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akqqo"><xmp id="akqqo"><optgroup id="akqqo"><small id="akqqo"></small></optgroup>
<code id="akqqo"><xmp id="akqqo"><optgroup id="akqqo"></optgroup>
<center id="akqqo"><xmp id="akqqo"><center id="akqqo"><xmp id="akqqo"><optgroup id="akqqo"></optgroup><noscript id="akqqo"><div id="akqqo"></div></noscript>
<code id="akqqo"><xmp id="akqqo">
<optgroup id="akqqo"></optgroup>

首任陸軍司令員這么牛,看完徹底震驚

時間:2016-01-03 21:20來源:大西北網- 作者:人民日報 點擊: 載入中...
2015年12月31日,解放軍陸軍領導機構、火箭軍、戰略支援部隊成立大會在八一大樓舉行。習近平向陸軍司令員李作成、政治委員劉雷授予軍旗。  
這是李作成作為解放軍第一任陸軍司令員首次公開亮相。而事實上,李作成這個名字,早在30多年前就已經全國聞名。  
公開資料顯示,李作成生于1953年10月,湖南安化人。1979年在邊境作戰中,時任廣西軍區邊防獨立師3團8連連長的李作成,帶著連隊與敵人血戰26晝夜。八連被中央軍委授予“尖刀英雄連”榮譽稱號,李作成被中央軍委授予“戰斗英雄”榮譽稱號。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李作成作為作戰英模報告團成員在全國巡回演講,宣揚愛國主義和革命英雄主義精神。李作成這個名字,可謂家喻戶曉。  
以下,是他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在英模報告團所作的演講(據當時的公開報道)。在那個年代,這個演講曾經感動和激勵了無數人。即便在今天,也依然讓人無限感慨、肅然起敬。  
祖國在我心中  
●李作成  
1979年,我是廣西邊防部隊某團的一個連長,帶領全連參加了自衛還擊作戰。  
打仗,對我們這些七十年代入伍的新一代軍人來說,確實是一個嚴峻的考驗,特別是作為一連之長,能不能帶領全連把仗打好,完成上級交給的戰斗任務,這是我當時考慮得最多的一個問題。  
戰斗中,我們得到了鍛煉,經受了考驗。我們和兄弟連隊一起,徹底殲滅了××兩個公安屯的公安軍,打退了敵人一個營的反撲,共斃敵194人,繳獲武器彈藥及其它作戰物資一批,較好地完成了上級交給我連的作戰任務。連隊榮立集體一等功,被中央軍委授予“尖刀英雄連”稱號,我被中央軍委授予‘“戰斗英雄”稱號。  
公安屯,是××公安軍駐邊境基層單位的名稱。一個公安屯,多的一百多人,少的幾十人。我們連打的公安屯有一百多人,他們當中許多人是吃中國大米長大的??墒?,這些家伙卻對我邊境人民犯下了累累罪行。由于他們反華賣力,這個公安屯被××當局樹為所謂的“模范公安屯”。  
面對這伙敵人,我們早就忍無可忍。1979年2月中旬,我們接受了攻打這個公安屯的任務,擔任主攻分隊。  
