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藝謀婉拒“國師”封號:這個詞招人恨??!

            時間:2012-01-05 11:37來源:南都娛樂周刊 作者: 點擊: 載入中...

            張藝謀在北京接受采訪
             

              張藝謀執導的《金陵十三釵》上映好評如潮,不少人認為這是張藝謀近年來最好的作品。但讓人好奇的是,那邊廂制片人無比熱情地申奧,這邊廂張藝謀卻不斷給媒體潑冷水,這到底是為哪般?日前,張藝謀接受記者采訪,暢聊《十三釵》沖奧以及中國電影的商業化與國際化。在談到如何看待獲封“國師”稱號時,張藝謀嚴詞婉拒:“這個詞招人恨??!”
             

              自《阿凡達》在中國擄走十億票房,這事就成了國人的一塊心病。何時輪到咱國產大片呢?所以當《金陵十三釵》制片人張偉平喊出這個目標后,正可謂暗合了民意。評判今次的影片營銷是否成功或許還為時過早,但相比之前熱鬧嘈雜的映前口碑,這次反其道而行的饑餓營銷法讓大家覺出了不同,也比以往更激起了觀眾的好奇。
             

              更讓人好奇的是,那邊廂制片人無比熱情地申奧,這邊廂張藝謀卻不斷給媒體潑冷水,這到底是為哪般?但多年的事實證明,無論導演有多低調,多么保持平常心,作為第五代的旗手,與張偉平的品牌捆綁營銷十年、歷經奧運開閉幕式國際盛會,在“中國崛起”的民意狂潮下,他只能接受“國師”稱號的各種考驗—首先就是票房了。
             

              商業與國際化的原創
             

              “只能說感動人、打動人才是商業”
             

              這是中國電影,這也是世界的電影—來自24個國家的演職人員讓《十三釵》在形式和價值觀實現了與國際接軌;同時也是張藝謀的電影,排成直線炸坦克和教堂彩色玻璃,都體現了張藝謀對色彩和儀式感一以貫之的偏愛。
             

              記者:這次好多人看完之后,覺得有 《辛德勒名單》 的那種情懷。
             

              張藝謀:我承認“情懷”二字,也希望這個作品有情懷,我不想從所謂宏大敘事入手,那樣就容易得不到某種人性的東西。我自己希望是從人的故事出發,因為(嚴)歌苓的小說就是鎖定在一個教堂內,她已經給了我這樣一個氣息,雖然我們加了戰爭——那是為了電影的文武之道,場景的里外轉換,是電影的動作,它有視覺,所以電影是需要有它的特色的。
             

              記者:不是為商業而商業?
             

              張藝謀 :電影是需要有它的規律的,從這個角度,需要有些外景戲,需要有些動作戲,倒不是說,為了商業,咱們打仗!說話就不商業嗎?郭德綱說得好,場場是商業。所以它不是說某種形式就把商業固定在某種形式上。只能說感動人、打動人、吸引人才是商業,什么東西都可以入戲。這個電影打仗才是商業嗎?兩場仗不到10分鐘,兩個小時二十多分鐘的電影,它就那十分鐘商業就過去了,后面就不商業了?絕對不是的。所以情懷很重要,是我想的,也是我在這個電影中希望能得到的。
             

              記者:從技術上說這部電影很勞心勞力吧?
             

              張藝謀 :這個電影,服裝師拿一扣子來,說導演我做過調查研究,這是1937年的扣子,我都不信。我說,你必須給我看文字,拿圖,你為什么作這個決定?;I備期間,我跟所有部門都這樣說,他不給我拿資料,我就不看。我們所有的槍用真正的那個型號的槍打、錄。后來我們在美國給奧斯卡評委放片,連奧斯卡有些評委都說這句話,張導演,我覺得你這個仗打得很有質感,你這個聲音非常真實。哎呦,我說我謝謝你。我們沒有白費。那都是懂行的人。
             

              記者:據說片中瞄準手榴彈打槍、引爆啊、直線坦克等設計都是你們自己原創的?
             

              張藝謀 :它是逼出來的。爆破團隊是世界一流的??墒撬麄冊趤碇袊熬鸵屇憬o它提供幾百張圖,他們所有材料都要拿自己的,聯合國認證的那個規范化的產品。我之前拍了3部動作片,盡管大家各種評價,這些經驗讓我受益匪淺,我按照動作片的規律和我積累的經驗,就把這場仗提前在腦子里想出來,然后,畫出圖來給他們,他們就簽約,準備材料。
             

              記者:從這些方面來看,是有國際化的一個操作思路吧?
             

