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境內千里漢長城:見證了2000年前50萬移民對河西走廊的“大開發”

            時間:2016-03-06 10:50來源:大西北網—蘭州晨報 作者:王文元 點擊: 載入中...
            河西走廊保存著的明長城
            玉門關附近的漢長城

            散落在戈壁灘上的漢代烽火臺

            古老長城和現代公路相互交會
            漢長城邊的要塞——大方盤城
            秦長城遺跡
            天下雄關嘉峪關
            長城沿線出土的簡牘和弩機
             
             
              文/圖 蘭州晨報首席記者 王文元
             
              車在高速公路上疾駛,忽然同伴一聲驚叫,“看??!那里有座烽火臺……”車內有人驚嘆。車窗外煙雨彌漫,隔著洮河,我們看到對岸的懸崖之上,一個不算高大的土堆,在雨中靜靜矗立。
             
              這個土墩就是“三十里墩”,戰國秦長城第一墩。
             
              2200多年前,秦人掃除了他們統一天下的最大障礙——義渠戎國,隨即設立隴西、北地、上郡,筑長城以拒胡。這是秦人,也是東方,對西部的第一次正視。
             
              戰國秦長城,東方第一次正視西方
             
              戰國秦長城,從臨洮縣的這座墩臺開始,經今甘肅的渭源、隴西、通渭、靜寧,然后在靜寧過葫蘆河、六盤山,入今寧夏固原縣境,再由固原縣境折向甘肅省的鎮原、環縣、華池,進入今陜西省,后經鄜縣、延安、綏德,止于黃河邊。戰國秦長城在甘肅境內經歷8縣,歷程長達750公里(采自《甘肅通史》的數據)。
             
              盡管秦人是以甘肅禮縣大堡子山為中心發展壯大起來的,然而秦人的目光始終向著東方?;蛟S這與他們來自東方有關;或許,西方在他們眼中不過是些馬背上的牧人而已。
             
              誰想,也正是這些牧人,卻給秦人帶來了極大的麻煩,直接影響了他們的東方戰略。以至于秦人的太后也不得不以身事敵——她就是秦宣太后,戰國時期楚國人,名羋八子,以她為原型拍攝的《羋月傳》很是火了一陣。人們推算,羋八子和義渠戎王,從相識到結束,時間長達35年。誰知風云突變,秦昭王三十五年(公元前272年)“宣太后誘殺義渠王于甘泉宮”。
             
              義渠戎的滅亡,為秦人東進掃除了最大的障礙。戰國秦長城由此而開始修筑,此時正是秦昭襄王中期。
             
              秦人就地取材、因地制宜,修建了這一偉大工程,在適宜筑墻的地方,他們采用板筑技術,分段夯筑;遇到河岸和塬、梁,則利用陡坎、山崖,加筑矮墻。遇緩坡則挖低筑高。而在石材充足的地方,就用石頭壘起一道石墻。每隔一段距離則筑造城垣,用來駐扎大軍。
             
              至今,我們依舊能在臨洮看到長城的墻基、城墩、關門、烽燧等遺跡。有些地方,雖經2200多年的歲月侵蝕,但長城的殘留部分仍寬約14米,高0.5—3米,夯土板筑層厚8—13厘米。人們在長城沿線遺址中采集到的細繩紋灰陶筒瓦和板瓦,其長度大體一致,筒瓦長約70厘米,板瓦長約60厘米,寬度均約50厘米。
             
              由此可見,戰國秦人對西部的正視,代價不可謂不大。其實,在戰國時期,各國對西部并不陌生,但真正對西部重視起來,卻是從秦開始的。
             
              長城的歷史,就是一部向西開拓的歷史。秦人邁出堅實的一步。整個戰國秦長城,穿越今甘肅、寧夏、陜西、內蒙古4個省區的23個縣、旗,最后止于內蒙古準格爾旗黃河南岸的十二連城,全長約1700—1800公里。
             
              秦人修筑了長城后,終于可以放心大膽,大踏步地東進了。又同東方六國苦斗了五六十年,這才掃平六國,統一天下。直到這時,秦人才再次回頭審視西部。
             
              公元前221年,嬴政稱皇帝,是為秦始皇。次年,他就對隴西、北地二郡進行大規模視察,首先抵達了隴西郡郡治狄道(今甘肅臨洮)。在秦始皇三十二年、三十三年,秦始皇派蒙恬兩次出擊匈奴,接著便開始修筑長城。這便是人們所說的秦始皇長城。蒙恬“西北斥逐匈奴,自榆中并河以東,屬之陰山,以為三十四縣,城河上為塞。
             