全連群情激奮,人人摩拳擦掌。連里還把人民群眾的來信和慰問品分發給各班。大家細讀每一封來信,決心不辜負祖國人民的囑托,一定要以優異的戰績向黨和人民匯報。  
60炮班戰士高升把一封少先隊員的來信珍藏起來,告訴大家說:“這封信我來回。我要勇敢戰斗,打完勝仗以后用勝利的喜訊給小朋友們回信。”  
戰士王大勇在自己腰帶上端端正正地寫上:“誓為邊疆人民報仇,堅決向××侵略者討還血債!”全連每個人、每個班、每個排都寫了請戰書、決心書,求戰情緒非常高漲。  
2月17日凌晨,戰斗打響了。我邊防部隊開始炮擊敵軍陣地。在我強大炮火掩護下,全連從進攻出發陣地一躍而起,跑步前進。當時,兩側炮火十分猛烈。硝煙彌漫,彈片橫飛,但全連同志毫無畏懼,只用6分半鐘就通過了900來米的距離,按上級要求提前1分多鐘趕到了指定位置。  
我們連的主要任務,是攻打敵公安屯防御陣地中的三號、四號兩個高地。敵三號高地周圍布滿了鐵絲網,表面設有縱橫交錯的塹壕和許多火力點。四號高地在三號高地的右后側,地勢略高,具有扼守三號高地的作用。  
我們的部署是:一排由副連長楊息任率領,繞到四號高地后面的小青山,首先奪取小青山高地,然后向四號高地發起進攻。在這同時,二排從正面攻打三號高地,我在二排指揮全連戰斗。三排由指導員謝喜生率領,在三號高地一側的小無名高地截斷敵人的退路。  
由于敵人多年來早就修好了堅固的工事,又占據著有利地形,對我進攻十分不利。戰斗一開始就打得十分激烈。四號高地之敵利用沖鋒槍、輕重機槍、60炮瘋狂地壓制小青山背面上來的一排。  
一排同志決心沖破敵人封鎖,翻越小青山。沖上四號高地,機槍射手汪孟海面對四號高地敵人的掃射,毅然把機槍架在小青山頂上,消滅了好幾個敵人。擔任尖刀班的二班班長蘭輝,帶領全班在機槍掩護下,沿著小青山30多米長的陡坡疾速往下滾,雜草樹枝把他們的手和臉劃破,子彈嗖嗖地打來,大家全然不顧。一班、三班的同志也都跟著往下滾。  
全排同志就是這樣奮不顧身地滾到了四號高地與小青山之間的洼部地帶,接著又往四號高地沖擊。副連長楊息任一馬當先,沖在最前面。楊副連長靈活地迂回到左側,以迅猛的動作沖上敵人暗堡,連甩兩枚手榴彈,把敵人的重機槍炸成啞巴,接著又用手槍連續打死兩名敵人。就在他準備沖進暗堡時,不幸被暗堡里的殘敵打中腰部,壯烈犧牲。  
同志們強忍悲痛,發出共同的戰斗誓言:沖上去,消滅敵人,為副連長報仇!  
為了更好地奪取戰斗勝利,我一邊指揮大家戰斗,一邊冷靜地觀察戰地情況,看到預定的戰斗方案和實地情況不很相符,覺得二排三排現在所在的位置都便于攻打四號高地,二排完成正面攻三號高地的任務有困難。在這種情況下,應該集中力量攻打四號高地。在副團長林美思指揮下,我們及時調整戰斗部署,放棄了同時攻打三、四號兩個高地的戰斗方案,二、三排就地向四號高地射擊,支援一排戰斗,使一排很快消滅了四號高地的5個暗堡、火力點,攻占了四號高地。這樣,全連形成了三面包圍敵三號高地的有利態勢。  
在取得初步勝利以后,副團長立即同我們認真研究了三號高地的地形和敵火力情況,決心利用占有的陣地壓制敵人火力,派出突擊隊首先突入敵塹壕,后續部隊乘機而上,對敵塹壕和地堡、火力點分段包圍,逐個殲滅。在火力掩護下,我帶領通信員王擴挑、四班長張桂生等8名同志組成的突擊隊,迅速巧妙地接近敵人三號高地前沿陣地。  
這時,鐵絲網阻擋了我們前進,我立即命令戰士用爆破筒開辟通路,由于過河時爆破筒引信被浸濕,爆破沒有成功。我們暴露在敵人跟前,多呆一秒鐘就多一分危險。  
