陜西大荔一警察為還賭債綁架勒索 得手162萬后撕票(圖)

            時間:2013-06-21 07:30來源:華商報 作者:秩名 點擊: 載入中...
              警察賭博欠高利貸經常被打住院 母親探望認不出

             

             

            案發后,王伯陽家的墻上被人噴的“殺兄之仇不得不報”的字樣 本報記者 崔永利 攝

             

             

            王伯陽

             

              大西北網6月21日訊 據華商報報道:偵破綁架案,粉碎越獄陰謀,這本應是警察神圣使命中的一部分。而大荔縣公安局治安大隊原副大隊長王伯陽卻走到了同事的對立面,扮演了一次次被抓捕的對象。2012年10月6日,他綁架了該縣一男子索要200萬,得手162萬后撕票;3個月后,被異地關押在看守所的他卻試圖越獄,但未遂。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家庭條件優越,也曾是一位敬業的警察,但為何這樣的一個人,卻選擇了一條與自己職業背道而馳的路?
             
              2012年10月7日,大荔縣人趙明(化名)家屬,拿著一張通話記錄和監控錄像,跑到大荔縣公安局報案,稱趙明被綁架,而“綁匪就是你們警察王伯陽”。
             
              數日后,王伯陽歸案。據警方調查:10月6日下午,王伯陽用他的“警務通”手機約趙明見面,在當地有名的黃河賓館門口將趙明拉上自己的車。
             
              汽車一路向東行駛。在車上,王伯陽和同伙將趙明一頓暴打,接著讓趙明給親友打電話索要200萬。得手162萬后,將趙明殺害,焚尸后拉到黃河灘掩埋。
             
              當時,王伯陽拉趙明上車并一路向東行駛的畫面,被賓館及沿路的監控器拍了下來。
             
              這起警察綁架案震驚全國。但誰知,落網3個多月后,王伯陽又干了一件更震驚的事情越獄。
             
              2013年6月5日,合陽縣公安局看守所。一位管教描述了當時的驚險一幕:“他剛打開牢門,管教干部就趕到了,他和密謀者當場被拿下。如果晚了,后果不堪設想。”
             
              此事驚動了陜西省公安廳和公安部,省公安廳派員再次調查此案,隨后,公安部將其制成專題片,在基層派出所播出,起警示教育作用。
             
              據悉,渭南市中級人民法院將對此案開庭審理。
             
              家庭條件好,遭高利貸公司“主攻”
             
              6月8日,大荔縣地下錢莊老板王軍(化名)見記者第一句話就是,他再次僥幸逃脫了一次高利貸放出去收不回來的“安全事故”。而另一位同行卻沒他那么幸運,放出去150萬后,借款人和擔保人雙雙失蹤。
             
              42歲的王軍在大荔縣也算是一個人物,在放高利貸這種高風險行業內能做到游刃有余。
             
              他說,自己在案發一個月前已經感覺王伯陽有“異常行為”,但因為疏忽沒有及時化解,倍感內疚。
             
              “四五年前,王伯陽和我一個朋友很熟悉,我們經常在一起唱歌、吃飯,當時我還不知道他是警察。”王軍說。漸漸地,王軍發現,王伯陽身邊有一些人在“攻他”。“是”攻擊“的”攻“,王軍說,”因為王伯陽人好,家庭條件好,就成為了有些人“主攻”的對象。“王軍認為,”主攻“者是一些在當地放高利貸的”擔保公司“,趙明就是其中一個。
             
              王軍此前也曾多多少少參與了放高利貸的生意。但他一再聲明,自己從不放高利貸給賭博的人。
             
              根據王軍的說法,趙明拉王伯陽下水,借錢讓他賭博,后來就放高利貸給王伯陽。
             
              去年9月初,王軍在歌廳無意間遇到了王伯陽。當時,很少喝酒的王伯陽已經微醉,還說:”我最近心里非常不舒服,我以前的生活不是這樣,生活中出現的兩個人改變了我的命運,使我生不如死。“
             
              王軍知道王伯陽提到的這兩個人,一個是當地一家擔保公司的股東趙明,一個是同樣開擔保公司的王某。但他并沒在意王伯陽的話,現在回憶起來后悔萬分。否則,他會給雙方做好勸阻工作,不至于血案發生。
             