              張藝謀:你要讓我從另外一個人角度看這個電影,它當然有許多這樣的元素,就所謂的離奧斯卡最近,但這是中國人的觀點,我始終是給大家潑點冷水吧,我愿意讓我自己清醒。中國人的觀點認為它是國際的,奧斯卡所要的,那什么是奧斯卡所要的,你知道嗎?奧斯卡報名電影,我們就說外語片吧,它有60多部,或者80多部,這個報名數量,你都看過嗎?沒看過。那你怎么知道你是最靠近的呢?(笑)它不是哪個體育比賽,咱拿到報名名單,就已經知道前三了。
             

            張藝謀導戲現場
             

              沖奧與集體愿望
             

              “賣到10億,要得奧斯卡,我沒這么想過,我就是平常心去這樣做”
             

              “沖奧”與其說是張藝謀的夢想,不如說是中國人的集體愿望,奧斯卡在某種程度上暗合了對大國在文化上崛起的期盼,而張藝謀只是一個投射—至少張藝謀本人很鎮定,他說:“(《十三釵》)絕不是什么所謂進軍奧斯卡的角度去想的,如果這樣,那就太庸俗了。”
             

              記者:這次我隱隱感覺到,有當年 《英雄》 的感覺。這次是把中國的電影拉向國際舞臺,包括影響力,陣容,方方面面的,都是一種國際化的水準。
             

              張藝謀 :我倒認為,這只是一方面。其實我們如果能起到提升質量的作用,就可以了。我們現在電影最重要的是質量要高。我覺得如果能在提升質量上有所建樹的話,我就很高興。
             

              記者:質量這個東西怎么評定呢?
             

              張藝謀 :(嘆氣)在人的心里吧。何況在網絡上,在媒體上,在各方面,因為心態各種各樣,也難以統一化。何況還有在商戰上各個利益集團的博弈,它都無法有統一標準。全世界沒有一個權威機構可以統計人心。
             

              記者:那不可以用獎項嗎?相對公平。
             

              張藝謀:不見得,真的不見得。我都當評委會主席多少次了。也是現場氛圍和評委心理所造成的。所以我們常常這樣說,得獎的未必是好電影,不得獎的未必是差。好電影是在人心里,但你無法得知,無法統計,無法被告知。
             

              記者:是不是因為你到了這個階段了,已經很超脫了。你看你都導過奧運會開幕式……
             

              張藝謀:也可能。因為初期年輕導演,他要靠獎項奠定江湖地位,來吸引投資,他要想辦法,就是心里這樣想,嘴上雖然裝,他一定要靠這個才被大家認知。這是沒辦法的,是個敲門磚,所以那個時候的年輕導演說的是另外一個話,想的是另外的,可能是跟你說的那個有關吧。我不否認。
             

              記者:這次真的要是奧斯卡得獎了?
             

              張藝謀:真是我當然很高興,但它是一步一步,現在名兒都還沒提,咱說這個干嗎啊。
             

              記者:張偉平很在意啊,他很在意去奧斯卡呢。
             

              張藝謀:我覺得是這樣子的,奧斯卡真很難說是個既定目標,還是那個老話,當年你抓這個劇本,為此付出了很多心血,四五年的時間去做一個好作品,希望能成功,希望是個好電影,我從心里來說,真沒有具體目標。賣到10億,要得奧斯卡,我沒這么想過,我要這么想,就不是導演所應該有的心態,我就是平常心去做,盡管耳朵邊有很多這樣的話。我知道這些豪言壯語,但是我知道自己的工作是什么,我專心致志于把這個電影拍好了,就行了。
             

              記者:主要是大家都覺得你這片太優秀了、太符合那個拿獎的范兒了。
             

              張藝謀 :我自己很清醒,我不是假謙虛,我現在也不需要做這個姿態,我只是說它是不可知的,做好自己的工作,比如說,我都跑了兩趟美國了,但那是美國發行商要求,他們說,我們很有信心,要宣傳,導演你要去一趟。好,我去。
             

              記者:那當時從選演員,到幕后班底,這些國際化的團隊,就是完全只是從一個做優秀電影的角度考慮、出發去請他們。
             

              張藝謀:沒錯,沒錯。絕不是什么所謂進軍奧斯卡的角度去想的,如果這樣,那就太庸俗了。
             

            張藝謀
             

              自我審視與未來
             

              “‘國師’這個詞招人恨啊”
             

              與他在大眾心目中的國師形象相比,張藝謀常常不受少數知識分子的待見,他的每一部電影的上映,總是成為各種政治派別抒發意見的平臺,外媒也不會放過他的各個標簽。但是拋開這些因素,必須承認,《十三釵》是張藝謀近十年來最好的電影。少言的張藝謀依然保持著他的節制,在完成了這部巨制以后,也許他將告別自己一手創造的大片時代了,“要安靜地拍深入人心的人物”。說這話的時候,滄桑感在他刀刻一般的臉龐上彌漫開來,讓人想到了《紅高粱》 、 《菊豆》等等


              記者:電影上映前后被交口稱贊,你什么樣的心情?
             