我不顧一切地沖到鐵絲網前,雙手抓住最底下的一條鐵絲,用力往上拉,拉出了一個弧形洞口,然后迅速從這個洞口鉆進去。怕死的敵人開始慌張起來,我們趁勢勇猛躍入離鐵絲網最近的一段塹壕。塹壕里幾個敵人一邊逃跑一邊轉身向我們開槍。我端起沖鋒槍掃射,打倒兩個敵人,其他同志打死了其余的敵人。  
我把突擊隊分為兩組,分頭搜索前進。我和通信員小王等同志從右邊搜索,突然小王發現前面有一個洞,我跑上去,見洞里龜縮著一個敵人。我悄悄地一躍跳到洞口的另一端,和小王同時把槍口伸到洞口,大喊一聲“出來”,這個敵人乖乖地舉起雙手鉆出洞來。  
在繼續搜索前進中,小王不幸被一個敵人打中臀部,受了重傷,我把小王背到一段安全的塹壕以后,就去追打那個敵人,正好那個敵人找死,他也來追打我們。在塹壕的一個拐彎處,我和那個家伙差點碰到一起,正當那個敵人端槍向我射擊時,我毫不遲疑地用左手抓住敵人的槍管往上一推,右手同時提起沖鋒槍向敵射擊,敵人對空打了一個點射,我的子彈打中了敵人的胸膛,敵人躺下一動不動了。后來我才發現左手因抓敵人發燙的槍管,燙起了一手血泡。  
在我們突入敵塹壕的同時,指導員謝喜生帶著三排突擊隊從另一個方向向敵人陣地沖擊。在這之前,指導員左腿膝部已經中了兩塊彈片,他忍著劇痛,一聲不吭,不下火線。當三排的同志用40火箭筒炸掉敵人一段鐵絲網的水泥樁,開辟了一條通道時,他高喊著“共產黨員跟我沖!”帶領大家奮勇撲上敵人三號高地。  
在指導員和排長的率領下,三排的同志打得英勇頑強。我們很快就突破敵前沿陣地。但是敵人不甘心失敗,妄圖憑借著堅固的工事和隱蔽的暗堡進行垂死掙扎。當時,我的右臂已被敵人子彈打穿,鮮血直流,我顧不得包扎傷口,和同志們一道由西向東插進攻敵人陣地縱深,進行緊張的境內戰斗。  
在接近右側一個暗堡時,突然有兩名敵人跳出暗堡向我開槍,我立即向敵開火,當即擊斃一名,另一個敵人馬上龜縮進暗堡。在和敵人對打時,我的沖鋒槍機柄和彈匣被敵人的一梭子彈打壞,右手背五、六處被炸傷,我迅速換了一支槍,和九班的同志一道消滅了這個暗堡里的5名放人。  
經過4個多小時的激烈戰斗,我們基本占領了三號高地表面陣地,只剩下西北角最后一個暗堡的敵人還在頑抗。這是敵人的指揮所,也是三號高地最大的一個暗堡。  
大家把這個暗堡團團圍住,齊聲用×語喊“繳槍不殺!”由于××當局的欺騙、恫嚇,×軍不了解我軍的俘虜政策,不敢出來投降,并繼續進行頑抗。大家憤怒極了,決心徹底消滅。我指揮二班長蘭輝監視暗堡口,自己帶著高升等6名同志向暗堡左側摸去,打算搞清暗堡周圍的情況。  
敵人突然從暗堡里向我們投出來五六枚手榴彈,落在我們四周吱吱冒煙,我立即向身后的戰士大喊一聲“臥倒”,同時順勢一滾,避開連續爆炸的手榴彈,隨即跳出坑來,繼續前進。我仔細觀察了左側的地形,發現有三條塹境通向暗堡。為了不讓敵人逃跑,我立即命令幾名戰士分別卡住塹壕,我和蘭輝摸到暗堡的一個洞口,互相配合。  
蘭輝向洞口投手榴彈,我趁著手榴彈爆炸的煙霧,端起沖鋒槍沖進暗堡進行猛烈掃射。我一口氣打完一個彈匣,消滅了一部分敵人。但殘敵拼命朝洞口開槍,用密集的火力封鎖了洞口。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改變了主意,加強兩側火力掩護,叫一名同志爬上暗堡頂部,俯身朝暗堡里投彈。戰士高升一馬當先,在我的火力掩護下沖上暗堡,連續向暗堡里扔了兩枚手榴彈。他正打得起勁,不幸被敵人打中胸部,壯烈犧牲。  