              秦始皇長城西起臨洮,東到遼東。秦朝的臨洮,實際上指甘肅岷縣。所以在《史記》有關秦始皇修筑長城的后面,有段注解說道:秦隴西郡臨洮縣,即今岷州城,本秦長城首,起岷州西十里,延袤萬里,東入遼水。秦長城穿越在茫茫群山中,綿延橫亙于中國北方,作為當時游牧區和農耕區的分界線,它牢牢地守護著農業區的安全。
             
              秦始皇不僅僅修筑了長城,還在長城沿線大量移民實邊。長城沿線的34個縣,每個縣一萬人,就是34萬。僅僅向榆中、北河一帶就移民3萬家、15萬人。至今,在寧夏平原上還用秦渠、漢渠、唐徠渠等稱呼引水渠。秦渠似乎就是從秦始皇時延續下來的渠道。
             
              漢長城,見證了50萬移民對河西走廊的“大開發”
             
              永登縣城不遠處有個叫羅城灘的村子。這是一個安靜祥和的地方,多少有些世外桃源的感覺。在大片農田的包圍下,村子里沒有雞鳴狗叫,安靜得讓人有些感到意外。
             
              可是,人們不會想到這里曾經有座繁華熱鬧的城——令居塞。令居塞是漢武帝時在黃河以西,修筑的第一個要塞,漢長城就從這里起步。西漢元狩二年(公元前121年),漢武帝遣驃騎將軍霍去病兩次在河西反擊匈奴。隨即,在先零羌的游牧地修筑了令居塞。
             
              今天的羅城灘村,就是當年的令居塞遺址。上世紀五六十年代,這里還有一個將近1公里見方的古城。然而,在后來的平田整地中,這座年代久遠的古城,也最終消失在人們的視野中。著名歷史學家譚其驤認為,羅城灘周圍的地形地貌和《史記》中描述的基本一致,而且“羅”一詞的發音同“落”,辭海中落有一種解釋,其意是:下降、下落。在永登方言中含有掉落的意思。也可以這樣說,羅城就是一個城墻掉落了的古城。實際上告訴人們,在遙遠的過去,這里曾經有一座充滿輝煌的城市。
             
              在修要塞的同時,也修筑了從令居塞到酒泉的長城。西漢政府在河西走廊修筑長城的大幕由此拉開。武帝元鼎六年(前111年),又將長城從酒泉向西擴展到玉門。太初三年(前102年),又調動十八萬甲卒,在酒泉、張掖郡北部,修筑了居延、休屠塞及長城。武帝太初四年(前101年),又將玉門的長城向西延伸到羅布泊。這樣就基本上形成了今天我們看到的漢長城體系。
             
              甘肅漢長城遺址,西起今敦煌市西端的灣窯墩,沿疏勒河經后坑子、玉門關、大月牙湖,由三個墩入安西(今瓜州),過西湖、望火堡、布隆吉、橋灣,穿玉門市北石河沿岸,進金塔后沿弱水北通居延、休屠塞。另一路從金塔順黑河經高臺、臨澤、張掖、山丹,過永昌、民勤、武威、古浪、永登等地,渡黃河入寧夏。在甘肅境內全長1000余公里。
             
              不了解長城的人,往往以為長城都是墻。實際并非如此。秦長城“因河為塞”,漢長城則更為干脆,純粹叫“塞垣”、“遮虜障”。到明代才叫“邊墻”,“墻”才占了長城建筑的大部分。
             
              漢長城有沙土夯墻——修筑時墻中摻雜著紅柳、胡楊、蘆葦和羅布麻等物,以粘接砂石,使其堅固,至今,我們還能在河西走廊的戈壁荒原中見到這類遺跡;還有壕溝——用以阻擋匈奴騎兵,在永登縣大通鎮跌馬溝,就有這樣的壕溝型漢長城遺址。
             