              ”賭債就像一座大山,讓他不能喘氣“
             
              幾經周折,記者見到了一位叫秦玲(化名)的女士。在很多人眼中,秦玲和王伯陽是紅顏知己,無話不談。
             
              對于和王伯陽的感情,秦玲一直無怨無悔,她認為王伯陽是深深地愛著她的。
             
              去年10月5日下午6時許,王伯陽給秦玲打電話要求見面。兩人開著車在縣城轉了轉,將要分手時,王伯陽突然冒出一句話:”算了,我多陪陪你。“”他這個人平時在人面前嘻嘻哈哈的,但最近一個月很反常,經常一個人靜在一邊不知道想啥?“
             
              秦玲感覺,王伯陽遇到了很大的事,”他說他心里慌,我使勁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但是他的反應還是很遲鈍,過了半天才回過頭問:“怎么了?”之后又陷入到沉默中。“
             
              去年10月6日中午12時,秦玲再次給王伯陽打電話時,”他說他很忙,我問他是不是在打牌,他說沒有。后來我就生氣了,因為我們約好當天見面的。接下來兩天我都沒打電話,10月9日就聽說出事了。“
             
              從外地來的秦玲是2011年3月認識王伯陽的。在她眼里,王伯陽是一個”不錯的小伙,朋友有事,隨叫隨到“。她說:”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能認識這樣一位合得來的警察朋友,讓我感到有安全感。“
             
              剛認識王伯陽時,秦玲就發現,王伯陽不吸煙、很少喝酒,唯一的愛好就是打牌,”開始也就是飄三葉、搓麻將,輸贏就幾百塊錢。“大概從2012年開始,秦玲發現王伯陽染上了賭博的習慣,一次輸贏的結果遠遠超過他的薪水所能承受的范圍。
             
              有一次王伯陽告訴秦玲,他欠趙明和另外一擔保公司老板王某各20萬元。有一段時間,秦玲明顯感覺到,王伯陽壓力很大。她也聽別人說過,趙明和王某為了催要賭債,經常毆打王伯陽。
             
              ”賭債就像一座大山,壓在他的心頭,讓他不能喘氣。“秦玲說。
             
              為還賭債經常被打,打得母親沒認出他
             
              雖然秦玲沒有親眼看到催債者毆打王伯陽,但她還是發現了一些痕跡。去年9月中旬,王伯陽開著尼桑越野車帶秦玲準備去吃飯,突然王伯陽接到趙明電話。秦玲明顯能感到王伯陽情緒緊張。接著,王伯陽就將秦玲送回家,單獨出去了。
             
              她再次見到王伯陽時,”他說胸口疼,看都不讓看“。
             
              后來王伯陽妻子陪他去醫院檢查,說是肌肉損傷,”他在蘭州當過兵,身手不錯,有誰能傷到他呢?而且他還是一名警察“。
             
              而且秦玲還聽過這樣一個故事。2005年,王伯陽在當地同州賓館門口,和趙明的車遇到了一起,當時二人還不認識。
             
              兩輛車誰都不讓誰,隨后趙明一個電話叫來10余人,將王伯陽一頓狠揍。”王伯陽曾經告訴我,把他打得連他媽到醫院看望時,都不認識兒子了。“秦玲說。
             
              記者采訪中,許多人都知道,兩人”不打不相識“,成了朋友。
             
              秦玲認為,如果趙明沒有威脅王伯陽,王伯陽是不會為了這點錢把趙明殺掉的。
             
              秦玲聽別人說過,有一次趙明將王伯陽在大荔縣黃河賓館打得跪在地上求饒,他媳婦也因為賭博曾經和他鬧過離婚。
             
              王伯陽的一些好友認為,因為王伯陽還不了賭債,趙明開始步步緊逼,致使王伯陽向對方痛下殺手。
             
              綁架撕票,殺人動機僅僅是圖財嗎?
             
              2012年 10月6日下午,王伯陽用”警務通“電話約見趙明,并發生了綁架索要錢財并撕票的一幕。
             
              2013年6月9日,回憶當時趙明家屬報案的情形,當地一位參與辦案的檢察官說:”家屬來的時候拿著趙明的通話記錄以及在賓館和沿路調取的監控錄像,一口咬定就是王伯陽綁架的人。“后來,趙明父親告訴本報記者:”當時,我們通過兒子的手機通話記錄,發現兒子失蹤前接到的最后一個電話就是王伯陽的,而且兒子接電話時身邊還有許多人。“
             