看到戰友犧牲,我心中燃起了一團怒火,對旁邊的戰士喊了一聲“注意掩護”,順勢抓起6枚手榴彈,沖上了敵暗堡,從暗堡口把手榴彈全部投了進去,終于全殲了這個暗堡的敵人。我們從暗堡里拖出了16具敵人的尸體,其中有一個軍官。戰士們輕蔑地說:“這就是侵略者的下場。”  
戰后,我一直在邊防團工作,現在擔任團長。我們團是一線守備團,防區地形復雜,有的地段山勢南緩北陡,有的地段敵人居高臨下,不利于我們防御。在我團當面,敵人部署了比我們多幾倍的兵力。幾年來,×軍經常在我邊境上進行挑釁,制造事端,開槍開炮,打死打傷我方軍民,破壞邊民生產。并不斷派遣武裝特工潛入我方境內,劫持邊民,搶奪牲畜,刺探軍情。據不完全統計,1984年以來,×軍向我邊民開槍射擊63起,炮擊7次,打死我邊民4人,打傷2人,武裝越境29起,抓走我邊民14人,搶走我物資一大批。  
作為人民的子弟兵,祖國的邊防衛士,我們絕不能坐視人民群眾蒙受生命財產的損失。在我五連的對面,有一股×軍氣焰十分囂張,活動特別猖狂,經常向我邊民開槍開炮。為了教訓敵人,我挑選了4名特等射手,潛伏在敵人經常侵入我境的地段。  
潛伏時,上面是烈日照射,底下是熱氣蒸身,還要忍受蚊叮蟲咬。大家一動不動地一直潛伏了6個多小時,才看到3個×軍搖搖晃晃、吊兒郎當地走來。我們瞄準前面2個越軍同時開火,一下子就把他倆報銷了。后面的那個×軍聽到槍響,躲到旁邊的草窩里去了,然后沿著一條小溝連滾帶爬地逃了回去。  
我們估計敵人會來拖尸,就來個“守株待兔”。我們想,敵人來得越多越好,正好給你點厲害瞧瞧。  
果然,過了一會兒,又下來了4個×軍。我們4個狙擊手一人瞄準一個。當敵人靠近尸體時,一齊開火,這4個敵人一起見了閻王。這次伏擊以后,敵人在較長的一段時間里,不敢輕舉妄動,氣焰收斂了許多。  
我們不僅抓住有利戰機消滅小股敵人,還根據上級指示,對×軍進行炮火還擊作戰。  
炮戰,是異常艱苦的。當時,全團干部戰士住在坑道和貓耳洞里,在長達一個多月的時間里,誰都沒有伸直腿睡過一覺。加上陰雨連綿,貓耳洞里幾乎都灌滿了水,大家就一夜一夜地蹲在水里。在戰斗最緊張的4月份,干部戰士誰也沒有洗過一次澡,沒有換過一件衣服,整天穿的是“水泥”衣服,有一部分同志患有腰痛和風濕性疾病。條件十分艱苦,但大家毫無怨言,始終保持著高昂的斗志。  
1984年炮戰,在我國方向打得非常激烈。我團防區內有個東興鎮,這個鎮軍民共建社會主義精神文明活動搞得比較好,曾經受到×××的高度贊揚,被廣西壯族自治區的領導同志譽為“邊防線上的一顆明珠”。  
敵人為了摧毀這顆邊防線上的明珠,在短短的幾天里,向東興鎮傾瀉了幾千發炮彈。當時,我們的炮兵觀察所設在距敵人比較近的地方,只要敵人一活動,我們就能立即發現,向我炮兵指示打擊目標。敵人發現了我們的觀察所,千方百計要把這個觀察所打掉。  
4月12日,是炮戰最激烈的一天,敵人集中了160迫擊炮、82迫擊炮、105榴彈炮、100迫擊炮等4種火炮來打我們的觀察所。160迫擊炮這個家伙比較大,一顆炮彈有46公斤重,威力很大。  
但敵人的炮打得不太準,連續打了2個多小時也沒有打中,炮彈都落在觀察所周圍。敵人沒有打掉我方的觀察所,反而暴露了自己的射擊位置,挨了我們不少炮彈。敵人像輸紅了眼的賭棍一樣,用更加密集的炮火向我觀察所進行壓制射擊。  