              有長城,就必有關隘。漢武帝元鼎六年后,西漢王朝在河西走廊,設四郡,列四關,四郡為張掖、酒泉、敦煌、武威,四關則是玉門關、陽關、懸索關、肩水金關。
             
              一百多年來,河西走廊地區出土了大批漢簡及大量文物,它們見證了西漢時期科學技術的發展狀態,記載漢代長城的管理體制方式,也為了解戍邊將士的生活提供了實物。通過那些簡牘和文物,我們看到了一幅生動的漢代河西軍民生活畫卷。
             
              漢代人對長城的管理制定了非常精密的方案。在后勤給養上,有一整套的屯墾系統,移民們按照軍事編制進行管理,有田卒、守谷卒、河渠卒等;也有農都尉、護田校尉、候農令、守農令、勸農椽、倉長、倉佐等官吏。這就保證駐防部隊的給養。在預警體系上,他們采用分區管理的方法。沿線各個防守區,根據自己特點,制定規章。而且,根據敵人數量的不同,劃分了報警等級,不同級別的敵情,有不同的舉報烽火的信號。長城沿線設置的烽燧網絡,其烽煙信息傳播的速度非???。敦煌的烽煙信息兩三天就可以送到陜西淳化縣甘泉宮的全國軍事指揮部。
             
              終西漢一代,河套徙民估計約百萬人,而與河套同步開發的河西地區有28萬人。他們在河西走廊石羊河水系、黑河水系、疏勒河水系下游,開墾出屯田40萬畝。當時,居延塞存糧達1.2萬余石。至西漢末年,河西已成為國家重要的經濟及行政區域,徙民和戍卒數量猛增到50萬。
             
              這些人的衣食住行,都離不開森林,離不開屯田,過度開發,導致土壤沙化,沙進人退。出土的漢簡中,還能看到關于黑風的記載,這就是漢代的沙塵暴。
             
              漫漫長城沿線,數十萬士卒,戍邊開墾,踢蹴鞠,抓黃羊,吃燒烤,過著他們應該有的生活,也為我們留下了大量的珍貴文物,展現著大漢王朝崛起時張力,但也給今人留下了生態難題。
             
              明代甘肅三道長城,撲面而來“閉”和“鎖”
             
              明長城東起山海關西至嘉峪關,全長1.2萬里,所以人們把它稱之為萬里長城。如今走在千里河西走廊,人們看到最多的就是明長城的遺跡。
             
              甘肅境內的明長城西起討賴河谷邊的第一墩,過嘉峪關,一路向東,經酒泉、金塔,然后折向東南,經高臺、臨澤、張掖,再從山丹東南行經永昌,再折北至民勤,又折南而下經武威涼州區黃羊鎮以東的東灘,向南穿古浪峽,越烏鞘嶺,沿莊浪河,縱貫永登全境,至蘭州黃河北的鹽場堡。
             
              這是甘肅明長城的主線,主要修筑于嘉靖、隆慶、萬歷年三朝,特別是嘉靖二十六年至二十七年(1547年-1548年)曾大規模修筑甘肅境內長城。
             
              明長城還有兩條復線:一條是蘭州的“河南邊墻”,分布黃河南岸,西起臨洮,經永靖、巴米山、紅柳臺、鹽鍋峽、上下詮、小茨溝等地,再過市區沿黃河南岸向東,至來紫堡、青城,出榆中大狼溝至靖遠。幾年前,蘭州拱星墩干休所院內也有一段長城遺跡。
             
              “河南邊墻”是正統十四年“木堡事變”后的產物。1449年,明軍在土木堡被蒙古軍隊打敗,明英宗朱祁鎮被俘。整個明朝北部的戰略形勢急轉直下,全面轉入守勢的情況下,利用了原有的秦長城殘基,修筑了這段長城。
             
              另一條則是“甘肅新邊”,修筑于松山戰役之后的萬歷二十七年(公元1599年),它西接黃羊鎮以東的東灘明長城主線,經古浪土門、大靖、裴家營、景泰索橋渡,長約400里。這是明代最后的大型防御工程。而蘭州的黃河北邊墻,也是這個時候修筑的??上?,甘肅新邊防御體系建成后十年,萬歷四十六年(1618年),努爾哈赤就以七大恨為由起兵,從此,明王朝逐漸走向衰亡。
             
              在河西走廊,明長城和漢長城,時而重合,時而分離,在大漠戈壁間,縱橫奔馳,留下無數傳說,也留下無數遐想。細細觀察,分離的地方,明長城,往往在漢長城南側十幾里地方,漢長城多被沙漠所包圍。這就是漢明間,1400多年來長城沿線生態巨變的見證。
             