              張藝謀 :這不這兩年流行“交口”嗎?把這詞都說壞了。真交口、假交口也都不知道。
             

              記者:每次上映之前,是不是都已經做好了一種被攻擊的準備?
             

              張藝謀:不需要專門做準備,準備什么?是盾牌還是啥玩意兒?哈哈,我其實不需要準備。
             

              記者:那就是說常年都有準備?
             

              張藝謀 :不是不是。它只是說一種自然的現象,是一種規律性的東西。不是我們中國,全世界都這樣,因為你拍了一個公眾化的作品嘛,當面向公眾的時候,它肯定是說什么都有,你還用提前做準備嗎?你沒有常識嗎?
             

              記者:會生氣嗎?
             

              張藝謀 :你看我都這么多年,我生氣嗎?我盡量保持平常心。就是說很難聽的時候也有,我偶爾看到網上也有,那還是平常心,你就知道它都是正常的,規律性的東西,一直發生啊。不僅在我身上發生,在別人身上都發生。
             

              記者:你認為自己是中國最全面的一個導演嗎?
             

              張藝謀 :怎么可以說這樣的話,我從來不愿意做范進中舉這個事情。
             

              記者:但現在大家都把你看做是國師 。
             

              張藝謀 :這個詞招人恨啊。
             

              記者:現在也有很多導演說特別佩服你的一點是,到你這個位置上,特別放得開,什么樣的題材都敢拍,沒把自己端在那。
             

              張藝謀:我沒有刻意。我只是不想自我設定那么多。在很大程度上也是性格,我覺得有時候是性格所致的。我老說嘛,我這個人的性格,陜西人,家里爸爸媽媽給的這種性格就很隱忍、很低調,嗯……很執著。大概就這種性格。所以很多時候,別人誤會你,認為你在裝,認為你在說反話等等,你也沒有辦法解釋,時間長了,你再往后看10年20年,我還是這樣。
             

              記者:這之后你會有什么計劃,還是繼續拍商業大片嗎?
             

              張藝謀 :電影不能唯大唯好,大小或類型都不重要,什么樣的情況下都能拍好電影。如果讓我籠統地說,那種中小型的電影更得我的青睞。我壓力也小。咱就亂說,就現在品牌社會,以我和觀眾的這種互動關系,隨便就收回成本了。那這樣的話,實際上你就可以做得很細。你安靜地去拍那些深入人心的人物。你的雜念和壓力相對小,大的電影,我認為導演壓力越大。壓力過大的時候,動作容易變形,心態不輕松。剛剛不是講了嗎,中國導演什么都得管嗎,如果人家拍多大制作,那導演一樣輕松,咱這就不行嘛,多少東西你要管啊,管到最后呀,自己就像一個什么行都懂的人。你要沒有堅強的意志和持久的工作專注精神,你一定會丟失、一定會迷失,甚至會崩潰。


              記者:那你拍的片有讓投資人虧過錢嗎?包括早年的文藝片?
             

              張藝謀 :從沒有,早期的文藝片也沒虧過啊。最早期的是計劃經濟,那個就不說了。計劃經濟的時候,咱們沒有這個話題。自進入這個市場經濟之后呢,大小我覺得應該都沒有虧過。國內沒有收回投資,再加上國外的票房,基本上不會血本無歸。所以我是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可能小片就會輕松一點吧。小的無非少賣錢就行了吧,對吧。

            (責任編輯:鑫報)
            >相關新聞
          1. “子鼠迎春.筑夢中國”2020大風臻文藝術學校文藝晚會在名城廣
          2. 甘肅藝術團在伊斯坦布爾舉辦“歡樂春節”演出
          3. “推陶出新”甘肅彩陶文化創意產品展在甘肅政法大學舉辦
          4. “赤壁杯”首屆全國冊頁書法展入展名單公示
          5. 甘肅省詩詞學會第五次代表大會在“中華詩詞之鄉”臨洮縣召開
          6. “石榴杯”甘肅省少數民族文藝會演開幕
          7.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推薦內容
            網站簡介??|? 保護隱私權??|? 免責條款??|? 廣告服務??|? About Big northwest network??|?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隴ICP備08000781號??Powered by 大西北網絡 版權所有??建議使用IE8.0以上版本瀏覽器瀏覽
            Copyright???2010-2014?Dxbei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坐公交车被c了2个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