上午11時左右,敵一發160迫擊炮彈落在我觀察所頂部,把三層樓的水泥樓板全部炸穿。當時,在觀察所執行任務的炮兵指揮排長闞乃門和一名炮兵偵察班長被炮彈震昏了。但他們醒來后根本不考慮個人的安危,始終堅守崗位,及時向炮兵指揮所報告敵炮陣地的位置,使我炮兵很快摧毀了敵人的炮兵陣地。  
我們五連戰士郭華曾,一個人在山頭上擔任炮兵觀察任務。在這不到60平方米的山頭上,敵人傾瀉了150多發炮彈。平均每平方米兩發半炮彈,彈坑一個挨著一個,光在觀察所頂部和周圍就落了40多發。  
在這樣危險的情況下,郭華曾沒有后退一步,始終堅持觀察。當他正在向連里匯報敵炮陣地位置時,一發炮彈在洞口爆炸了,電話線被炸飛了,單機被炸爛了,小郭身負重傷,昏迷不醒。當戰友搶救他的時候,他手中還緊緊地握著電話筒。  
軍人的犧牲是不是只在戰場上呢?不是!作為一個邊防戰士來說,不僅每時每刻要經受生與死的考驗,還要經得起苦與樂、戀愛婚姻、家庭等各種問題的考驗。  
比如,我們團有一個軍醫結婚已十多年,但因妻子坐不了車,從來沒有來隊探過一次親,這個軍醫又由于邊防工作緊張,連續幾年沒有探過一次家。雖然結婚十多年了,但他們在一起的時間僅僅是幾個月。為了邊疆安全,他們犧牲了一次又一次夫妻團聚的機會。有的家屬千里迢迢地來到丈夫身邊,又因丈夫執行任務外出而無法團聚。  
我們五連連長鄧發欽同志,新婚之后,妻子來隊探望,到達部隊的第二天,鄧連長就奉命帶領戰士到邊境上執行任務,一去就是56個晝夜。他完成任務回來以后,妻子也到了假期,但他們毫無怨言。  
我們的干部戰士和他們的親人,為了祖國,為了十億人民,自覺自愿地做出個人的犧牲,把自己的一切獻給祖國的邊疆。
(責任編輯:蘇玉梅)
>相關新聞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網站簡介??|? 保護隱私權??|? 免責條款??|? 廣告服務??|? About Big northwest network??|?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隴ICP備08000781號??Powered by 大西北網絡 版權所有??建議使用IE8.0以上版本瀏覽器瀏覽
Copyright???2010-2014?Dxbei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欧美z0zo人禽交欧美人禽交
<code id="akqqo"><xmp id="akqqo"><optgroup id="akqqo"><small id="akqqo"></small></optgroup>
<code id="akqqo"><xmp id="akqqo"><optgroup id="akqqo"></optgroup>
<center id="akqqo"><xmp id="akqqo"><center id="akqqo"><xmp id="akqqo"><optgroup id="akqqo"></optgroup><noscript id="akqqo"><div id="akqqo"></div></noscript>
<code id="akqqo"><xmp id="akqqo">
<optgroup id="akqqo"></opt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