              嘉峪關是明長城最西端的第一個關隘。盡管之前的漢、唐,都曾在此修筑了相對簡陋的關城,但讓人記住的卻只有這座大明王朝的嘉峪關。嘉峪關始筑于明太祖洪武五年(1372年),最初只是個簡陋的關城,并沒有延伸到南北兩山的長城。此時,大明王朝正值少年,朝氣蓬勃,無人敢捋虎須,誰惹就滅誰,蒙古各部不是歸降就是望風而逃,關西七衛也小心翼翼,一個象征就夠了。
             
              故而在1372年后的160年間,嘉峪關兩翼并無長城。明世宗嘉靖十八年(1539年),大明王朝走上了下坡路,人們才開始修筑了嘉峪關南北兩翼的長城,有了這兩條長城,徹底給河西走廊上了一把大鎖。
             
              此時,中國經濟重心早已轉移,陸路絲綢之路也徹底衰落,大航海時代方興未艾。嘉峪關只能慘淡地維持著大明帝國的顏面。有意思的是,被金庸寫入《鹿鼎記》的趙良棟、王進寶、孫思克、張勇都曾駐防“甘肅新邊”等長城沿線,他們在鎮壓吳三桂叛亂中大顯身手,《清史稿》中將他們稱為“河西四將”。如果算上岳鐘麒、張廣泗,甘肅新邊沿線可謂是名將輩出。
             
              可見,長城并不是保守和封閉,它是保護和發展,是絲綢之路的守護者。沒有長城,就沒有絲綢之路,兩者相輔相成。
             
              長城,留下無數謎團待解
             
              長城作為農耕民族對抗游牧民族的有效手段,千百年來它所發揮的巨大作用,不是身處長城沿線的人,是永遠也無法體會的。
             
              我的家鄉在河西走廊。那個小鎮是明代同蒙古人進行交易的集鎮,距離長城不足5里,出了長城就是游牧民族的地盤了。童年,曾無數次從長城的豁口穿過,也無數次登上烽火臺。在這里,長城只是一個分界線,不僅是兩種文化的界限,也是等400毫米降水量線的標志。
             
              過了長城,就意味不再適合種莊稼了,人們的生活方式也變成了游牧。我們的那個小鎮,實際上兼具游牧和農耕兩大文化的特點,方言中不僅保留了大量蒙古語,而且家族中也曾養過駱駝。小鎮的居民,說起家族的歷史,總是說:“問我祖先哪里來,山西洪洞大槐樹”,或說家住南京竹石巷(珠市巷),或言來自江南。
             
              長城,在我們眼中,不僅不是一種束縛,相反是一種保護。別的不說,每到沙塵暴襲來,不及躲避的人們,看見長城,往往要說,趕緊走,到邊墻邊避一避。
             
             
              實際上,長城的修與不修,取決于中央政府的實力。中央王朝政通人和,實力強大,往往不用修筑長城則四夷賓服。唐朝前期,中央政府實力強大,北方草原游牧民族,皆從參天可汗道來朝拜。“安史之亂”后,國力急劇衰落,不得不堵塞隴山道,修筑長城(堵達邊墻)同吐蕃人對抗了。
             
              從這個意義上看待甘肅境內的長城遺跡,我們便可以讀出中央王朝兩千多年來的興衰演變。因此,對于省內各個時代長城遺跡的定位、保護和解讀,定能源源不斷地為我們填補史書上的留白處。
            (責任編輯:張云文)
            >相關新聞
          1. 甘肅境內黃河年內完成“體檢”
          2. 甘肅境內多個石窟遭遇強降雨天氣對石窟保護形成了新的挑戰
          3. 西成高鐵甘肅境內經過8個車站
          4. 甘肅境內最大750千伏變電站啟動投運
          5. 寶蘭客運專線甘肅境內隧道全部實現貫通蘭州到寶雞只需兩小時
          6. 甘肅境內長江水系黃河水系以及包括黑河等4月1日起全面禁漁
          7.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推薦內容
            網站簡介??|? 保護隱私權??|? 免責條款??|? 廣告服務??|? About Big northwest network??|?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隴ICP備08000781號??Powered by 大西北網絡 版權所有??建議使用IE8.0以上版本瀏覽器瀏覽
            Copyright???2010-2014?Dxbei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坐公交车被c了2个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