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昌鎳 永昌草(詩歌)

            時間:2021-12-11 21:30來源:大西北網 作者:狄玉玲 點擊: 載入中...
             
            草土地與水之女
             
            鎳石頭與火之子

             
             
            放羊老漢
             
            一生追尋的尕妹
             
            就在他腳底下
             
            揚起了發辮
             
            挑起了睫毛

             
             
            那藍那綠那石頭
             
            天空無垠的眼
             
            映出潔白的云
             
            是羊群漫步在草地
             
            家鄉的云永昌的草地
             
            湖水無底的眼
             
            透著幽深的思情
             
            是阿妹迷一般的心靈
             
            戈壁的阿妹
             
            戈壁的風與草的心靈
             
            放羊老漢
             
            俯下貧弱矮小的軀體
             
            撿起了那塊孔雀石
             
            從堅忍的冰草叢
             
            從柔情的梭梭中
             
            貧弱的軀體迸發火熱的情懷
             
            矮小的軀體扛起質樸的思想
             
            沒有放入襤褸衣袍于己開懷
             
            獻給國家為國盡微溥之力
             
            期望國家在富強中開屏
             
            無邊的戈壁星火之草
             
            燎原的情懷無名之輩
             
            星星之草也有骨感的脊梁

             
             
            孔雀開屏了
             
            于火中石頭開花
             
            于光里芙蓉出水
             
            那藍那綠那銅
             
            馬蓮迎風舞蹈
             
            歡跳的火苗擊打石之鼓
             
            奔騰的旋律彈奏銅的琴
             
            激情與力量擦出愛的狂響
             
            孕育了金屬的王子
             
            鎳,舞著飛濺的絲綢
             
            揮著節子,扭著腰鼓
             
            在戈壁撒野成歡
             
            在草地打滾盡興
             
            碾平了草
             
            立起了城
             
            一座石與火磊起的城
             
            一座石與火之子的城
             
            鎳都金昌
             
            站立于永昌后院的草地

             
             
            撿起了一塊石頭
             
            撿起了一座城
             
            燒化了一塊石頭
             
            化成了一座城
             
            埋著泥土,淌著水
             
            埋著羊毛,走著草
             
            火粘著土地的發香
             
            石浸著青草的向往
             
            淬火的水中流著草的血
             
            包石的土里扎下鎳之緣
             
            燒盡火的石頭土地的骨
             
            流過水的土地烈火的源

             
             
            石與火之子
             
            石頭里飛出的青鳥
             
            火光中沖天的雪雕
             
            于藍天高空翱翔
             
            陽光下光環縈繞
             
            俯視地下糧田綠草
             
            放羊老漢之子之女
             
            如離開羊群的一只只羔羊
             
            帶上青草永昌的食糧
             
            告別草地走向金昌
             
            有青鳥與雪雕的引導
             
            如風箏飛向高遠
             
            那連線的一頭
             
            牽在高空下的土地
             
            養育祖輩的士地還在把青草滋養
             
            已是鎳城的后院
             
            漸成孤老之城

             
             
            金屬王子之城鎳都金昌
             
            銀色的凱甲閃閃發光
             
            像磁石吸引目光聚攏
             
            伸出萬千手臂
             
            拔地而起萬千高樓
             
            與萬千高爐林立
             
            棟棟高樓飄出搖滾藍調
             
            如襲皮裙的吊帶舞女郎
             
            駕著粉色的云粉色的霧
             
            座座高爐冒出股股黑龍
             
            像天外來客哥斯拉巨獸
             
            和藍精靈的敵人格格烏
             
            黑龍駕馭著粉紅色云霧
             
            擴散四野侵擾后院草地

             
             
            永昌的草
             
            曾是清爽的草悠閑的草
             
            戈壁上的小草雖不豐茂
             
            也是清風一縷放羊小調的魂
             
            永昌的草
             
            也曾豐滿的草憂傷的草
             
            猶如屋頂的肥貓發出憂郁的喵叫
             
            鎳城的光環照耀到后院小城
             
            猶如出嫁富家的女兒
             
            也要探望饋贈娘家父母
             
            永昌的草
             
            不愁好水澆灌的草
             
            卻有了莫名悲傷
             
            因為聽不到王哥放羊的曲調
             
            也看不到瓦藍的天
             
            純白如棉花的云
             
            孤老的小城
             
            豐腴而憂郁的小草
             
            放羊老漢
             
            手里還攥著遠飛的風箏

             
             
            再美麗的風景
             
            也終讓眼睛疲憊
             
            風光只是時空小孩的臉
             
            金屬王子于自我陶醉中清醒
             
            高爐已漸漸收斂了黑龍的喧囂
             
            不詳的預言已愈加清晰迫在眉睫
             
            宇宙誕生之初上帝的恩賜
             
            盤古開天降臨于地界的寶物
             
            孕育了金屬王子的
             
            那藍那綠那石頭
             
            愈加稀少面臨枯竭
             
            大象般的鎳城將陷于困頓之境
             
            后院永昌的食糧也無法解救
             
            救命的已不是稻草
             
            時尚要強女人引來
             
            遠在千里之外的香草美人
             
            普羅旺斯的熏衣草臨危受命
             
            金屬王子之城在無言的等待

             
             
            放羊老漢
             
            牽動手中緊攥的線
             
            松軟的線衰老的手
             
            遠方的風箏不知飄落何方
             
            遠去的子女寧愿飄波
             
            也不再回顧養育祖輩的土地
             
            蒼老的眼已看不清
             
            一生追尋的尕妹
             
            是否還在他腳底下
             
            揚起了發辮
             
            挑起了睫毛
             
            唱著王哥放羊
             
             
            國家稅務總局永昌縣稅務局   狄玉玲






             
            (責任編輯:張云文)
            >相關新聞
          1. 又見紅山(詩歌)
          2.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推薦內容
            ?
            網站簡介??|? 保護隱私權??|? 免責條款??|? 廣告服務??|? About Big northwest network??|?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隴ICP備13000024號-1??Powered by 大西北網絡 版權所有??建議使用IE8.0以上版本瀏覽器瀏覽
            Copyright???2010-2014?Dxbei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坐公交车被c了2个小时