              大荔縣公安局主管刑偵的副局長李喜洋透露,10月8日下午6時許,警方分析,覺得王伯陽作案嫌疑較大,于是安排治安大隊領導電話約王伯陽回單位。
             
              ”王伯陽還是抱有僥幸心理的,他也不像外界傳聞的是投案自首,“李喜洋說,王伯陽畢竟是當過警察的,他知道承認后事情的嚴重性,拒不交代。
             
              2012年10月11日下午5時許,王伯陽終于承認自己綁架撕票的犯罪事實。
             
              專案組立即傳喚已經回到甘肅娘家的王伯陽的妻子。最終,在王伯陽妻子娘家的院子里,挖掘出157萬元贖金。王伯陽的妻子也以涉嫌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被取保候審,兩個同伙先后落網。
             
              在后來的調查中,辦案人員發現,此前王伯陽和同伙曾經密謀對另一人下手,后因種種原因未遂。
             
              對于王伯陽此舉,大荔縣警方一致認為是”交友不慎、自身原因以及圖財害命“。警方甚至認為,大荔縣公安局指揮中心、公安局治安大隊以及公安局紀檢、督察部門和城區的各個派出所,均沒有發現舉報王伯陽賭博的線索。甚至在審王伯陽時,也沒有發現他和受害人有賭博債務的糾紛。但檢察機關透露,發現一張欠條,顯示王伯陽欠趙明20萬元錢。
             
              當地一些警察認為,王伯陽在大荔縣設局并參與賭博是公開的秘密。當地一位有20年警齡的老刑警說,基層警方有相當一部分人參與賭博。
             
              2013年6月9日,辦案的一位檢察官認為,王伯陽殺人動機純粹就是搞錢,”因為王伯陽多次看到,趙明不管什么時候什么地方,很短時間內一個電話就能湊夠一二百萬“。而王伯陽前后賭博已經輸掉了約200萬,”后來一個晚上輸贏就是二三十萬“,辦案人員說。
             
              從敬業到墮落,誰讓他”永不回頭“?
             
              去年王伯陽36歲,在當地許多人看來是災難之年,也叫過門檻。
             
              大約12年前,王伯陽在甘肅當兵,在部隊所在地結識了現在的妻子。2002年,王伯陽從部隊轉業到大荔縣公安局。
             
              正是因為他的當兵經歷,以及警察身份,至今讓很多人難以理解:為啥他要用”警務通“約受害人見面?
             
              王伯陽的妻子雖然沒有正式工作,但是王伯陽在大荔縣農村老家曾經和人合伙開了一磚窯廠,”每年有20萬元進賬,后來可能因為賭博,將磚窯廠賣了。“一位知情者說。
             
              大約去年8月份,王伯陽帶妻子外出旅游,拍了許多照片,照片中妻子或摟抱著丈夫,或做小鳥依人狀,兩人后面是一望無際的大海。在王伯陽妻子的腦海中,這是最美好的時光。但是現在,她卻找不到一張當時的照片。
             
              而王伯陽將這些照片傳到了自己的QQ空間里。大約去年9月份,王伯陽在朋友的幫助下,申請了一個QQ。這個QQ昵稱和密碼,也只有他的這位朋友知道。
             
              王伯陽的QQ昵稱叫”永不回頭“。那時候開始,他可能已經選擇了這條不歸路。
             
              然而,在秦玲和王伯陽的妻子眼里,王伯陽都曾是一個智勇雙全的警察。
             
              有一次,警方為了搜取一位警察參與經營娛樂場所的證據,派王伯陽去渭南市某娛樂場所臥底。王伯陽在成功應聘保安后,在這個營業場所開始臥底取證工作。
             
              在一些同事眼中,王伯陽非常敬業和喜歡警察這個職業,至今他家中墻上,還張貼著許多獎狀。正因為如此,王伯陽從派出所最后被抽調到了治安大隊,再后來被提拔到副大隊長,主要配合當地食品藥品安全監督管理局管理全縣的食品藥品安全工作。
             
              ”人很聰明,雖然個子不高,但很精干。一些行動,王伯陽一般都是帶頭參加“,大荔縣公安局一位領導這樣評價。
             
              ”警察一個月能掙多少錢,能經得起這樣的賭博。“秦玲說。她多次勸王伯陽,不要再賭博了。王伯陽的妻子也是這樣苦苦勸丈夫,不要染手賭博。但是賭博就像迷宮一樣,讓王伯陽走進去再也走不出來。
             
              ”天都塌了!“如今,王伯陽的妻子這樣形容自己的心情。
             
              她說取保候審回家后,就提心吊膽地過日子。家里的窗玻璃以及室內遭到打砸。家外墻上噴著幾個大字,”殺兄之仇不得不報“。王伯陽的妻子感到害怕,有人放出話來,要追殺他們,于是她帶著兒子東躲西藏。
             
