭。


              青年毛澤東作為一個“揮斥方遒”的高才書生,在長沙城內是人所矚目的俊杰,年齡又在二十多歲,有豐富的感情生活才是正常的,只是過去因神化領袖避而不談這些。其實若如實地講述毛澤東年輕時的情感過程,不會有損他的形象,還能讓人看到這位年輕時即有名氣的“潤之先生”真實的人生經歷。


              “書生意氣”時毛澤東的難能可貴,在于個人情感能服從于追求的理想。在新民學會的多次討論中,陶斯詠主張“教育救國”,她雖支持毛澤東“改造中國與世界”的口號,卻不贊成也不愿走暴力革命的道路。毛陶之間由于有家庭和政治追求不同等原因,有情人最終未能成眷屬。


              1918年9月,毛澤東離開長沙前往北京,經第一師范時的恩師楊昌濟向李大釗推薦,在北京大學圖書館當了助理員。據毛澤東1936年在陜北對斯諾回憶第一次北京之行時所說,“在這里,我遇見而且愛上了楊開慧。她是我以前的倫理學教員楊昌濟的女兒。”


              1920年1月楊昌濟病逝,隨后楊夫人攜女返鄉,楊開慧在李淑一父親的幫助下到長沙上中學。此時毛澤東已回長沙主持新民學會的工作,毛楊二人也明確了戀愛關系。據李淑一回憶,這時毛澤東曾向楊開慧寫過情詩,即現已收入詩詞集的《虞美人·枕上》。不過楊開慧當時的嫂子、楊開智的妻子李一純(后來又曾先后嫁過李立三、蔡和森)看到毛澤東同陶斯詠仍有來往,直接問他到底是喜歡“霞姑”還是陶毅?毛澤東馬上向楊開慧這位性急的嫂子說明,心愛的人只有霞姑(即楊開慧)。 (責任編輯:陳冬梅)

            >相關新聞
          1. 革命領導人都愛吃什么?
          2. 革命領導人都愛吃什么?
          3. 領袖年夜飯:毛澤東吃剩菜 周恩來吃包子加稀飯
          4. 20世紀50年代,毛澤東與作家張恨水見面
          5. 毛澤東當年為何決定不向日本索賠?
          6. 毛澤東最后10年在中南海游泳池邊度過
          7.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推薦內容
            網站簡介??|? 保護隱私權??|? 免責條款??|? 廣告服務??|? About Big northwest network??|?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隴ICP備08000781號??Powered by 大西北網絡 版權所有??建議使用IE8.0以上版本瀏覽器瀏覽
            Copyright???2010-2014?Dxbei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坐公交车被c了2个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