              大荔地下錢莊猛增
             
              成為賭博者的銀行
             
              王軍說,大荔縣的財政收入在全省各區(縣)排名倒數。這一點,本報記者在大荔縣財政局得到證實。但是最近兩三年,大量的擔保投資公司如雨后春筍般冒了出來。
             
              農民賣地款進了地下錢莊
             
              本報記者走訪發現,當地擔保公司的興起,一個主要原因是該縣農民大量耕地被開發或征用。許多農民一夜間用土地換回了數十萬的錢。
             
              一下子有了這么多錢,很多人不知道怎么用,就將錢借給了擔保公司,然后擔保公司再放高利貸。
             
              王軍認為,一些擔保公司為了營利,拉一些人參與賭博然后放高利貸,”王伯陽就是其中一個案例“。警方證實,趙明是一家擔保公司的股東,他失蹤后,這家擔保公司曾以其工作人員失蹤給警方報案。王某在大荔縣擔保業也是名人。當地瘋傳:去年10月6日,王伯陽本來是準備向王某下手的,但給王打電話時,他不在大荔縣逃過此劫。王也曾給王伯陽放過高利貸。大概去年7月份左右,王伯陽在一次賭博中輸得很慘。為此,王某借給王伯陽20萬元。
             
              毫無疑問,這次賭博后讓王伯陽下決心陪妻子出遠門旅游一次,王某說,這筆錢他給王伯陽的利息非常低,也就是1分2厘,一萬塊錢一個月120塊錢的利息?;氐酱罄罂h后,王伯陽就申請了QQ號碼”永不回頭“。
             
              去年10月8日上午,王伯陽還到王某擔保公司,交納了利息。
             
              ”王伯陽和我無話不談,就連給他活動當官的事情,他都找我商量。王某說。
             
              本報記者調查發現,王伯陽還向趙明借款20萬。
             
              很顯然,至少40萬的借款讓王伯陽難以平安度過危機。
             
              高利貸已嚴重影響當地治安
             
              在大荔縣金融辦、中國人民銀行等部門記者解到,大荔縣有合法手續的擔保投資公司也就兩三家,但王軍估計,當地沒有手續的擔保公司應該在30家左右。
             
              辦案的檢察官給華商報記者證實,王伯陽不但設局組織賭博而且也參與賭博。“販大煙的不吸大煙,設局的不賭博,放高利貸的也不能賭博。這些都是江湖大忌”,但王伯陽卻犯了大忌。
             
              王伯陽事件后,本報記者對大荔縣同州路上多家擔保公司進行了暗訪,發現不少已經關門停業。
             
              也有一些人認為,該案發生前幾年,大荔縣公安局多年沒有一把手局長,案發前半年新局長才上任,長期一把手空缺是導致案件較多,公安隊伍管理混亂的主要原因。據一位熟悉大荔縣警界的人士透露,警察設局或者充當幕后保護傘的,在大荔縣至少有十幾位。這個說法與上級公安部門得出的結論不謀而合,在基層派出所播出警示時,公安部門認為造成王伯陽案件的首要原因就是大荔縣公安局領導班子不健全。
             
              王伯陽事件發生后,大荔縣公安局開始為期一個月的大整頓。
             
              當地一位司法部門領導說,高利貸已經嚴重影響到了當地治安,一些人由于還不上高利貸一夜之間舉家外逃。
             
              熟悉高利貸行業的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大荔縣是個農業縣,商業、工業基礎非常薄弱,很多高利貸就是放給賭博者的。最高利息叫“毛息”,也就是一萬塊錢一月1000塊錢,不是暴利的生意,誰去要這個高利貸。兩個曾經要好的年輕人一個身赴黃泉,一個身陷囹圄。留下各自的孤兒寡母苦苦守在人世間,他們曾經都有令人羨慕的家庭、事業,但是在偏離人生和法律的軌道后,美好的未來都成為了泡沫。 (來源:華商報)
             
              一位王伯陽身邊的朋友說,另一個放高利貸的王某已經瞄上了王伯陽家在縣城的獨院。因為王伯陽還不了王某的賭債,王某準備拿王伯陽價值40萬元的小院子頂賭債。
            (責任編輯:鑫報)
            >相關新聞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推薦內容
            網站簡介??|? 保護隱私權??|? 免責條款??|? 廣告服務??|? About Big northwest network??|?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隴ICP備08000781號??Powered by 大西北網絡 版權所有??建議使用IE8.0以上版本瀏覽器瀏覽
            Copyright???2010-2014?Dxbei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坐公交车被c了2个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